第167章 你說,石匠工會是怎麼回事?

人是不是自己看花了?許默,也在這裡?許婉婷也不知道許默在哪裡高考,她曾經去接觸許默,結果被他趕走了,現在冇有他的訊息。然而此時一看,不由讓許婉婷有些驚慌。“媽,我先去一下衛生間!”許婉婷想了想,回頭說道。“好!你早去早回!”謝冰豔點頭,回到車上與其他人吃零食聊天,等待許俊哲出來。許婉婷離開學校門口,來到一個偏僻處,取出手機給秘書打了一個電話:“小徐,幫我查一下二十七中在那個學校高考,我需要馬上知道...“骨肉相殘!你也不看看現在他做了什麼?現在我考慮的不僅僅隻是婉婷的問題,還有其他人,雪慧,曼妮和老四!”

“那你先拿出證據來!而不是無中生有!”

“還要什麼證據?為什麼需要證據?抓他,根本不需要這些!”

“你現在跟一個潑婦一樣,解決不了任何問題!胡攪蠻纏,隻會讓事情變得更加嚴重!謝冰豔,你什麼時候纔會理智一些!”

“我冇有辦法理智!我二十多年前就瘋了!”

“那你是真的瘋了!以前我就反對你嫁給許德明,你不聽!你現在跟我哭什麼?你想要對付許默可以,但是凡事得**律!他現在又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隨便抓!他是一個大商人,一個擁有國際影響力的大商人!抓了他,多少人會失業?會影響多少人的生計?會讓多少商人心驚肉跳?你不要永遠自以為是!”

“那婉婷怎麼辦?老二老三老四怎麼辦?許默根本不會善罷甘休!”謝冰豔不依不饒。

“我想一想辦法吧!你現在著急也冇用!”謝震無可奈何,隻覺得煩躁。

謝冰豔聽到此話,立即狠狠地掛斷電話,怒不可遏。

她得回家一趟,現在,她必須得給許默顏色看看,要不然,他以為他還能蹦躂。

成功的大商人又如何?想要治他,辦法多得是。

謝震在係統內,無法做到,但是並不代表其他人做不到。

她立即披上衣服拿起手機,打開房門,怒氣沖沖的衝出去。

“媽!”

然而剛剛到門口,看到一個倩影出現在門口處,不是許雪慧還有誰?

她似乎在流淚。

謝冰豔看著,隻覺得心煩意亂,不耐煩道:“把東西先放在房間裡麵,我回來吃!”

說著,頭也不回的下樓出門。

許雪慧一看,急忙追了上去。

但是謝冰豔根本不理她。

當看到謝冰豔坐車離開,許雪慧無力的跪在地上……

……

與劉凱康的見麵,約定在一個茶餐廳。

不是什麼隆重會麵,隨便一點。

許默打扮的比較簡單,穿著短褲和灰色T恤,最近他都非常喜歡簡單而舒適的裝扮,冇有那麼複雜。

他一邊先點一些東西吃,一邊等劉凱康過來。

這個人,心狠手辣,殺伐果斷,算得上是一個梟雄,事情展開之前,許默需要先把他按在地上。

隻有先控製住他,纔好處理。

“醜國那邊,一片平靜!”唐磊跟他一起來,他在手機上查了一些資料,抬頭對著許默說道。

“那就好!”許默點頭。

事到如今,許默的商業佈局,已經不僅僅隻是在國內。

他們很早之前就已經走出國門,去賺外國人的錢。

他們現在手中的現金流非常大,可以跟一些國際大資本合作,產生一些非常可怕的效應。

許默正在嘗試讓自己在國外的公司,再次上升一個台階。

唐磊目前正在負責這一塊。

“吃點東西吧!等他過來!這個人,需要好好談!”許默道。

“好!”

……

跟約定的時間,已經過去三天。

這三天時間,劉凱康也動用了許許多多關係,查許默這個人的資料。

不查還好,越查,越是吃驚,越查,越是驚訝!當把手下送過來的報告認認真真的看了一遍之後,他不由滿臉嚴肅。

許家這個親子,竟然是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的,小的時候,摸爬滾打,吃過無數苦頭,甚至給人哭喪或者乞討賺錢。

他經曆過無數人間疾苦。

然而在十八歲那年,與家人決裂,開始倒賣海鮮和水果,白手起家,僅僅用了一年時間,就賺了50億。

這第一桶金,給了他極大的助力,他用這一桶金創辦了拚夕夕,成功上市,身家進階到千億級彆。

毫無疑問,這種白手起家,吃過無數苦頭的創業者,最為難纏。

如果僅僅隻是簡單的創業,那還好,並不能代表什麼,但是,做到千億,甚至幾千億級彆的規模,那就非常可怕了。

這意味著,這個人擁有非常可怕的嗅覺和手腕,絕對不僅僅隻是一個剛剛從大學畢業的青春小哥。

“這是一份對於他的投資公司的報告!涉及的種類很多,非常可怕!許默這個人,是一個非常非常成功的商人!他絕對不僅僅隻是許家親子,謝家的外孫那麼簡單!他成長的過程中,家族幾乎冇有給他提供任何助力!他與扣扣集團,阿狸集團等等大集體,都有聯絡,人脈蔓延到國外!”

“好厲害的人!”劉凱康不由一歎,看著不遠處正在茶餐廳中吃東西的許默和唐磊幾個人,一臉凝重:“那為什麼還冇有給他發邀請函?”

“暫時不知道!組織內部估計在評估!他崛起的太快,組織內部還冇有反應過來!”小弟說道。

“還要什麼反應?組織不是一直都需要這樣的人才嗎?這種事情,要儘早解決!”劉凱康開口。

“我會反應一下!但是暫時不知道組織內部的反應!”小弟開口。

“先反應吧!”劉凱康清楚,現在並不是組織內部的問題,而是許默已經在等他過去。

暫時不知道許默打算跟他說什麼,毫無疑問,這個人現在約他見麵,絕對不是討好他。

弄不好,他已經知道了他們的所作所為。

劉凱康盯了許默一夥人一會兒,看不出什麼花樣來,說道:“還是過去吧!無論是鴻門宴,還是龍潭虎穴,都要去看看!光天化日之下,他應該也做不出什麼來!”

“是!”

一夥人也冇有猶豫,拿起東西,便護送劉凱康過去。

“隻允許帶兩個人,不允許攜帶武器!”

剛剛到門口,有人攔住他們。

小弟一看,想要發火。

但是劉凱康製止了小弟,道:“進去!”

毫不猶豫,劉凱康邁步朝著裡麵走去。

“坐!”

對於劉凱康過來,許默並冇有絲毫意外,把服務員喊過來,介紹給劉凱康,讓他自己點一些吃喝。

“我想,我們應該認識一下!應該好好談一談!畢竟最近發生太多事情了!我有點照顧不過來!”許默一臉平靜的看著他道。

開門見山!

“許默!”

劉凱康打量了他一眼,皺了皺眉頭:“劉凱康!你比我想象中年輕!”

“當然!我纔剛剛大學畢業不久,最近還在攻讀研究生!”

“擁有千億身家,還在攻讀研究生,這可真少見!”劉凱康也不怕他,在他對麵坐了下來。

許默笑了笑:“知識纔是力量!知道的越多,也是感覺到自己知識貧瘠!”

“我們冇有見過麵!以前冇有,你和我是不同的領域,你要見我做什麼?”劉凱康也不打算浪費時間。

“談一談啊!”許默淡淡笑道。

“談一談?談什麼?我跟你,有什麼好談的?”劉凱康一臉不悅,眯起眼睛,有些輕佻的看著許默,似乎想要看看他玩什麼把戲。

許默一看,頓時笑了:“當然有東西好談!我今天過來,主要是想要瞭解一些事情!你說,石匠工會是怎麼回事?”

此話一出,劉凱康愣了一下,臉色劇變!

“還有許家,是怎麼回事?”許默一臉微笑的看著他,不急不躁,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劉凱康的臉色變了,瞬間變得變幻不定。

“共濟會?嗯?是怎麼回事?淨淨!”“不要為他們哀傷,天道有輪迴!”“……”聲音很遠很遠,傳到了轎車這邊,許婉婷坐在車上,已經忍不住,趴在方向盤上哭泣。許雪慧走過來,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隻覺得這樣的事情異常難受。他們這些人,可能已經給許默造成了不可逆轉的傷害。許雪慧曾經看過一個故事,一個蘋果種植農戶做了一個實驗,在蘋果發育幼年期,拿著一根銀針刺入了蘋果內部,檢視蘋果的發育。然後他得到的結果非常可怕。儘管說那枚銀針又細又小,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