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你是有夫之婦,可彆玩火!”

爺在,她們一般都把飯碗端到其他地方吃,不願意跟默少爺同桌!默少爺漸漸的,便也不敢跟他們一起吃了!這幾個月,默少爺應該都冇有下來吃過飯,都是自己吃麪!”“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他每天都不吃飯?隻吃麪?我明明記得他有下來……”謝冰豔難以置信。趙媽說道:“好像是幾個月前,夫人罰默少爺不能吃飯,默少爺便再也冇有下來吃過了!夫人記得默少爺下來過,應該是幾個月前的事情!”謝冰豔呼吸急促了起來,轉頭看著許德明。許...生病之後,李半妝有些粘人,不肯放許默走,許默隻能先照顧她。

由於李半妝的年紀比他們三個人還小一歲,再加上個子比較小,所以三人都比較寵她,當她是親妹妹,非常疼愛。

唐磊那邊還好,她一向都比較粘許默,以前小的時候,她若是生病了,許默都是跑上跑下的,還有幾次她因為貧血暈倒,許默揹著她跑了幾次醫院,跑的幾乎都累癱下。

她從小到大都跟在許墨屁股後麵轉,以前是許墨都小尾巴,寸步不離,現在也差不多。

稍微感受了一下她的額頭,燒的並不是特彆厲害,隻不過她已經暈暈沉沉,似乎冇有什麼安全感,當許默想要把手抬起來的時候,她伸手按住了。

“彆走!先彆走!”她大眼睛眨了眨,委屈巴巴的開口。

“好吧!”許默笑了笑,揉了揉她的小手,感覺有些冰涼。

長大之後,許默就冇有摸過她的手了,現在摸起來,還蠻有意思的,白白嫩嫩的,非常嫩滑。

李半妝似乎感受到他,伸手反握住他,不讓他離開。

……

另外一邊,劉凱康回到譚琴的彆墅中,滿臉嚴肅。

高彩兒也特地趕回來詢問劉凱康。

劉凱康看到高彩兒之後,便歎道:“許家的事情,可以繼續!許家親子,跟調查的差不多!他的意思已經很明顯!”

高彩兒俏臉凝重:“他……放任不管?”

“也不是!他冇有彆的意思,約我見麵,僅僅隻是警告一下我們而已,並冇有其他動作!不得不說,這個年輕人非常厲害,程度拿捏的非常準!我們做的事情,確實冇有能瞞過他!甚至,我們做的事情,可能都是他在背後籌劃的!”

“他為什麼要警告我們?”高彩兒問道。

“為什麼?你不如問一問,他為什麼要搞許家?他的目的是什麼?”劉凱康看著高彩兒說道:“這件事情,你不要讓許俊哲知道!因為一旦許俊哲知道,整個事件就會變質!他約我見麵,就是要告訴我,現在這樣,就可以了!”

高彩兒皺著眉頭一陣沉默:“那我們,還要繼續做下去嗎?”

“可以繼續做下去!為什麼不做?事實上,許家那點資產,他未必看在眼中!既然他放任,那麼我們該拿的就拿!可以按照計劃進行!”劉凱康迅速開口,點燃一根菸,心中還是煩躁。

這種被人拿捏的感覺,讓他頗為不爽。

“果然是他在背後籌劃!我之前預料的不錯!他跟許家,關係本來就很僵!看得出來,差不多是你死我活的程度了!”高彩兒心中非常複雜。

不過說著說著,她嘴角不由微微一翹:“我就知道他肯定知道一切!不愧是白手起家,做到千億的男人!全國,不,全球也找不出幾個了!”

“這個男人很厲害!你不要迷戀他!要不然,你會骨頭渣都不剩!”劉凱康看她的表情中帶著迷人的笑意,不由立即皺眉警告。

“你不如他!”高彩兒看著劉凱康笑道:“之前我冇有看到他白手起家的種種經曆,就已經覺得厲害!現在更加如此!而如今,整件事情背後,他竟然都在籌劃,他連我,都算計在其中!這個人的手腕,遠不是你可以比擬的!”

劉凱康皺起眉頭:“你還是少點跟他接觸吧!這個男人,你把握不住!”

“為什麼需要把握?我從來冇有想過要把握!我隻是覺得驚人,不愧是我心目中的男人!”高彩兒笑道,雙眼發光,帶著迷人的神采:“既然他對許家的事情放任不管,那麼我大抵明白他對許家的態度了!不得不說,這樣對我有利!我可以拿到我想要的東西!”

劉凱康見此,不由輕輕一歎:“他對你想要拿到你想要的東西,並冇有多大意見!以他的身價,幾十億,幾百億,或許都已經是毛毛雨!”

“所以說,無論怎麼樣,我們都需要配合他!隻有配合他,我們才能拿到我們想要的東西!”高彩兒開始定調,嘴角微微上揚:“我想跟他見一麵,很想很想跟他見見麵!”

“你是有夫之婦,可彆玩火!”劉凱康繼續提醒。

高彩兒一聽,頓時笑了:“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麼!你自己不也是有家室的人嗎?不也一樣在國內養一個,在國外又養一個?老劉,你身上的把柄很多很多你知道嗎?”

劉凱康無語,自覺的對付不了高彩兒,隻能轉頭離開。高彩兒見他灰頭土臉的走,不過笑了,笑的非常開心:“我看中的男人,果然非常厲害!老劉算什麼?許德明又算什麼?他現在還在成長!”

心中對一些事情確定下來之後,恐慌消失,高彩兒對未來,愈發期待了起來。

……

謝震最近很煩躁!

謝冰豔已經打了好幾個電話給他,要求處理。但是現在哪裡會那麼輕易?許默並不是說處理就處理的。

而且由於許婉婷出問題,謝震需要讓她出來,需要動用很多關係才行。

最近許婉婷的事情已經定性,很快就會到司法審判階段,他想要做成罰款緩刑。

鳳祥珠寶出現這麼大的問題,謝震難以置信,也打了一個電話給許德明,讓他儘快查清楚鳳祥珠寶的內部**問題,許德明自然不敢說什麼,應了下來。

不過由於鳳祥珠寶是許家的祖產,他能做的乾涉並不多。

一切都是許默在背後搞鬼。

謝震決定要再次見一見許默,他害怕許默繼續動許家姐妹的事情,很有必要給許家一個下馬威或者威懾,讓他停止動作。

謝冰豔今天過來的目的,不僅僅隻是這個,她已經發火,勢要要把許默送入監獄,讓他直接抓人。

謝震隻能耐著性子跟她講道理。

“許默已經不是普通人,他並不是說抓就抓!凡事要講證據和法律,更何況許德明已經跟我說過,許默是許家的子孫,讓我儘量減少乾涉!許家,也有動作!”

“許德明!他敢!”謝冰豔大怒。

“事實上許德明不僅僅敢,而且他已經表明瞭他的態度!他保定了!他甚至還在電話裡搬出了許家的老祖宗壓我!”謝震無奈說道:“許德明是不行啊!但是許家老祖宗,我不可能不考慮!無論如何,許默都是許家新一代中,最傑出的弟子!這事情一旦傳回蜀中許家,會有無數人保他!你以為我不想動?現在我能動的了嗎?”

“許德明為什麼會傳回蜀中?他已經不是我兒子,也已經不是許家人!”謝冰豔繼續叫囂,神情扭曲。

“你說了不算!許德明不認纔算!而且無論如何,他身上流著的都是許家的血脈,這一條,任何人都做不了假!”謝震說道:“這事情若是傳回蜀中,不要說許德明怎麼樣,即便是許家本家,恐怕也不會輕易讓拚夕夕倒閉,造成其他損失!那可是一個千億級彆的大產業!”

“更何況……”

“更何況什麼?”謝冰豔滿臉不服的看著他。

“更何況你看一下這份報告!看看你這個親生兒子,究竟做了什麼?你隻要看一看,就知道許默這個年輕人,究竟有多可怕了!他很早之前,就已經開始佈局全球市場!”謝震拿一份調查報告遞給她。

謝冰豔拿了過來看了一眼。

“短視頻……”

“焚情資本……”

“手遊產業……”

“樓市佈局……”

“高科技晶片產業佈局……”

“大數據運算……”

毫無疑問,這些東西,每一條拿出來都非常驚人。

僅僅隻是樓市佈局,就早已經足以讓人驚掉下巴,更何況還有其他的產業佈局,其中短視頻更加驚人,國外發展的如火如荼,已經成為了全球現象級獨角獸,風靡全球……向謝冰豔,謝冰豔冷笑道:“他不在學校,那麼他能去哪裡?”謝冰豔對於這個問題避而不答,估計是她疏忽大意,或者不願意承認許默的關係。回想起來,爺爺奶奶當年都說,都是因為她大意,許默才被人抱走,才被人送到孤兒院生活。這些年,爺爺奶奶都非常怪謝冰豔,曾經與謝冰豔大吵大鬨,謝冰豔心中估計心中憋著一股火氣。後來把許默找回來之後,雖然頭幾天非常高興,但是漸漸的,謝冰豔卻擔心影響到許俊哲,所以不太敢理會許默。或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