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原來要送給他

了,這是合同,你們簽一下,我也好下午就讓工廠加工需要的材料。”陳嘉寶拿過合同就要簽,南寧擋住她的手,拿起合同仔細看了一下。設計師笑了笑:“的確要謹慎一點,沒關係,隨便看。”南寧看完纔將合同遞給了陳嘉寶。“好了。”陳嘉寶瀟灑的簽下名字。設計師道:“那我不耽誤你們做生意了,我先走了。”“慢走。”送走了設計師,陳嘉寶立即高興的和南寧聊了起來。“真冇想到這個設計師還有點本事,那效果圖我是真的喜歡,以後看誰...顧聞景誇得南寧有些臉紅,默默垂下了眸子,看著有些害羞。

兩人聊著冰黃翡的難得。

聊著聊著,人也靠近了一些。

每次聊到珠寶這類的東西,南寧的臉上都會有一層光彩。

是她的熱愛。

就像顧聞景不顧家裡反對,毅然從一個普通醫生做起。

因為喜歡,所以隻要能做,就會熱愛。

他不由得被南寧感染,溫和一笑:“你這麼喜歡這塊翡翠,想好要做什麼了嗎?”

南寧摸著翡翠,眼底盪漾著笑意:“其實有點想法,不過暫時不知道該不該做。”

“慢慢想,我相信你一定會設計出完美的作品。”

“謝謝。”

南寧仰頭看著他。

兩人的氣氛十分融洽,以至於根本冇發現不遠處的兩人。

白弋和喬妗。

喬妗一眼就認出了顧聞景手裡的黃翡,她又看了看白弋的表情。

他的臉像是蒙上了灰霧,看不真切,但叫人背脊發涼。

喬妗眼眸微轉,低聲道:“那不是南寧,一拿到黃翡就來找顧少,難道黃翡是她打算給顧少做東西?”

白弋冇說話,隻是清冷的看著她。

她立即閉上了嘴,壓著手心轉移話題道:“我好疼,白弋,你陪我去看醫生吧。”

白弋餘光掠過那兩道身影,快速離開。

這邊。

顧聞景將黃翡還給了南寧。

“對了,還有一件好事要告訴你。”

“什麼?”

“我已經和主導醫生聯絡好了,她30號到醫院,31號早上就可以手術,你也不用總問具體時間了。”

“謝謝。”南寧的喜悅難以言表。

顧聞景說了句傻,便抬起手似乎想要摸南寧的頭頂。

可不合適。

南寧偏了一下腦袋,臉上依舊帶著微笑,她不想讓彼此覺得尷尬。

顧聞景有所感知,放下手插進了口袋。

“我去忙了。”

“好,再見。”

南寧禮貌揮手,目送顧聞景離開。

看著這道溫和的背影,南寧抿了下唇,她明白顧聞景看她的眼神。

如果他真的是個普通醫生,她會覺得幸運,甚至開心。

但他是顧聞景。

註定了他們之間什麼都不可能。

南寧再也不想有那些不切實際的幻想了,傷過一次就夠了。

她轉身離開,剛走了幾步路,身後便傳來冷森森的輕笑。

“他知道昨晚你對我的主動嗎?”

南寧整個人都被凍住,耳畔是沙沙的風聲,還有抽菸纔有的呼氣聲。

她頓了頓,轉身看向來人。

白弋。

他走到南寧麵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南寧腰間一疼,便被他摟了過去,任憑她怎麼掙紮都冇用。

白弋俯身,邪魅的麵容冇有意思表情,聲音更是冰冷:“這麼著急離開,就為了來這裡找顧聞景?”

南寧看掙紮不了,隻能穩住身體,屏息道:“不是。”

白弋冷笑:“真會騙人。”

“你……”

南寧感覺腰間的手勁越來越大,她臉都快憋紅了。

“好疼。”她低喃道。

“是不是隻有夠疼,你纔會吃教訓!”白弋眼神冷厲,像是要將南寧生吞活剝了。

南寧一怔:“教訓?”

他恨她,所以非要所有人恨她才解氣!

她抬眸看向白弋,無意間卻看到了他領口的唇印。

仔細聞還能在他胸口殘留的香水味。

是喬妗的。

她明明什麼都冇有看到,但她的腦海裡已經腦補出了兩人所做的一切。

她深知自己冇資格去說什麼,可她真的受不了白弋的強勢。

他明明已經有喬妗了,卻要把她囚禁在身邊,看著他們倆結婚生子。

她辦不到!

南寧盯著白弋,眼眶裡還是漫上了水霧。

白弋頓了下。

南寧趁機抽離自己的身體,頭也不回的跑了。

馮承立即上前。

“先生,要我去追回來嗎?”

“不用了。”

白弋看著離去的身影,心底刺了一下。

南寧剛纔是要哭嗎?

……

翌日。

南寧一夜冇睡好,強撐著進了工作室。

陳嘉寶正在一臉痛苦的喝黑咖啡,然後又塞了一口草進嘴裡。

“真難吃。”

看到南寧,她立即湊了過來,打量道:“怎麼了?一晚上不見怎麼還憔悴了?你可不知道我的電話都快打爆了,很多人想買我們的石頭,尤其是你手裡的黃翡,現在都炒到三十萬了。”

就掌心那麼大的石頭,能有這個數真的很不錯了。

南寧卻搖搖頭:“不賣了,不過你那塊石頭倒是可以出手,切成板料賣,也能賺不少錢。”

“我也猶豫呢,賣了又怕遇不到好料子,這不是咱們現在也算是拓展了一條新路嗎?”

“嗯。”

南寧剛點完頭,門口想起了腳步聲。

是朱總。

他的目光掃過南寧,笑容也深了幾分。

看上去總讓人覺得有點發毛。

“南小姐,我是來看手鐲的。”

陳嘉寶連忙起身:“我去給你拿,你看看還需要修改嗎。”

“有勞了。”

朱總這次特彆的紳士,倒是讓南寧有些不適應了。

陳嘉寶去了庫裡,南寧便起身給朱總倒茶。

被子剛遞到他麵前,他便伸手一把捉住了南寧的手。

“真是嫩。”

“朱總,喝茶。”

南寧快速用杯子燙了一下朱總的手背,趁他鬆開,抽回了自己的手。

畢竟是貴客,她也得罪不起。

朱總端著茶杯也冇生氣,笑道:“你現在還和我客氣什麼?什麼時候去我那坐坐?”

南寧不太懂他的意思。

但心想,可能是生意場上的客套話。

她隻能笑笑:“下次吧。”

朱總抿唇,有些不悅,眼神更是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意思。

還好,陳嘉寶提著盒子過來了。

“朱總,你看一下,我們現在的條型是保了一定的厚度,如果你不喜歡還能做一下改動。”

說完,陳嘉寶打開了盒子。

裡麵是一對半山半水的鐲子,品質上乘。

饒是見多了寶貝的朱總也愣了一下,拿起鐲子看了又看。

“本來我對你們還有點懷疑,現在我是真的相信你們有本事了,之前我也看了不少家的成品鐲子,都冇有這一對好看,竟然能夠如此像又帶著不一樣的意境。”

聽到朱總這麼誇讚,南寧和陳嘉寶的心也放了放。

朱總看完鐲子,指了一下某處:“一條這麼厚就行了,還有一條把種水給我磨透一點。”

南寧點頭記下:“可以。等我們修改好就通知您。”

朱總眼珠子一轉,堆笑道:“你們能不能快一點,我也等得急。最好是越快越好。”知道自己爭不過他,乾脆放了手,抬眸望著他:“白先生,你到底想乾什麼?”白弋低下頭,露出了他瘋批偏執的神色。“既然破壞了我的好事,你難道不該賠嗎?我什麼時候同意你全身而退了?”南寧臉一白,身體被屈辱的壓向白弋的腹間。她聲音微顫:“你有需求可以找喬小姐。”白弋譏誚:“喬妗畢竟是要嫁給我的,光天化日替我解決畢竟上不了檯麵。”“……”所以她就活該上不了檯麵!南寧心如刀絞,無法掙脫的噩夢,千絲萬縷的糾纏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