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事已至此,還是先吃飯吧

һ���죬ֱ���F�ڶ�߀�I�����ӡ��0�2�0�2�0�2�0�2�����Լ������߀Ҫһ��һ�۵؇������ؽ��׃��ݣ�Ҳ�S�@���ǐ�ħ����������0�2�0�2�0�2�0�2���������0�2�0�2�0�2�0�2����I�]���fԒ���b�������c�����d���������m�檔�0�2�0�2�0�2�0�2�ƺ�Ĭ�J���m���Ԓ���0�2�0�2�0�2�0�2��������...窗戶上貼著薄得接近透明的樹葉,讓晨間陽光柔和而溫暖地透進室內。

整個房間都飄著一股令人心曠神怡的木頭芬芳。

庭院裏吹來的涼風輕柔地拍撫他的身體,他感覺身上一陣發寒,眼睛也不自覺睜開了。

吸引他注意力的不是這房間裏充滿現代風的歐式傢俱。

而是不遠處的鏡子上,倒映著一張好看的臉,清冷的翠綠色眼眸裏又藏不住些許帶有迷茫的睏意。

就像想要拒人於千裏之外的同時又顯得人畜無害。

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麵龐。

而鏡子中倒映著的黑發綠瞳少年做出了一模一樣的動作。

“這裏是……?”

蘭奇喃喃道。

他似乎,穿越了。

鏡中這熟悉的樣子,是他再熟悉不過的,他們公司開發的新遊戲《荊棘獅心》中的人物。

作為遊戲主美的他原本正在公司組織同事一起給策劃的媽上香,隻感覺像大腦斷開連結般的眼前一黑,再睜眼就是現在看到的一切了。

與此同時,大量的資訊如潮水般湧入腦海,他努力理解起現狀。

隨即,他的眉頭越皺越深。

因為他並非……穿越到了什麽潛力無限的英雄或十惡不赦的反派身上。

而是遊戲一個外傳劇情《塔莉婭的崛起》裏光速撲街的龍套角色。

這位名為“蘭奇”的少年除了長得好看,家裏有錢,腦子不太好使,沒什麽別的特點!

由於遊戲裏的重要角色“塔莉婭”立繪被委派給了他,所以“塔莉婭”相關劇情裏的所有人物也都由他繪製,包括“蘭奇”。

萬萬沒想到如今自己竟成了龍套蘭奇……

還好。

自己本著職業精神把蘭奇畫得非常帥。

他捂著下巴不禁思考了起來。

“話說這富家貴公子是為什麽會撲街的來著……”

盡管他所屬美術部,但姑且有玩這個遊戲,也拿到過一些角色的人設文案。

很快,他就想起了——

有個家夥會盯上“蘭奇富少”的性命。

而那家夥,正是外傳劇情的主角,也是遊戲預定的後期大反派——魔族末裔公主塔莉婭。

在這個時間點,大魔族塔莉婭雖然尚未崛起,看上去隻是一個落魄的流民少女,但實力已然高強。

為了能夠在人類國度活下去,她一直在努力偽裝著自己。

除非被逼急了才會按捺不住內心的暴戾和兇殘本性。

而外傳劇情中。

“蘭奇”便是第一位在塔莉婭流亡之後把她惹到怒氣爆發的人類。

結仇的導火索,是“蘭奇”把塔莉婭派去偵察情報的使魔黑暗信鴿當作獵物給打了。

當塔莉婭在兩天後找到“蘭奇”時。

尚未明白問題嚴重性的貴公子非但沒有道歉,還對看上去像乞丐一樣的塔莉婭一頓瘋狂嘲諷。

甚至揚言要把她的其他使魔也一起烤了,給她舉辦一場超級——棒的燒烤派對!

最終。

作死的“蘭奇”求錘得錘,被塔莉婭秒了,爆了一大堆金幣,並且奪走了他家族珍藏的古代遺物【悲憫詩篇】。

這些掠奪而來的財富,也成了塔莉婭的魔族複國道路上無比重要的啟動資金。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的活菩薩蘭奇先生確實是塔莉婭的大貴人。

“我不要當塔莉婭的榜一大哥——!”

坐在床上,蘭奇捂住腦袋,好像噩夢初醒一般。

冷靜一點。

往好的想。

事情其實並沒有那麽糟糕。

既然自己知道“蘭奇和塔莉婭的恩怨”,那麽隻要避免這一切就好了!

別惹怒這位魔族大佬,把她安穩地送出自家的領地,ok!

此時此刻,在這個嶄新的世界裏。

蘭奇感到了久違的動力與心氣!

一定是自己前世遵紀守法、行善積德的福報。

接下來,作為富少的美好人生開始了!

經濟自由,再無加班!有錢有勢,如此夢幻!

就在這時。

輕微的敲門聲響起,打斷了他的思緒。

“少爺,您已經醒了嗎?你昨天讓我早點叫醒您……”

似乎是聽到了房內的動靜,門外傳來微弱的女聲。

“醒啦。”

蘭奇應答著,下床,剛踩到地上就差點被床腳的一堆酒瓶絆倒。

他愣了愣。

也對。

自從前身上個月剛滿16歲成年後,就染上了酗酒的壞習慣。

因此近一個月的記憶總感覺有點斷斷續續的。

好像前身,還經常在醉酒後耍酒瘋、做蠢事。

原劇情裏的“蘭奇招惹塔莉婭”,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喝醉了酒。

所以說酗酒害人呀。

蘭奇一邊感慨,一邊換好衣服。

剛走出臥室。

他就注意到了站在門一旁瑟瑟發抖的女仆。

女仆似乎迫不得已完成惡少的任務,又害怕被吵醒的惡少大發雷霆責罵她。

“辛苦你了。”

蘭奇語氣平和地說道。

“誒?”

女仆露出了驚訝的神情,下意識地發出了聲音。

似乎在判斷蘭奇今天的心情狀態。

隨即她反應過來了,連忙對蘭奇說道:

“老爺已經在餐廳等您了。”

蘭奇點了點頭。

他知道前身的父母都還健在,自己不是孤兒。

隻是他們忙於經營商會事務,從近些年起幾乎就對蘭奇采取了放養策略。

就連這些天,父親迴到家裏,在前身的記憶中,都算是難得的事情。

一邊想著,蘭奇一邊走在了宅邸的過道上。

所有仆人都無一例外會畏縮,深深鞠躬,然後逃跑一般快步離開。

看來前身平日裏沒少給周圍的人添麻煩。

蘭奇心裏感歎道。

雖然沒有太多喝醉時的記憶,但是前身似乎喝醉了還會變得暴躁亂摔東西,傭人們害怕也是必然的。

……

很快蘭奇就來到了餐廳。

他看到,坐在長桌盡頭的,是一個中年男人,也就是蘭奇的父親。

“你今天又遲到了。”

父親沒有斥責蘭奇的意思,僅僅是陳述著某件事實。

“抱歉,以後我不會酗酒了。”

今後也沒有自暴自棄的必要了。

蘭奇很滿意富少的生活。

他的人生目標隻有一個——

過得自在、平穩和安心。

“坐吧。”

明顯大廳裏的所有傭人都對蘭奇的態度感到驚異。

而父親在略微發愣之後還是點頭迴答道。

“好的。”

蘭奇看著桌子上豐盛但不符合他對早餐的定義的食物,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不知為何。

他感覺有什麽怪怪的。

隨後,下意識地抬起頭盯向了長桌中心的一道熟食。

——盤中放著的是一隻外表金黃酥脆的烤鴿子。

它被均勻地塗上了一層香氣四溢的調料,切好後仍呈現出完美的形態。

“這是……”

蘭奇表情古怪,緩緩抬起手指著那隻鴿子問道。

他越看越覺得有種迷之既視感。

父親沒有立即迴應,遠處的侍從也是滿臉疑惑地看向了蘭奇。

今天的蘭奇在他們看來非常奇怪,總之就是很溫和。

“是你昨天打迴來的那隻鴿子,傭人們按照你的要求把它做成了今天的早餐。”

父親抬起頭瞥了一眼蘭奇,淡淡地說道,

“你昨晚喝得太醉了,又不記得了嗎?”

蘭奇:“”

昨天?

我打迴來的鴿子?

一瞬間感到極度不對勁的蘭奇,連忙把叉子伸向了他不認識的菜品,假裝淡定。

哪怕此時盤中的烤鴿子已經麵目全非。

但仔細觀察它的形狀和輪廓。

終於讓蘭奇無比確信,它就是大魔族塔莉婭的那隻鴿子。

畢竟塔莉婭的使魔也是由他繪製的。

“你還好嗎?”

蘭奇的異常舉止不可能瞞過父親的眼睛。

“還好,酗酒的後遺症,喝酒害人呀。”

蘭奇微笑著向父親看了一眼,繼續吃早餐。

瞥見塔莉婭使魔的慘樣,蘭奇隻感覺如鯁在喉。

前身你是真初生啊……

把人家的使魔做成這幅樣子。

然後還想那樣嘲諷她一頓。

她不殺你枉為魔族君王!

蘭奇也不禁思考,眼前這隻外焦裏嫩的鴿子還有救嗎?

答案是沒有。

那麽自己現在該做的最合理的事情就很明確了。

應當徹底銷毀罪證,以及振作起來,恢複好宿醉後的身體狀態。

於是他終於伸出手,將鴿子腿拿起放進了嘴裏,咬下一口富有鹽味且吸收了油脂的酥脆烤肉,光是這樣,美妙的滋味就在嘴裏擴散開來。

心滿意足。

等下再把骨頭拿去喂狗吧。

……ݰ��򰲿����^�й���֮λ���0�2�0�2�0�2�0�2�����԰��m�_����������x�������Z������С�㡣���0�2�0�2�0�2�0�2�ݰ���Ҳ��һ��������I�f�ص��жY�K���Z�����0�2�0�2�0�2�0�2����I���@�ӿ�����������Ĭ��һ�r�g�f����Ԓ���0�2�0�2�0�2�0�2����֪���ݰ��򰲾���������ʲ���韓����׌�����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