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從此節操是路人

。神,絕對的神級。夏天暗自贊嘆。即便他接過各式各樣的人,但是,眼前這個子絕對堪稱極品中的極品。“我是柳清清,還愣著乾什麼,上車!”看到夏天宛如豬哥般呆愣的樣子,子的黛眉頓時凝蹙起來,語氣更加冰冷,帶著濃濃的不滿。柳清清?沒聽說過。夏天更加疑了,不過並未表。既來之則安之。他倒要看看對方究竟搞什麼鬼把戲。當下,一矮鉆進車,坐在副駕駛位置上。嗡。剛關上車門,柳清清便迫不及待的啟車子,同時冷冷開口。“你是...青海市,火車站。

隨著熙熙攘攘的人流,夏天走出車站。

點燃一煙,猛吸一口,一團煙霧緩緩上浮,遮蔽了半張臉。

“回來了……”

他舉目四。

車道上來來往往的轎車疾馳而過,街上行人步履匆匆在十字路口聚合分散。

商場門口不斷走進走出打扮時髦的漂亮孩,手中提著大包小包,洋溢著快樂的臉蛋上不時發出一陣陣清脆的笑聲……

這樣一幕,讓他咧開無聲無息的笑了。

他的神之間極其放鬆,帶著一懶懶散散。

一煙吸完,走至路口。

準備打車。

嘎吱!

就在這時。

突地。

一輛紅保時捷918停在前,車窗玻璃緩緩開啟。

裡麵傳來一道清冷的聲音。

“上車!”

嗯?

夏天皺眉,麵呈疑。

他這次回來沒有通知任何人,關鍵是在這青海市也沒有朋友。

對方難道認識自己?

想到這裡,他微微俯,過車窗去,不由一怔。

駕駛位置上坐著一個穿時尚裝的子。

而且是一位極為漂亮的子。

黑的長發披散在肩頭,鼻梁上架著一副黑墨鏡,雖然遮蔽了半張臉,但仍然難掩其緻的容。

的整個軀勾勒了標準的s曲線,坐在那裡,既散發強大的氣場,又給人一種勾魂奪魄的覺。

神,絕對的神級。

夏天暗自贊嘆。

即便他接過各式各樣的人,但是,眼前這個子絕對堪稱極品中的極品。

“我是柳清清,還愣著乾什麼,上車!”

看到夏天宛如豬哥般呆愣的樣子,子的黛眉頓時凝蹙起來,語氣更加冰冷,帶著濃濃的不滿。

柳清清?

沒聽說過。

夏天更加疑了,不過並未表。

既來之則安之。

他倒要看看對方究竟搞什麼鬼把戲。

當下,一矮鉆進車,坐在副駕駛位置上。

嗡。

剛關上車門,柳清清便迫不及待的啟車子,同時冷冷開口。

“你是秦嶺的表兄陸東吧,我的況你應該知道,就不復述了,秦嶺也簡單的跟我說了一些你的況,不過你千萬要記得,一會見了我的家人,就說你是剛從部隊轉業,聽明白了嗎?”

短短一句話,資訊量卻是極大。

夏天挑了挑眉頭,似想到了某種可能,不由的眼睛瞪大。

心頭頓時有一萬頭羊駝賓士而過。

自己竟然遇到了假冒男朋友的橋段。

這算不算很狗?

“柳小姐,你誤會了……”

雖然對方很漂亮,但夏天自認為節滿滿,當即開口解釋。

隻是話未說完,便被柳清清打斷了。

“誤會?沒有誤會。”

頓了頓,柳清清繼續說道。

“放心,我會遵守諾言的,我已經擬定了一分協議,按月給你報酬,每個月十萬。諾,這是這個月的,碼123456。”

說話之時,將一張銀行卡隨手遞了過來。

“咳咳咳……”

夏天劇烈乾咳,毫不猶豫接過銀行卡,順便將所有節毫不猶豫的扔到地上。

他眉開眼笑,一副見錢眼開的模樣,“沒問題,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嗬嗬嗬嗬……”

柳清清角微微勾勒一抹弧線,麗的眸子中閃過一不屑,很快收斂。

夏天對此本不在意,臉頰上流出好奇的表,問道,“柳小姐,你……你剛纔是怎麼認出我的?”

聞言。

柳清清斜睥一眼,冷若冰霜的臉頰上有些不耐,“你高一米八以上,穿著白襯衫,藍軍,那裡就屬你最顯眼,我的視力很好。”

“原來如此。”

夏天恍然大悟,臉上出濃濃的敬佩之,誇贊道,“柳小姐……”

未說完,聲音被柳清清打斷了,“記住,一會見了我家人,直接喊我清清,千萬別馬腳。”

“呃……好吧。”夏天點點頭,又道,“現在去你家嗎?用不用買點禮品什麼的?”

“不用。”

柳清清冷聲拒絕,靚麗的臉蛋上閃過一抹無奈,隨即吐出三個字,“去醫院。”

夏天點了點頭,不在做聲。

一路無話。

約莫二十多分鐘,兩人來到了青海中山醫院。

中山醫院是青海有名的三級甲等醫院,每天都有國外專家坐診,很多有錢人都會來這裡看病。

這裡專門設有豪華病房,據說每一個房間比五星級酒店都要奢華。

“記得別讓看出來。”

兩人下車後,柳清清再次叮囑。

同時第一次正眼打量眼前這個看起來很沉穩的青年。

平心而論,好閨秦嶺幫自己找的這個‘臨時男友’外在條件著實不錯。

這傢夥足有一米八二的高,修長拔,相貌算不上特別英俊,但眉宇之間的五棱角卻猶如刀砍斧鑿一般,極其鮮明,從而外著一剛毅與堅韌。

在他說話的時候,角下邊出現兩個淺淺的酒窩,還有那一口閃閃發亮的小白牙,非常能吸引異的注意力。

當然,以柳清清的眼看來,對方也就勉強合格而已。

若非好閨再三慫恿,而對方又是好閨的表兄,還算值得信任,纔不會做出這種極其荒唐的事。

“沒問題。”

夏天信誓旦旦的保證,旋又麵呈好奇,“柳小姐,以你的條件,我想絕不缺乏追求者,你怎麼……”

“與你無關!別跟個好奇寶寶一樣,不該問的別問。”

柳清清臉一冷,當即打斷,同時邁步前走。

隻不過,剛走了幾步,形忽然一頓,立刻低聲音快速道,“遇到人了。”

聞言,夏天當即向前去。

隻見前方住院部大樓門口,站著一男一兩個青年。

此刻他們也同時向這邊。

“清清,你來了。”那名青年遠遠地開口。

青年約莫二十五六歲,他長的劍眉星目,臉如刀削,英俊的臉龐上寫滿了喜悅,渾上下著一飛揚的氣息。

他旁的子約莫二十一二歲,打扮的妖嬈嫵,材前凸後翹,看到柳清清時,亦是一臉的驚喜。

“清清姐,你怎麼才來啊,我都等半天了。”

兩人的目全部專注於柳清清,至於旁的夏天,直接無視掠過。

柳清清淡淡的點了點頭,倒是對那個子展一笑,“青,你們怎麼來了?”

“青這次回來一定要纏著我來見你,清清,我上去看過老爺子了,應該沒大礙,你不必太過擔心。”

青年出紳士般的微笑,彬彬有禮地打招呼。

旁邊的嫵子也接話,“是啊清清姐,聽說老爺子又病了,我哥著急壞了,特意請了江南有名的張大師前來給老爺子看病呢。”

()div

兵王俏總裁夏天柳清清隨著熙熙攘攘的人流,夏天走出車站。點燃一煙,猛吸一口,一團煙霧緩緩上浮,遮蔽了半張臉。“回來了……”他舉目四。車道上來來往往的轎車疾馳而過,街上行人步履匆匆在十字路口聚合分散。商場門口不斷走進走出打扮時髦的漂亮孩,手中提著大包小包,洋溢著快樂的臉蛋上不時發出一陣陣清脆的笑聲……這樣一幕,讓他咧開無聲無息的笑了。他的神之間極其放鬆,帶著一懶懶散散。一煙吸完,走至路口。準備打車。嘎吱!就在這時。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