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1章

進了電梯,陳鴦看一眼陳依,說道:“剛剛姐夫抬頭了,也看到你了。”廖夕也看向陳依。陳依看著電梯下行的數字,說道:“他有他要應酬的地方。”神很淡。陳鴦見狀,撇撇,心裡卻暗自在看好戲。廖夕則信了陳依的話,或許聞澤辛是真的有跟陳依說自己要出門談事,畢竟新婚不過五日。陳依看了眼時間,“還想買點兒什麼?”廖夕看了看,說:“算了,大過年也沒什麼好買的,回家吧。”陳依拿出車鑰匙,道:“行。”掃一眼陳鴦,陳鴦按著手...“那不是你老公嗎?”母親拉過陳依,指著咖啡廳的那邊。陳依愣了下,抬頭看去,一眼看到穿著紅襯衫跟黑長,靠在椅子上,低頭跟人說笑的聞澤辛。

還是跟人,四個人,一個個長相艷麗,裝扮時尚。

“姐,這大過年的,不陪著你,在這兒跟別的人聊天啊?”陳鴦挽著陳依母親的手,看向陳依。

笑容帶著一看戲。

陳鴦是陳依伯父的兒,十一歲那年伯父因為陳家家業過勞去世,這些年一直寄養在陳依家,當初聞家要跟陳家聯姻時,按陳家輩分來算,陳鴦纔是那個聯姻物件,後來是聞澤辛橫一腳,點了陳依。

陳鴦心裡一直有怨懟,此時看到這種況,自然要好好問候一下。

今天大年初五,是跟聞澤辛新婚的第五天。

陳依挽母親的手,看著那頭笑得桃花眼裡全是笑意的男人,說道:“他出來見朋友,跟我說了,五點多就會回去。”

“當真?”廖夕也看著那男人。

俊又風流,明明穿著這種氣的紅,卻一點都不顯,而是帶著一種矜貴。陳依斂下眼裡的神,笑笑,說:“是的。”

“姐,那既然如此,我們去打個招呼吧。”陳鴦拉著廖夕就要去。

陳依抬起頭,冷淡地掃陳鴦一眼。

陳鴦微微一笑,“姐?”

陳依看著道:“你以為聞家跟我們陳家一樣,隨意令人嗎?”

的話帶著威脅。

陳家跟聞家聯姻本就是高攀,陳家瀕臨倒閉的幾個產業都是聞家給拉回來的,此時全在聞澤辛的手裡。

陳鴦臉白了幾分。

廖夕似是也反應過來,這個丈母孃當得也太沒份了。苦一笑,拉著陳依道:“這男人在外麵有自己的應酬,既然他跟你說了,那就聽他的。”

陳依笑笑:“嗯。”

“我們繼續逛吧。”陳依拉著母親,看一眼那邊的男人,恰逢聞澤辛站直子,將近一米九的高,視野自然開闊,他掀起眼眸,隔著人群看到陳依。

陳依抿了下,匆匆挪開視線,拐彎走了。

聞澤辛眼眸看了兩秒,含笑垂眸,繼續把玩著手裡的魔方,聽著旁邊幾個人嘰嘰喳喳的話兒。

*

進了電梯,陳鴦看一眼陳依,說道:“剛剛姐夫抬頭了,也看到你了。”

廖夕也看向陳依。

陳依看著電梯下行的數字,說道:“他有他要應酬的地方。”

神很淡。

陳鴦見狀,撇撇,心裡卻暗自在看好戲。廖夕則信了陳依的話,或許聞澤辛是真的有跟陳依說自己要出門談事,畢竟新婚不過五日。

陳依看了眼時間,“還想買點兒什麼?”

廖夕看了看,說:“算了,大過年也沒什麼好買的,回家吧。”

陳依拿出車鑰匙,道:“行。”

掃一眼陳鴦,陳鴦按著手機道:“我們家又不用怎麼走親戚,回去那麼早乾嘛,再逛逛吧。”

“你想逛自己逛去。”

“不行,等會兒我怎麼回去。”

陳依下了電梯,挽著母親的手道,“打的。”

說著,跟母親走出大堂,陳鴦氣得眼睛圓瞪,隨即跑出電梯跟上去,狠狠地道:“你是因為看到姐夫邊圍著那麼多人,所以心不好纔不想逛的吧!”

陳依一聲不吭。

廖夕喝道:“陳鴦。”

陳鴦:“難道不是?”

“當初姐夫跟我們家聯姻是什麼原因大家心知度明,隻要能挽救回陳家,姐,你可不要搞砸了。”

陳依嚨乾,按了幾下車鑰匙,開車門,把廖夕扶上車。回頭看向陳鴦,陳鴦腳步停住,抬高下,“乾嘛?”

陳依斂下眼眸,“上車。”

陳鴦撇,老實地鉆進車裡。廖夕看一眼侄,又看一眼沉默的兒,既不敢教訓侄,又不知怎麼安陳依。

陳依在車外站了幾秒,隨後走向駕駛位,啟車子。

把廖夕跟陳鴦送回陳家,陳依調轉車頭,開回位於市中心的新房,大過年的保姆也放假了,陳依放下鑰匙跟包包,靠在沙發扶手上,盤坐著,拿起遙控隨意地按著。

包裡的手機嘟嘟地響起。

陳依放下遙控,俯拿出手機,看到來電,頓了幾秒,隨後指尖開綠鍵,開了也沒出聲。

那頭,聞澤辛好聽的聲音傳來,“晚上回本家吃飯,我去接你,還是你自己來?”

他嗓音慣來好聽,有點低沉,但是語調輕飄飄的,有點漫不經心的覺。

陳依沉默幾秒,“我自己去吧,你忙你的。”

“六點開席,別晚了。”聞澤辛說完,便掛了電話。陳依盯著螢幕好一會兒才放下手機,實際上哪兒有什麼跟說他出門乾什麼,本沒有。

昨晚他陪聞家小叔出去應酬,回來了在書房理檔案,也沒回房睡。吃過午飯,他就出門,再見就在那咖啡廳外。

跟幾個人在一起。

陳依靠回沙發扶手,繼續看著電視。

大約四點半,陳依上樓洗個澡,換了一條紅子跟黑外套,踩著高跟鞋便出門,京都今年的冬天很冷。

陳依啟車子,開出去。

陳家這些年太過破落,本家一直沒能換地方,還住在吵雜的西洋別墅區。聞家的本家早換了鬧中取靜的小區,環境園林規劃得很好,恰逢過年,裝飾更別說了,過年又是團圓的時候,小區裡的車子明顯多很多,不豪車停一排。

陳依將車緩緩開到聞家門口。

天還沒完全暗下來,下了車,走進聞家,跟聞家管家打招呼,管家笑著招呼:“二在後院。”

陳依笑笑:“謝謝叔叔。”

解了點兒圍巾,直接走向後院。

後院有一個影廳,門半掩著,打掃的保姆笑著點了點影廳,陳依走上臺階,推開門,影廳裡聞澤辛靠著沙發扶手,玩著手中的魔方,手邊放著一碟開心果。陳依頓了頓,聞澤辛聽見靜,掀起眼眸,“進來啊。”

陳依走進去。

影廳門帶著彈又再次掩上。

把解下來的圍巾放在沙發上,看一眼螢幕,手腕就被聞澤辛拉住,下一秒,坐在他大上。

聞澤辛摟著的腰,笑著道:“下午去逛街了?”

陳依垂眸,目是男人白皙的膛,紅襯衫在他上,稱得他皮發白,陳依嚥下嚨裡別的話,“嗯。”

聞澤辛放下魔方,個懶腰,把一碟開心果遞給,“剝幾顆給我吃。”

陳依接過來,放在一旁的扶手上,低頭開始剝。聞澤辛摟著的腰,看幾眼,另一隻手拿起手機,資訊蹬蹬蹬地跳出來。

陳依餘一掃。

匆匆掃到一條資訊。

“二,你結婚了我怎麼辦啊。”沙發扶手上,盤坐著,拿起遙控隨意地按著。包裡的手機嘟嘟地響起。陳依放下遙控,俯拿出手機,看到來電,頓了幾秒,隨後指尖開綠鍵,開了也沒出聲。那頭,聞澤辛好聽的聲音傳來,“晚上回本家吃飯,我去接你,還是你自己來?”他嗓音慣來好聽,有點低沉,但是語調輕飄飄的,有點漫不經心的覺。陳依沉默幾秒,“我自己去吧,你忙你的。”“六點開席,別晚了。”聞澤辛說完,便掛了電話。陳依盯著螢幕好一會兒才放下手機,實際上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