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很乾凈的味道

己的獵。雖然隻是個對視,池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冷。就在這時,男人忽然彎下腰,在的脖子上嗅了嗅——很乾凈的味道。就像整個人散發的氣質一樣。他角勾起一抹邪佞的笑容,聲音冷低沉,帶著彷彿來自地獄深的寒意:“雛兒?”“呃?”池腦子好像打了結。等聽明白他的意思後,臉猛然漲紅。“我不是……唔……”猝不及防被堵住,冷冽狂野的氣息鉆進齒間,後麵的話隻能嗚咽著吞下去。下一秒,整個人被淩空抱起來,扔進臥室的大床上。巨大的...凱賓斯基酒店。

池站在1808房間門口,一手拿著房卡,一手拿著手機,有些遲疑。

“圓圓,你確定是這個房間嗎?”

池男朋友顧飛揚是個剛出道沒多久的演員,最近正在一部劇裡飾演男二號。

池今天是來探班的,可剛到劇組就聽說顧飛揚犯了胃病在酒店休息,池拿著助理給的房卡,卻總覺得不太對勁。

哪有劇組住這麼貴的酒店,還給演員配總統套房的?

“池姐,你放心吧,不會錯的。”

助理說得信誓旦旦,池便不再多想,可能是顧飛揚自己掏錢訂的房間吧。

敲了敲門,沒人應,便將房卡到應位置。

哢噠。

房門開啟了。

顧飛揚就站在門口,邊還站著個的人。

池子愣了一秒,隨後像是明白過來什麼,漂亮的眸子瞇一條線,冷笑:“看來我來的不是時候?”

顧飛揚也完全沒料到會出現在這裡,片刻的驚詫後,他立馬回過神來,趕抓住池的手解釋:“,事不是你想那樣!婉兒是我堂妹!”

堂妹?

池打量著他旁的人,見五的確與顧飛揚有幾分相似,半信半疑:“真的?”

“當然是真的!是我二叔的兒,這我還能騙你?”

池皺眉:“那你們這是……”

“這事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你先跟我出去。”

顧飛揚拽著池的手,不由分說想往外走,而顧飛揚那個婉兒的堂妹,卻直直朝著臥室方向走去。

剛進去不到一秒,尖聲就從臥室傳來,接著一聲低沉冰冷的男聲:“滾。”

顧婉兒麵慘白從臥室裡出來時,池和顧飛揚還沒來得及離開。池過虛掩的臥室門,看到一個高大模糊的影,和黑暗的房間織一片。

池心裡莫名有些發沉,低聲問顧飛揚:“到底怎麼回事?”

顧飛揚神復雜:“回頭再跟你說。”

顧婉兒此刻也走了過來,跟顧飛揚對視一眼後,冷著臉搖搖頭。顧飛揚忍不住嘆了口氣:“舅舅他也真是……都這時候還挑什麼……”

顧飛揚聲音得很低,池隻聽清了後半句,莫名覺心口一跳。

像是印證的預般,就在顧飛揚拉著走到門口時,臥室裡忽然傳來一聲低沉沙啞的嗓音:“留下。”

三人皆是一愣。

麵麵相覷片刻後,顧飛揚忽然明白過來什麼,狠狠將池往屋裡一推,然後迅速轉將房門關上。

池腦子裡懵了片刻,回過神來隻覺渾的都在往頭頂沖。

“顧飛揚!”

“你給我把門鬆開!”

用力去拽門把,可明顯顧飛揚在外麵把門堵住了,不管怎麼用力都推不開,池隻覺得一顆心冷到絕。

“顧飛揚,你這個王八蛋,你把門開啟!”

啪嗒。

一聲輕響,房間裡燈忽然全部熄滅。

池渾一震,轉頭看向後,隻見臥室門緩緩開啟。

剛纔看到那個高大模糊的影,正在逐漸朝靠近。空氣裡的溫度,好像也隨著他的近,正在快速降低。

恐懼從心底一點點蔓延出來。

池下意識地往後退,可背後就是門板,還能往哪兒退?

“你、你別過來!

池渾都在發抖,聲音也帶著哭腔。無路可退,隻能更加瘋狂地拍門。

“顧飛揚……讓我出去……算我求你好不好……”

知道顧飛揚就在門外,不然這門不可能打不開。可是他的朋友啊,他怎麼能這樣對?

“,對不起,這個人我們都得罪不起,今晚隻能委屈你了……你放心,我不會嫌棄你的……”

池氣得口都在抖,剛想狠狠罵他幾句,忽然覺有些不對勁。

一抬頭,才發現那人已經站在了麵前,高大的影兜頭罩下來,讓隻覺空氣越發的冰冷滲人。

下一秒,他忽然手住了的下顎,迫抬起頭來。

“放開……呃……”

後麵的話,因為下顎傳來的劇痛,被迫嚥了回去。

房間裡沒有開燈,隻有外麵走廊壁燈,過門灑進來幾縷微弱的線。

池看不清他的臉,隻能看到一雙漆黑深邃的眸子,眸底閃著幽冷的火,彷彿在在審視著自己的獵。

雖然隻是個對視,池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冷。

就在這時,男人忽然彎下腰,在的脖子上嗅了嗅——

很乾凈的味道。

就像整個人散發的氣質一樣。

他角勾起一抹邪佞的笑容,聲音冷低沉,帶著彷彿來自地獄深的寒意:“雛兒?”

“呃?”

池腦子好像打了結。等聽明白他的意思後,臉猛然漲紅。

“我不是……唔……”

猝不及防被堵住,冷冽狂野的氣息鉆進齒間,後麵的話隻能嗚咽著吞下去。

下一秒,整個人被淩空抱起來,扔進臥室的大床上。

巨大的力差距,讓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這一晚,池隻覺得自己就像一條死魚,被人翻來覆去生煎油炸。

而曾經承諾要與共度餘生那個人,就在門外,死死地堵住唯一的生路。_。敲了敲門,沒人應,便將房卡到應位置。哢噠。房門開啟了。顧飛揚就站在門口,邊還站著個的人。池子愣了一秒,隨後像是明白過來什麼,漂亮的眸子瞇一條線,冷笑:“看來我來的不是時候?”顧飛揚也完全沒料到會出現在這裡,片刻的驚詫後,他立馬回過神來,趕抓住池的手解釋:“,事不是你想那樣!婉兒是我堂妹!”堂妹?池打量著他旁的人,見五的確與顧飛揚有幾分相似,半信半疑:“真的?”“當然是真的!是我二叔的兒,這我還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