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迴歸寧錦心的身份

想想這段日子受到的痛苦,他是真的怕了,但是他這種人,死了也要給寧家人找些不痛快。這就是他叫寧家人來的目的。“好,不說她,那就說說這個野種的爹,寧錦心到死都不知道,其實我們大婚那日,這野種的爹來了,哈哈……他爹來了,結果看到寧錦心嫁給了我,然後就走了,走了……”寧水堯攥緊了拳頭,恨不得打他一頓。此時衙役們恰好大聲說道:“哎呀,這也沒啥事兒,我們去喝喝茶,你們都給我聽話點兒,發生了啥事兒我可聽不見。”...寧家去英王府求親的當天,一切都很順利,英王和英王妃也很認可寧水堯的人品,至於官職什麽的,他們清楚,隻要寧水堯想要的話,太醫院何愁沒有他的位置?

然而,對於英王兩口子來說,最重要的不是女婿有多高的身份,而是有多疼愛自己的女兒。

顯然,寧家的人品熟悉的人都很清楚,所以這事兒,沒有任何麻煩的就定下來了。

柳然自然也知道了,她當時砸了身邊所有的東西,還大哭了一場。

之後更是直接找了封朵兒,封朵兒知道早晚有這麽一遭,所以坦然麵對。

昔日的好友,情同姐妹,如今再見,一個雙目赤紅,彷彿看到了深仇大恨的敵人一般。

“為什麽?”

封朵兒深吸一口氣,“柳然……”

柳然不給她開口的機會,明明是她有問在先,“你明知道我喜歡寧三公子,為什麽還要這麽做?”

“柳然,不管你信不信,我一開始是在迴避的。”

柳然冷笑,眼裏的恨意不減反增。

“可是,你的誠心並沒有打動寧水堯,如果他心中有你,那麽我絕不會同意,我也想過就這麽算了,但是即便沒有我,他這麽你什麽樣子,你應該很清楚的,柳然,我不想傷害你,但是感情的事兒,我想讓,也沒辦法讓。”

柳然冷哼,雙目布滿了紅血絲,“你的意思還不是說,你身份最貴,有吸引力,是男人都想追逐的物件?”

封朵兒眉頭緊蹙,“我知道你心情不好,這件事我也想到了,你會怪我,可是你能不能不要說這些傷人的話了?”

“這就傷人了?郡主,那你做的,就不傷人嗎?看我的笑話很有意思嗎?你是不是在心底裏嘲諷我呢?”

“我沒有!”封朵兒不知道她怎麽會說出這麽難聽的話來。

“你說你喜歡寧三公子,我也幫你撮合了,但是他對你無意,我也沒辦法!”

“他當然對我無意了,我不過是一介小官家的女兒,哪能跟你英王府的獨女相比,是我看錯了人,以為他寧水堯是頂天立地,不慕容華的男人,可沒想到,他的心思居然藏的這麽身。”

“柳然!”封朵兒冷聲提醒著,“你說我可以,我們是朋友,這事兒我也的確也心中有愧,可是寧水堯是什麽樣的人,你應該很清楚,我不能讓你這麽說他。”

“他是什麽人?本就是我看錯了。”柳然看向封朵兒,神色決絕,“郡主,我們兩個以後不是朋友了。”

封朵兒歎了口氣,“你說的是氣話嗎?”

“您以為呢?”柳然看了她一眼,然後就轉身,頭也不迴的離去了。

封朵兒無奈,心裏又有些難受。

可是感情的事兒,的確不能讓啊,關鍵是即便她退出了,寧水堯也不會喜歡柳然的,先前柳然努力了那麽久,不是也沒有結果嗎?

封朵兒自然是想要跟朋友和好的,但是眼下她也清楚柳然在氣頭上,便等著她想通了再說。

可不承想,不知道怎麽就把她和寧水堯的事兒越傳越離譜,而且已經傷及到了寧水堯的名聲了。

居然有人說寧水堯是為了得到英王府的一切才娶她的,總之就是把寧水堯說成了卑鄙小人。

封朵兒聽說後很生氣,便想去找人理論,但是都這麽說,她都不知道去找誰了。

她氣呼呼的跟寧水堯抱怨,寧水堯則是一笑了之。

“你還笑得出來?”封朵兒歎氣,“他們把你說的那麽壞,你不生氣嗎?”

寧水堯淡淡一笑,“嘴長在他們身上,他們想說什麽,就隨他們去說吧,你知道我是什麽樣的人便夠了。”

“我當然知道了。”封朵兒傲嬌地道:“就是我見不得有人那麽詆毀你。”

如今寧水堯可是她的人了,她自然要護著,她一向如此。

“還……還有人亂說,你可不要信。”

寧水堯自然知道她說的是什麽,“放心吧,我既然求娶你,自然是對你深信不疑的,何況錦心的身份這幾天就要公佈了。”

“到時候,有些謠言便會不攻自破,隻是到時候,別人說你什麽……”

“我纔不在意呢,那也是事實,你和錦心都不在乎了,我在乎什麽呀,我才厲害呢,慕野行不娶我,如今我成了他嫂子,他以後見了我還得做小伏低,我想訓斥他,就訓斥他了。”封朵兒一臉天真,看得出來,她是真的放下了那段感情。

其實,有時候她在想,到底喜歡慕野行什麽呢?

冷冰冰的,一點都不溫柔,對自己也沒有多特殊。

現在,她覺得那根本不是喜歡,隻是因為她覺得慕野行很厲害,是個大英雄,她心中的英雄情結作祟罷了。

誰不喜歡英雄呢?

女人喜歡英雄,就像男人喜歡美女罷了,都是一些俗念而已。

“還有啊,柳然那裏……她怕是這輩子都恨死我了。”

寧水堯看了看她,“她其實心裏早應該明白的,感情的事兒強求不來,朋友也是一樣,再說了,她憑什麽要求你來讓,而此刻,為什麽她不來祝福我們呢?”

“這……”封朵兒不是傻子,她很聰明,隻是成長環境簡單,父母疼愛,讓她不屑於與黑暗的手段為伍。

“她不能要求你來讓給她婚事,你也不必要求她能夠理解你,從而祝福我們的婚事,一切都交給時間吧。”

封朵兒點點頭,“總之,我現在也不想讓了,不過她要是願意把我當朋友,那我自然高興了,我為了你,可是沒了個從小到大的朋友,你以後可不能欺負我。”

寧水堯點頭,“你可是郡主,我怎麽敢欺負你呢?”

“哼!”封朵兒深吸一口氣,“那就這樣吧,流言蜚語你不在意,那我也就放心了。”

寧水堯和封朵兒成親的訊息已經足夠炸裂,但是寧家又有了好訊息,當然是對外的了,當聽說寧錦心找迴來的時候,全京城的人都震驚了。

寧錦心,不就是慕將軍那個娶的那個靈位嗎?

死人還能複活呢?這事兒要是不成,也不至於被人笑話,要是成了,也沒人跟他們搶生意不是?可小奶團子已經說了,他想攔著也來不及了。“捉蜜蜂幹啥?那玩意蜇人可能了,在你這蜇一下,你的小臉蛋就腫起來了。”杏花嬸子嚇唬著小奶團子。寧問問不僅不怕,還咯咯地笑著,老人就喜歡這樣的孩子,不愛哭,誰家娃娃要是總哭,那在他們的眼裏就是沒出息,不待見了。笑嗬嗬的小娃兒多好啊,看著都高興。“捉蜜蜂養著吃蜂蜜啊,杏花奶奶,到時候問問給你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