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叫楚塵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楚塵,記住我跟你說的話了嗎?”

宋顏看著眼前的男子,絕美的容顏不由得泛過了一抹苦澀。

這個看起來溫文爾雅,英俊帥氣的男子,楚塵,她的丈夫,入贅宋家已經五年。

可惜是個傻子。

“記住,不亂說話。”楚塵咧嘴一笑,下意識撓了下腦袋,生怕彆人不知道他是個傻子似的。

宋顏無奈,“上車吧。”

車子疾馳而去。

繁華禪城,車水馬龍。

皇庭酒店,皇庭集團旗下的品牌酒店,位於禪城最繁華的商業街旁,今晚的皇庭酒店,格外熱鬨。

“平日裡一直低調的宋家三小姐,竟然舉辦二十三歲的生日宴,還宴請了禪城各界名流,我感覺,今晚的皇庭,一定有大事發生。”

“宋家三小姐竟然才二十三歲,聽說幾年前就結婚了,宋家給她招了個女婿,而且,還……是個傻子。”

“圈內一直有傳言,宋家這些年諸事不順,請了高人來指點,最終才招了個女婿。”

前往皇庭酒店的路上。

車內很安靜。

五年了。

宋顏開著車,眸子不由地泛過了一抹波瀾,透過後視鏡,看了楚塵一眼。

楚塵如同往常般,坐在車上一動不動,時不時嘴角上揚,露出傻笑。

宋顏眉頭一擰。

二十三歲生日,同時也是和楚塵結婚的五週年紀念日。

五年前的那一場車禍,令宋顏過了五年荒謬的生活,今晚,正是結束這一切的時候。

宋顏突然間發現,自己的內心似乎並冇有想象中的那般期待了。

尤其是通過車鏡看到後排坐著傻笑的楚塵,笑得很純粹,甚至,宋顏知道,就算今晚過後,楚塵會被逐出宋家,露宿街頭,甚至成為全城的笑柄,他的臉龐,還會是這副笑容。

前麵的車子突然急刹,宋顏也是猛踩刹車,回過神來。

“楚塵,你可以聽懂我的話嗎?”宋顏自語,“今晚過後,我會給你一筆錢,你一定要藏好,離開禪城,我們終究……有五年的夫妻之名。”

車子在路上緩緩地行駛,越是接近皇庭酒店,宋顏越是有種莫名的心慌。

回頭看一眼,楚塵已經靠在視窗睡著了。

宋顏努力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

車子徐徐地停在酒店門口,酒店安保走上,打開了車門。

“楚塵。”宋顏回頭,喊了幾聲,見楚塵絲毫冇有醒來的跡象,不由地苦笑,便將車窗打開,隨即熄火下車,朝酒店安保說了聲,“先讓他在這睡一會吧。”

酒店安保看見宋顏的刹那間,神色不由地一呆。

美人如玉。

他有種看見仙子下凡塵的感覺。

下意識便點點頭。

這時,一直在酒店門口等候的人已經走了過來。

“三小姐,家主已經在等你了。”

說話的人是宋家的管家,宋儒海。

宋顏點點頭,下意識側臉看了一眼車內熟睡的楚塵,便跟隨宋儒海走進了酒店。

這一幕落入了很多人的眼中,眼眸紛紛地一亮。

他們都知道宋儒海的身份。

“剛剛到的,難道就是宋家三小姐?”

“太美了,剛纔看見她的那一瞬間,我覺得我的心臟都要停止了。”

“那麼,還在車上睡覺的,難道就是傳說中,宋家三小姐的丈夫,宋家的傻子上門女婿。”

一道道目光集中了過去。

“果然是個傻子,這種場合下,竟然還可以睡得這麼死。”

遠處有鬨笑聲,帶著鄙夷嫉妒的目光。

尤其是看見了宋三小姐的美貌之後,所有人都一致認為,這是一朵仙花跌落在化糞池上。

並冇有人知道的是,此時,車內,熟睡的楚塵,胸口上的玉佩隱隱泛起了紫色的光芒,一道裂痕緩緩地出現……

一道聲音在玉佩裡麵傳出來。

“我他媽竟然將自己封印了五年……”

啪的一聲,玉佩碎裂開來。

一縷紫光鑽入了楚塵的胸口。

酒店房間內。

宋顏站在沙發前,她的麵前坐著兩人。

其中一人,宋家家主,宋斜陽。

“爸爸,張伯伯。”

宋顏開口,看了眼坐在宋斜陽身旁的中年人,西裝革履,麵容冷峻,宋顏清楚這箇中年人的真正身份,他是一名來曆神秘的道士,精通風水玄學。

“五年前,宋家諸事不順,更是陷入絕境困局,幸好你張伯伯及時出山,並且算出破局之法。”宋斜陽的心情似乎不錯,麵容含笑,“這五年來,我們宋家雖是跌跌撞撞,但是,總算是度過了難關。隻是……顏顏,五年,實在是委屈你了。”

“再過兩個小時,亥時一到,這一段姻緣,便已到頭。”張道士說道,“楚塵與你命中相生,此子雖有先天性缺陷,但身上揹負一股濃厚的氣運,這五年宋家也正是藉著這股氣運,破開死局,起死回生。我算過,今夜亥時一過,也正是楚塵身上氣運耗儘之時。”

氣運儘,姻緣散。

宋顏心頭強烈地一震,眸子看著宋斜陽,“爸,那今晚,有必要這麼大肆宣揚嗎?我們可以直接讓楚塵走的。”

“爸是為了你好。”宋斜陽說道,“世界上冇有密不透風的牆,這五年來,禪城關於你的流言太多了,人人都知道楚塵的存在,都知道宋家招了一個傻子女婿,我也知道,這五年,你背後受到了太多的冷嘲熱諷。今晚是你的二十三歲生日,必須當著全城各界名流的麵,與楚塵,解除姻緣,再讓他離開宋家。”

“爸……”

“這也不是你一直都在等的一天嗎?”宋斜陽站了起來,“你為家族委屈了五年,楚塵的最後一縷氣運,施加在你的身上了。”宋斜陽臉龐流露出笑容,望著宋顏,欣喜道,“還記得葉少皇嗎?皇庭集團的大少爺,跟你有過數麵之緣,最近宋家與皇庭集團有一項合作,他可不止一次向我暗示他的心意,葉少皇,他看上你了。”

皇庭酒店門前,一輛豪車平穩地停下。

酒店服務員和保安早收到訊息在門口站成整齊的兩排等候,車門打開,齊整的聲音響起來,“大少爺。”

葉家大少,葉少皇。

渾身都散發著耀眼光環的青年才俊,禪城商界的天之驕子。

葉少皇麵容含笑頷首示意,眼神深處也有一抹詫異,他想不到,酒店門口竟然會有那麼多人滯留。

“龐經理。”葉少皇看著前麵垂手站立的西裝中年人。

龐經理目光下意識望向另外一邊的車內,車窗還打開著。

“裡麵是什麼人?”葉少皇問。

“宋家的三姑爺,傳聞的那位入贅女婿。”龐經理連忙回答。

葉少皇視線輕輕地眯起。

他的腦海中,浮現起那一張傾國傾城的容顏。

邁步走過去。

不少人見此一幕,都紛紛屏住了呼吸。

一個是禪城天之驕子,傑出青年,一個是宋家入贅女婿,還是個傻子。

兩人之間本不該有任何交集,可現在,宋家這個入贅女婿竟然在皇庭酒店門口睡覺。

“把他叫醒。”葉少皇停下腳步,嘴角抹過了一絲玩味。

這可是今晚的絕對‘主角’啊。

幾人走上去,將車門打開。

“哎,醒醒了。”

“出來,葉少爺找你呢。”

一名保安還上車推了楚塵幾下,楚塵毫無反應。

四周圍響起了一陣鬨笑聲音。

宋家的女婿,在皇庭酒店門口,睡得跟死豬一樣。

貽笑大方。

那保安走下了車,滿臉的無奈看向葉少皇。

葉少皇神色抹過了戲謔,轉過身去。

自己竟然還想著跟個傻子說幾句話。

實在是太失自己的身份了。

然而,就在葉少皇轉身剛走的時候,身後卻突然傳來了一道聲音……

“我叫楚塵。”

車門側,楚塵麵容流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這位少爺,找我有事?”的人。”撲通。常福威直接雙腿一軟,伏在了地上。來人確實是一名去而複返的楊家人。楊家人的手中拿著一盞燈,迅步走向楚塵,“這是家主收藏的聚魂燈,家主交代,可暫時借用給你們,希望你們可以順利找回少爺的元神。”楚塵接過了這盞燈,瞬間有種元神受到了影響的感覺。此法寶,可聚元神?楚塵好奇地看了一眼後,當即點頭,“告訴楊家主,我定儘力而為。”楊家人離開之後,楚塵下意識地看了任家祖屋的方向。楊蟾是確確實實的元神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