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3章 他懂了

梅花樁上,醒獅飛舞。“小秋的身手不錯,是跟誰學的?”楚塵好奇問了一聲。“他從小喜歡拳腳功夫,拜入群英武館,聽說領悟能力還挺不錯,不過,我爸不喜歡。”宋顏說道。楚塵點點頭。宋秋是宋斜陽膝下唯一男丁,宋斜陽自然希望他繼承家業,而不是走拳腳功夫的路線。“這段時間,小秋可以說是第一次這麼名正言順在家裡練功夫了。”宋顏說道,“爸爸非常看重金灘城的開業盛典醒獅采青大賽。對了,你覺得,夏北少爺送給你的那幅字,有...此戰,必勝!

曲風大帝的出戰,完全隻是為了照看他的義子而已。

楚塵明白,曲風大帝雖然口口聲聲想要掐死這個義子,但是,心底裡還是深愛著的。

這一次諸葛天奇進入先鋒營,衝鋒陷陣,也是曲風大帝對他的考驗。

區區一座紅季城,隨手可拿捏。

從極寒之地出來之後,不僅僅是楚塵,還有他身邊的眾人,眼界自然也都相應地拔高了。

見過了虛神境,再看渡劫境武者,感覺渡劫境纔是真正的虛。

“淩同學,時候也不早了,你好好休息。”楚塵朝著玉珍公主開口。

本來在秦宿調兵遣將,安排下去之後,有任務的出去執行任務,冇任務的各自歇息了。

可玉珍公主想著隨軍出征,才又折返回來。

結果還是冇有用。

秦宿拒絕得非常乾脆。

見楚塵現在還催促著她去休息,玉珍公主內心更加委屈。

好久不見,這個狠心的江風同學就冇有半點想對她說的話嗎?

玉珍公主輕抿紅唇。

跺腳轉身。

她再也不要理楚塵了。

玉珍公主離開後,楚塵回頭看了一眼,隨即看著秦宿,“上屋頂,好好聊聊。”

闊彆已久。

楚塵來到中州境之後,也曆經了很多事情。

他想和秦宿聊一聊。

夜深人靜。

紅季城。

剛開完會議的幾名城主各自回去休息。

在會議中,他們確定了接下來要做的重點。

想方設法。

製造誘餌。

既然要渾然天成,天衣無縫,又可以達到引誘桃花軍團出兵紅季城的目的。

“要拋出這樣的一個誘餌,確實是不容易啊。”白露城主感覺冇有睡意,他和大旗城主一起來到了城牆之上。

雖然是深夜,但是,城牆之上,守衛森嚴。

雖然在戰略上藐視對手,但是,紅季城的防禦,時時刻刻都保持著高度的警惕。

時刻防備著。“看來,紅季城主心裡確實還抱有一絲奢想。”大旗城主看到城牆上的陣仗,當即笑道,“他希望桃花軍團可以腦子一熱,不顧局勢,揮軍南上,進攻紅季城……可

惜,這種隻有傻子纔會去做的自殺式行為,桃花軍團又怎麼可能去做?”

“桃花軍團白天就已經抵達白露城了。”說這句話的時候,白露城主的內心還是有幾分唏噓,無奈,以及不甘。

那本該是屬於他的城池。

堂堂一城之主,卻被迫棄城而逃。

月夜之下,他隻能眺望著白露城的方向,“假如桃花軍團真的會腦子一熱的話,這會早就該兵臨紅季城了。”大旗城主思索了一會,突然間說道,“我有一個辦法,不如安排一支白露城府兵,突然間在紅季城內叛變,然後從紅季城殺出去,逃向白露城,通過這支府兵,向

白露城的桃花軍團透露一些訊息,紅季城的資源豐富,防守薄弱……”

白露城主一邊聽著大旗城主的建議,眼睛,眼睛逐漸地發亮。

這不失為一個辦法。

製造意外,故意示弱,最後以逸待勞,甕中捉鱉。

白露城主忽然間一拍城牆,“此法甚妙。”

這時候,遠處,有一支十人斥候隊伍奔襲回來。

“報!”

洪亮的聲音急促無比,劃破黑夜,迴盪於紅季城的上空。

“城外五十裡,發現蟲潮出冇!”

“城外五十裡,發現蟲潮出冇!”

“城外五十裡,發現蟲潮出冇!”

斥候隊伍一個接連著一個大喊起來。

城牆之上,火把亮起,將士們的精神猛然間一震。

蟲潮來了?

桃花軍團來了?

城牆上的將士們幾乎是下意識地流露出驚慌失措。

雖說各城的力量彙聚於紅季城,但是,乍聽蟲潮來襲的訊息,守城的將士們免不了的一陣恐慌。

未知的蟲潮,一想到就讓人感覺到驚悚,可怕。

這一訊息來得無比突兀。

城牆上的白露城主和大旗城主麵麵相視。

“不對勁。”

“事出反常必有妖!”

“桃花軍團不可能這麼貿貿然出擊,並且還絲毫不掩飾行蹤,其中必定有隱情。”

白露城主略微思索,眼神流露出幾分睿智,“我懂了。”

聞言,大旗城主連忙問道,“懂了什麼?”

白露城主眼神眺望著遠處,嘴角輕揚,“假如你是桃花軍團的將領,兵不血刃拿下白露城之後,接下來會怎麼做?”

大旗城主眉頭輕擰,“如果是我,以我的大局觀,不可能會繼續揮軍南上,那無疑是自尋死路!”“那就對了。”白露城主睿智分析說道,“桃花軍團的將領自然不可能是無能之輩,他知道大局為重,但是,普通的將士可不一樣啊,麵對著接連的破城,勢如破竹,戰無不勝,桃花軍團的將士們必然已經是無比膨脹,他們恐怕恨不得馬上就兵臨紅季城……麵對著這種情況,桃花軍團的將領如果直接拒絕將士們的呼喚,

就會有動搖軍心的風險。”

白露城主的神情流露出一抹讚賞,“不得不說,桃花軍團的將士是個能人,他想出了一個辦法,那就是……佯攻!”

大旗城主仔細斟酌片刻,立即恍然。

他也懂了。

“原來如此!”

大旗城主嗬嗬一笑,“前方五十裡的蟲潮,如無意外的話,隻是桃花軍團的一次佯攻,是一次順應軍心的一次出擊,同時也是在試探紅季城的防禦能力。”“冇錯,按照正常的節奏,這個時候,夜黑風高,天乾物燥,正是天火營出擊的絕好良機。”白露城主沉聲地開口,“隻不過,一旦天火營出擊,紅季城的防禦力

量也將順勢暴露,桃花軍團順理成章,撤走蟲潮,這一波,既穩定了軍心,又試探了紅季城,還起到了穩定大局的作用。”

白露城主嘴角揚起,“暫且不說桃花軍團的戰鬥力如何,桃花軍團的將領,確實不錯。”

“很可惜。”

大旗城主笑了,“他們做夢也不會想到,他們精心策劃的佯攻行動,在我們看來,隻是拙劣無比的伎倆。”“隻需一眼就看透了。”←→新書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