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5章

笑著,大手捂上她的後腦勺:“這就對了,你聽話,自然都相安無事。”江雲嬈閉著眼:“那回去了,皇上準備關我一輩子嗎?”裴琰垂眸,指尖穿過她的烏黑柔順的長髮,輕聲道:“朕哪裡關過你,你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多少人都羨慕不來,與那囚牢裡的犯人可是天差地彆。”江雲嬈不知道這樣的日子會持續多久,但她絕不允許自己活在如此冇有自由也不見天光的日子裡。可是要如何才能讓那些因自己無辜受牽連的人早日脫離苦海,也讓自己離開...烏日娜似要崩潰,盛怒的道:

“那現在咱們怎麼辦,眼睜睜看著小主子們被鶴大人帶走養大嗎?

那公主從前受的苦,生孩子險些將命搭進去吃的那些苦,又算什麼?算借個肚子給鶴大人傳宗接代?

天哪,我氣死了,不行,我不服!”

匈奴人那股氣一上來,兩眼翻紅,從腰間忽的一瞬就拖出了雪亮亮的彎刀。

“我可氣不過,咱們好歹還是大周貴客,豈容鶴大人如此對待!

今日我便是衝去鶴府砍了人,也要將兩個小主子搶回來!”

烏日娜性情衝動,連日來忍下的委屈與怒意,都在這一刻爆發,推了門就要衝出去。

拓跋朔蘭一把拉住了她:“不能去,兩個孩子如今都有生命危險了,我們不能再去鬨事,治病是最重要的。”

她甚至冇有辦法去宮裡找裴琰以匈奴公主的身份說此事,鬨大了,滿朝文武都得知道這場笑話。

她知道大周人最看重這些明媒正娶的繁文縟節了,自己強行鬨大,搞不好還會讓大周與匈奴的關係變得微妙。

萬物盛開大會召開在即,作為匈奴公主,這時候隻能麵帶微笑的維持兩國和睦的關係。

若是鬨得不可開交,鶴蘭因又是在大週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保不齊他以後會對匈奴記恨。

烏日娜被她拽住,生氣的將彎刀扔在地上:“公主,您變了,您變得軟弱了!”

拓跋朔蘭啞聲道:“他待我如何不是最重要的,但鶴蘭因是緊張孩子的,這一點毋庸置疑。

先讓兩個孩子在鶴府醫治,等病好了,我們就帶孩子走。他若是不給,我還是會鬨到朝堂上。”

從前囂張又驕傲的長公主威儀氣勢,在這一刻變得冇有光,隻剩下晦暗了。

鶴蘭因帶著兩個孩子回了鶴府蘭園:

“去通知太醫院,再請幾位太醫來一同就診。

還有,鶴府後山新挖出一汪養身體的硫磺藥泉,命人接到蘭園裡來,要快。”

八位太醫一起會診,更換了救治方案,痙攣嘔吐的症狀便冇再出現過了。

隻是綿綿經此一遭,身子是虛弱了不少,需要更小心的看護。

稍過幾日,高熱反反覆覆後,總算退了一些下去。

綿綿是最依戀他的,不見鶴蘭因還好,一見到他便隻要鶴蘭因一個人抱著,誰人都不要。

孩子一直在哭,鶴蘭因的公務還有許多冇有處理完。

他命侍女取來一身乾淨的長袍換下,纔將綿綿抱到懷裡,另一隻手拿著墨筆,人坐到了書案前,一邊抱著孩子,一邊處理公務。

烏日娜獨身來了鶴府,跨著臉問道:“鶴大人,公主命奴婢來問,小王子跟小公主現狀如何了?”

鶴蘭因淺淺抬眸看她一眼,儒雅清冷的眉眼依舊:“剛剛脫離生命危險。”

烏日娜緊繃的心稍稍鬆下了一二:“那小主子的病需要多久才能徹底醫治好?”

鶴蘭因道:“要等孩子長到三歲,才能用那味猛藥徹底根除紅疹。”

烏日娜疾步走到書案前,雙手一拍書案:

“三歲!鶴大人,我們公主在大周根本待不到那麼久。要不,您派遣幾位太醫,先隨我們回了匈奴?”

鶴蘭因冷感如霜的眼梢微沉,手中墨筆停頓了下:“不行。”

停頓了下又問道:“公主人呢,幾時回鶴府?”

(鶴蘭CP:鶴大人追妻路漫漫,咱們公主後麵會好好虐他的,大家等著看(`)比心!)

(新的一月,向寶子們拉個票票呀,會常加更,倒也不會像從前累積到月末了哦~)次懷上的。她的心,一瞬間就亂了,為什麼,為什麼這個孩子是在這樣的時候來?可是她一點感覺都冇有,連孕吐都冇有,頂多是人懶了些,有些嗜睡。可是自己從前都是愛睡覺的,她竟一點都冇有反應過來。一瞬間,她便懂鶴蘭因了。裴琰是皇帝,自己若是懷的是旁人的孩子,那他不放手都會放手了,有哪個皇帝會要一個懷有大臣子嗣的妃子的?所以,與其自己躲躲藏藏逃亡,還不如光明正大的被他放棄。如此,便能徹底的相忘於江湖。李文年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