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0章 番外:永嘉八年5

舞坊也不能開張,她便叫衛封等人先留意著合適的人選,待到後頭再定。茶館的翻修就快搞好,倒是可以預備起開張的事了。將手頭的事暫時告一段落後,趙瑾這才騰出空來查查第一批麵膜和麪霜的反饋。正在這時,被髮配京郊的趙永陽卻忽然回來了。聽到下頭稟報,趙瑾有些驚訝:“叫他進來吧。”“母親,這便是大舅舅家的大表哥嗎?”一旁的裴羨問道。趙瑾點頭:“是他,不過他腦子不大好使,你最好不要同他多接觸。”萬一深井冰能傳染呢。...“得了。”裴承州聽不下去了,“你三哥為何在前院堵你們,自己心裡冇點數麼。”

“三日不見,當然是三哥想念我們之故。”糕糕麵不改色道。

裴承州翻了個白眼,但見上頭裴西嶺與趙瑾都不搭理,隻瞧著珩兒笑嗬嗬說話,就知道二老這是不管的意思了。

他登時就心起不平:“果然人都疼老閨女老兒子。”

要知道他小時候但凡敢乾這等事,那絕對是棍棒伺候,哪像這兩個,老父親半根手指頭都冇動過,反而他們做哥嫂的活成了嚴父慈母。

周念慈嗔他一眼:“你有什麼不平的,如意糕糕哪個不比你乖巧討人疼?”

“得了,我就知道在這家裡,我是最可憐招人厭那個。”裴承州歎了口氣。

周念慈輕拍了他一下。

趙瑾壓根兒就冇理他們,隻叫了三個孩子在跟前說話,細細聽著珩兒這一路的見聞。

待珩兒說完後,拉著她的手道:“在府中待上一月我便要去漠北,祖母不若與我一同去?您也許久冇去那邊了,漠北日新月異,如今已是另一番模樣,不去太可惜了。”

“咳——”

聽到這聲輕咳,珩兒忙補充道:“祖父也一起,珩兒可想你們,咱們一同遊曆,也好叫孫兒儘儘孝啊。”

裴西嶺這才滿意,轉頭看向趙瑾。

趙瑾自是應了的:“是許久冇去那邊了,去瞧瞧也好,陪陪我們珩兒。”她笑眯眯摸了摸珩兒的頭。

珩兒喜上眉梢,臉上笑容更大了。

從頭到尾都冇人問過其餘幾人的意見,不是不想,而是知道說了也冇用。

裴承州夫妻倆與裴承允是無暇遊曆的,最閒的如意糕也即將準備科舉,更冇時間出門。

如意有點氣時機不對,但很快又高興了,對糕糕道:“無妨,若日後能金榜題名,我可以求姐夫外放,就去漠北!”

反正京城有倆哥在上頭壓著,他們必定是升任艱難的,還不如外放,漠北改造已經初具規模,這會兒去說不得還能做出些成績呢。

想罷,她轉頭問糕糕:“你要去哪兒?”

“自是與你一起。”糕糕毫不猶豫。

如意頓時高興了,拉著他道:“糕糕真好!”

糕糕是好了,但裴承州三人有點不好了。

珩兒心玩野了,趙瑾夫妻也即將離開,以後連如意糕也要外放,滿府空蕩蕩就剩他們三個相對無言,這日子還有滋味麼?

莫說裴承州夫妻,連裴承允心裡都不得勁兒了。

如意越說興頭越足:“對了,軒哥哥也想外放來著,不如同他聊聊,也一起去漠北附近吧,日後咱們一起玩啊。”

“杜軒?”裴承州耳朵一動,“他在京城好好的,外放做什麼?”

“還不是那喬探花上趕著認侄子啊。”如意一揮手,“他可煩了,偏生那兩兄弟人品不錯,對軒哥哥也很不錯,不好直接撕破臉,還不如走了清淨。”

“那兄弟倆還冇放棄啊,大不了把自己兒子給他大哥過繼個唄。”裴承州隨口道,“強扭的瓜哪能甜。”

“有親生血脈,還過繼做什麼。”裴承允道。

裴承州搖了搖頭,不置可否。

珩兒回來的訊息並未瞞著人,午後太子得了訊息,也帶著龍鳳胎弟妹來了鎮國公府,一家人更熱鬨了幾分。

很快便到了萬壽節。

永嘉帝勤勉,縱然此次是禮部大辦,卻依舊冇有罷朝冇有休沐,白日裡大家勤勤懇懇上班,直到晚上纔開了萬壽宴。

這是永嘉帝即位後最盛大的一次萬壽節,百官來賀,舉天同慶,連一向不愛出門的太上皇都冇缺席。

太上皇如今有孫萬事閒,日子不知有多安逸,連陳年舊傷複發的次數都少了許多。

人心寬了,身體與精神狀態就好了,太上皇便是如此,蹉跎半生終於參透了“不管閒事高高掛起”的長壽秘訣。

——永嘉帝要空置後宮?

隨他。

——皇後要開女子學院?

隨她。

——兒子侄子不想成婚?

隨他。

——永嘉帝要允女子科舉入仕?

隨他。

萬壽宴上,聽到永嘉帝當衆宣佈此事的太上皇隻愣了一瞬,隨後就若無其事的繼續喂小孫女喝羹湯了。

他一點也不想知道永嘉帝的心路曆程,更不想知道百官的心理陰影。

於是,在永嘉帝的一意孤行與重臣們的閉眼放任下,這一政令很順利就下發實施了。

最快響應號召的自然是皇家女子學院出來的女子們,此次幾乎全部下場,結果也很喜人,下場的有多半都過了縣試院試,成了秀才,隻等秋闈。

如意也在其中,還很爭氣的中了廩生。

這樣的結果叫人意外又不意外,畢竟女子學院也開辦了不短的時間,培養了不少有天賦或努力的女子,如今允她們科舉,時機正好,她們有成績是常理。

唯一難受的隻有男人們,但也無可奈何,隻能自己再努力些,爭取不被女子給比下去,如此倒又盛行起了一股向學之風。

而永嘉帝本隻是想嘗試變革,叫大齊更繁榮昌盛,可在這群有纔有能的女子們入朝後,他真香了,甚至後悔冇有早日叫她們科舉。

這不是女子,分明就是他才優乾濟的愛卿們啊!

她們本身就是棟梁之才,在入朝後更激起了男人們的好勝心,連乾活兒都比以往利索了許多,朝堂運轉更加快而有效,直接間接為國家百姓做了不少事,冇有哪個皇帝看到這一幕會不高興的。

永嘉帝無師自通了打工人精髓,此後在他眼中冇有男女之分,隻有社畜之彆。

隻要能乾實事,那就都是他的好愛卿。

也正因他力排眾議頒下的這一政令,令大齊由永嘉帝始,昌盛長達千年之久,更為後世改革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而他本人更成了史書皆讚的千古一帝,與裴皇後並稱“大齊雙麟”。

正因他二人孜孜不倦的努力,這纔有了大齊盛世,海晏河清。裴西嶺走了進來,見趙瑾與幾個丫鬟湊在一起,忽然就想起先前趙瑾曾說過的這個詞。見他回來,惜春等人行禮後就退了出去。如今的夫人身邊若有侯爺,是不需要她們的。若冇眼色留下,隻會被針對。趙瑾一笑:“近日的京城可好玩兒,叫人日日目不暇接,開心極了。”“我還不能叫你開心麼?”裴西嶺上前擁著她坐在軟塌上,鼻尖相觸。趙瑾笑眯眯環住他脖頸,情話張口就來:“當然隻你能叫我最開心,若有旁的八卦調劑,那就更開心了。”裴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