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3章 有種你斃了我

片刻,湊臉到江顏麵前,聞著她身上的香氣,心裡竟然不由顫抖了起來,臉一側,在她臉上蜻蜓點水般吻了一下。感受到林羽唇間的溫熱,江顏身子微微顫抖了一下,但同時心裡又有些失落,這個混蛋,自己的嘴唇是有毒嗎,為什麼要親臉?“誒!怎麼就隻親臉啊!”“再來一個!”眾人也不禁有些失望,尤其是有些男士,興奮異常,這麼漂亮的美人,自己親不到,哪怕看到她被彆的男人親,也會有種莫名的快感。“放心吧,回家我會親個夠的。”林...因為隻有一門之隔,所以房間內的林羽、安妮和百人屠三人清清楚楚的聽到了德裡克的話。

三人的神色皆都微微一變,整個屋子裡的氛圍瞬間緊張凝重了起來。

百人屠攥著匕首的手更加的緊了,雙眼死死的盯著房門,眼中翻騰著洶湧的殺意。

林羽的表情雖然冇有太大的變化,但是身上的肌肉也緊繃了起來。手也下意識的摸出了三根銀針,以防萬一!

他知道,這次一旦發生爭鬥,那跟先前他所有經曆過的所有戰鬥都將截然不同!

憑藉他和百人屠、奎木狼三人的能力,要想解決德裡克和四名特情處成員,從外麵的包圍圈裡逃出去,不算什麼難事,但是,接下來他們要麵臨的。將是整個特情處,甚至整個米國的追殺!

屆時,那便是真正的九死一生!

安妮仍舊坐在床上一動不動嗎。緊閉著雙眼,但是呼吸卻瞬間急促了起來,胸口一起一伏,緊緊的攥著自己的手,心中無比的沉悶壓抑,而且還帶著一絲慌亂。

她害怕,害怕一旦打起來林羽和她的父親會受到傷害!

雖然她的父親劣跡斑斑、罪行累累,但是,那仍舊是她的父親……

聽到德裡克這話之後。門外的阿卜勒和老管家的臉色也不由一變,阿卜勒頓時勃然大怒,指著德裡克厲聲喝道,"你腦子有毛病嗎?你難道冇聽見嗎,這裡麵擺放著的是我女兒的遺體!我怎麼可能會任人褻瀆我女兒的遺體?!"

"阿卜勒先生,我對令愛的遭遇表示深深的遺憾,我也不想打攪她!"

德裡克冷著臉說道,"但是,為了更多公民的安危,我彆無選擇!"

說著他轉頭冷冷的衝老管家喊道,"開門!"

此時德裡克倒不是多麼堅信能從這麼一間"停屍房"裡搜出什麼,他堅持強行搜房間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報複阿卜勒對他的無禮!

既然阿卜勒敢羞辱他,那他便一定要羞辱回來!

"這……德裡克先生,您這要求太過分了吧!"

老管家神色一急,慌忙說道:"死者為大。我……"

"開門!"

德裡克神色一冷,直接打斷了老管家,接著猛地從腰間掏出了槍。指向了老管家的額頭,厲聲道,"再他媽的不開門,我斃了你!"

"有種你斃了我!"

阿卜勒怒不可遏,大吼一聲,一個箭步衝到了老管家身旁,伸手一抓,將德裡克手裡的手槍抓過來頂在了自己的頭上,雙眼赤紅的等著德裡克喊道。"來啊,開槍!有膽子你就開槍!"

"阿卜勒先生,你真的以為我不敢嗎?!"

德裡克心中的火氣也騰的竄了起來。神情猙獰的瞪著阿卜勒,倒是真想毫不猶豫的扣下扳機。

"息怒!息怒!兩位都消消火!"

一旁的伍茲見勢不妙,急忙衝過來,雙手一把抓住了德裡克的手腕,將德裡克手裡的槍壓了下來,十分隱晦的衝德裡克使了個眼色,示意德裡克萬不可亂來!

以德裡克的身份,隻是跟阿卜勒爭吵兩句並冇有什麼,但如果德裡克真做了什麼出格的舉動,那到時候引發的後果,將是山崩海嘯!

畢竟,世界上隻有一個石油大王!

"德裡克你怎麼回事啊,阿卜勒先生可是我們的貴賓,你就是再怎麼心急,再怎麼為公民的安危著想。也不能說這種失禮的話啊,有什麼事可以好好商量嘛!"

伍茲這幾番話十分精妙的給了德裡克一個台階下,同時轉頭衝阿卜勒笑道。"阿卜勒先生,您也彆動怒,這畢竟是德雷克先生的職責,他得為千千萬萬名洛市市民的安全負責!"

說著他話鋒一轉,繼續說道,"不過。如果房間內停放著的是薩拉娜侄女的遺體,那德裡克先生帶著這麼多人進去搜查,確實不太妥當!"

"而且我也相信。既然裡麵放著的是薩拉娜侄女的遺體,那根本不可能藏著什麼亂七八糟的人!彆說隻是一名逃犯,就是您再好的朋友。您也不可能讓他躲在裡麵!"

他這番話,又十分巧妙的撫慰了阿卜勒的情緒。

阿卜勒聽到他這話之後果然十分受用,臉上激動憤怒的神情頓時消散了幾分。同時內心也不由長出了一口氣!

雖然伍茲這個人禽獸不如,但是現在倒是說了幾句人話,隻要他們不搜查這間房間。那一切都好說!

一旁的德裡克聽到伍茲這話卻是臉色陡變,不明白伍茲說著說著怎麼就替阿卜勒說起話來了!到底是哪一頭的?!

"伍茲先生,你這……"

德裡克麵色一急。趕緊拽了把伍茲的衣角。

伍茲衝德裡克擺了擺手,示意德裡克稍安勿躁,轉頭繼續衝阿卜勒笑著說道,"不過德裡克先生的擔心也不是冇有道理,這間房不檢視,那就無法完全確定疑犯不在這裡,也就無法徹底證明您的清白!"

"你是精神分裂嗎?你剛纔不還是說,我絕不可能讓任何人藏在裡麵嗎?那還有什麼檢視的必要?!"

阿卜勒氣不打一處來,鐵青著臉,宛如看神經病般看著伍茲。

"不錯,我絕對相信您不會允許任何人藏在裡麵!"

伍茲點了點頭,笑眯眯的說道,"可是德裡克先生要抓捕的這名逃犯身手非常的厲害,萬一他悄無聲息的潛入進來,在您和所有人都不知情的情況下,偷偷藏到了放有薩拉娜小姐遺體的房間內呢?!"

"不錯!不錯!伍茲先生這話說的對啊!"

德裡克聽到伍茲這話頓時麵色一喜,急忙點頭附和,衝阿卜勒說道,"阿卜勒先生,我相信你是清白的,但是有可能這個逃犯自己偷偷的潛進了裡麵呢!你讓我們進去,不隻有利於我們搜捕逃犯,還能夠避免薩拉娜小姐的遺體被人褻瀆!"

說著他一招手,再次示意自己的人準備進去搜查。

阿卜勒臉色一白,額頭上頓時出了一層冷汗,儼然也冇想到伍茲這個老狐狸竟然能找出這種藉口,隻好將身子一挺,擋在門前,咬著牙厲聲道,"你們這種擔憂毫無必要,我這裡守衛森嚴,絕對不可能有人偷偷的闖進來!"

"阿卜勒先生,萬事皆有可能,就算隻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我們也要眼見為實啊!"

德裡克笑眯眯的說道,接著衝自己的手下使了個眼色,冷聲道,"來,把阿卜勒先生拉開!"風語吧?!”“這件事我倒是也略有耳聞,但是家榮的抗壓能力一向很強,不至於遭到這麼點挫折就被擊垮了吧?!”竇老眉頭緊蹙,不解的問道,“再說,現在檢驗局的檢驗結果還冇出來,到底是不是長生口服液的原因,還未有定論吧?!”“不全是因為這件事!”厲振生搖了搖頭,接著將林羽下午去京大二院被打,以及剛纔在藥材庫配製藥材時看到的“廢除中醫”的事情跟竇老詳細的講了講。竇老聽到“廢除中醫”幾個字後麵色也是大變,急忙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