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記住這每一張臉

模樣截然不同。“嬿兒,斬草不除,春風吹又生。”帝後的聲音傳來,輕笑說:“過了十歲,就不能留下了。”“倒是你,今天也是你覺醒元的日子,還不快去準備?母親給你準備了最好的靈藥池,去泡著。”“好的母親,我一定會覺醒出最優秀的元!畢竟我是萬國最尊貴的帝姬。”後麵的話已經沒工夫聽了,因為此刻上突然漫開了紅的火焰。“元?”聽見了奴的驚呼聲,甚至帶著一分恐懼的抖,“帝後娘娘,您快來看,這是骨生元啊!”難怪!難怪...“乖乖!快跑啊!快把的皮撕下來!咬斷的手腳!”

鬥場裏,一群著華的年坐在高位上,滿眼興的盯著底下的廣場。

幾隻兇殘的熾冥狗正將一個渾是的團團圍住。

拚命的往前跑,可還是被熾冥狗摁住了肩膀撕咬下一大塊的皮。

死死的咬住牙,一聲不吭的忍著這種滅頂之痛,仰起頭,鮮打了整張臉,的目在那些人的臉上一一掃過。

這些天天折磨的人,一輩子都不會忘,等找到逃出這個鬼地方的機會,一定會讓們付出千百倍的代價。

“哈哈哈哈!”熾冥狗的主人是個十歲的孩,白,“好乖乖,大膽的吃!反正過不了多久個怪還能長出新的。”

白邊坐著一群差不多年紀的人,男的的都有。

“白,你們皇室怎麽出了這麽一個怪?”

“就是,上次我的寶貝咬斷了的一隻腳,半個月就長好了。”

“這種怪就該丟到魔澗裏麵去,和那些該死的魔族人一樣邪乎!”

白聞言麵不快。

“什麽皇室,不過是一個下賤的人勾引了帝君生的下賤胚子!”白咬牙,“那下賤人讓我帝後姑姑蒙,我就要折磨這個小怪到死為止,反正帝君也不在意這個兒!連名字都沒給取,一個的賤種!”

白看著又被咬斷了一手指,頓時暢快了。

“大家的靈一起上啊,今天是我帝姬表妹覺醒元的日子,我們要好好慶賀一番,熱鬧一下!”白抬抬手,就又準備往下放隻靈。

可下一刻一聲尖銳的聲音傳來。

“帝姬駕到!”

一個穿著華服的一臉高傲的走到了高臺上。

白幾人頓時慌了,“帝姬,怎麽能讓這種賤皮子髒了您的眼睛呢?”

“太腥了,會嚇到您的。”幾個年紀稍大些的年溫聲說。

帝姬蘇琳嬿站在高臺上,俯視著那個據說和同年同日生的孩子。

倒在泊裏,已經奄奄一息了。

蘇琳嬿眼閃過濃濃的嫌棄,可臉上卻做出同的樣子,“也怪可憐的,你們別折磨了。”

“帝姬你就是太善良了。”

“就是啊表妹,母親是怎麽讓姑姑丟人的?”堂堂帝後居然和一個洗腳婢共過夫君?這真是奇恥大辱。

“姑姑是五洲白家天賦最好的,嫁到這萬國已經是委屈,萬國的帝姬也隻該有表妹你一個!”

蘇琳嬿看著白,出了幾分淺淡的笑容,“那也不好太過苛責,畢竟是無辜的。”

趴在泊裏的聽著這些話都要笑了。

這個蘇琳嬿,每次都在被教訓完了之後再出現,說些同的話,實際上卻不得越慘越好。

等找機會,逃出這個皇宮。

隻要能逃出去……。

握了自己的拳頭。

今天有機會的,算了算日子,萬國雖然隻是整片神魔域的一個小國,但這裏的所有人在十歲生日那年都會覺醒出一顆元。

從而擁有自己的第一隻本命靈。

今天……就是能覺醒元的日子,元依附在人的骨上,那骨頭被稱為骨,而由骨髓凝練而出的就是元,骨的位置越是重要,元的天賦就會越好。

隻要的靈夠強,說不定就能殺出去。

可就在這時,幾個帝後邊的奴卻突然走了進來,將像是提垃圾一樣的提走。

“嗤,看這樣子還沒死心,還想跑呢。”一個奴給一掌,還往臉上吐了一口唾沫,“怎麽?還想著覺醒元跑出去呢?做夢吧!”

心底一片冰涼,們竟然記得今天是的生日?

那還能跑出去嗎?

被帶進了帝後專用的室裏,被綁在了石桌上。

“母親,讓就這麽死是不是太浪費了?”很快,蘇琳嬿殘忍的聲音傳來,“不如將的手腳都砍了,再拔了舌頭塞進大瓶子裏?”

躍躍試,和剛才那子白蓮花的模樣截然不同。

“嬿兒,斬草不除,春風吹又生。”帝後的聲音傳來,輕笑說:“過了十歲,就不能留下了。”

“倒是你,今天也是你覺醒元的日子,還不快去準備?母親給你準備了最好的靈藥池,去泡著。”

“好的母親,我一定會覺醒出最優秀的元!畢竟我是萬國最尊貴的帝姬。”

後麵的話已經沒工夫聽了,因為此刻上突然漫開了紅的火焰。

“元?”聽見了奴的驚呼聲,甚至帶著一分恐懼的抖,“帝後娘娘,您快來看,這是骨生元啊!”

難怪!

難怪這賤種的還能再生,們都沒想過,這其實是元涅槃的初兆啊。

帝後一張臉驟然變,“你胡說什麽!骨都是千年一出,還不一定能孕育出元,隻有萬國皇室最尊貴的氣運之才能獲得!”

“要有也是我的嬿兒,怎麽會……。”

的話戛然而止,因為那真的是元,的一整脊骨都在灼灼發亮,正是骨沒錯,裏麵正在孕育最重要的元。

帝後一張漂亮的臉頓時扭曲了起來,可下一刻卻突然一笑。

“元是我嬿兒的,也隻能是我嬿兒。”

“把的脊骨給我挖出來,用我白家的,還給我的嬿兒。”

尖刀刺皮,死死的瞪著帝後。

“我一定……會殺了你,給我和我阿孃報仇。”聲聲泣。

帝後卻笑了,“就憑你?你阿孃死的可比你輕鬆多了,生完你,我就把丟進了軍營裏,那些男人可好久沒看見人了。”

鋒銳的指尖點在的眼皮上,“你阿孃死在男人們的床上時,我可是觀了全程的。”

渾發抖,眼睛紅,突然暴起一口咬掉了帝後的手指。

“啊!賤種!”帝後萬萬沒想到竟然還有力氣!

被狠狠的扇飛出去,與此同時,一顆金的蛋從上掉落下來。

“凰蛋。”帝後都顧不上自己被咬斷了一截,流不止的手了,“快,拿過來。”

已經被骨,拚命的出手卻也隻能看著自己的蛋被奴們抱走。

“骯髒東西!”帝後咬牙,“把給我丟進深淵魔澗裏,讓那些魔分食的,我要讓死無全!”

肢近乎被分解完全的被帶到了一吹刮著森魔氣的深淵口,兩個奴到了這裏大氣都不敢出。

這魔澗裏關押的可都是魔,隻能進不能出。

這之,肯定很快就會被那些魔吞噬掉。

“去死吧!”兩人合力將高高拋起。

被拋起的那一刻,看見東邊天空上有滾滾雲凝聚,最後一道金驟然落下,震懾大地。

“唳!”

一聲鳴繚繞了整個萬國,看見那兩個奴一臉狂熱的朝著東方跪下。

“元落地生了!真正的凰降生了!”

被拋下了深淵,當砸進深淵裏的巨河時,已經覺不到痛了。

“唔!”

耳邊響起了各種古怪沙啞的聲音。

“魔澗……好久沒有來新人了。”

“是個小娃娃,小娃娃的最鮮了,嘿嘿。”

“恩?”河底有個兇悍的聲音突然拐了彎,“這小娃娃剛剛是不是生了顆蛋?”

暈死過去的上,又出現了一個小小的黑蛋。

“這個蛋……。”魔們愣了一下後,突然對著遠的一片林激大喊:“殷大人!您快來看啊!有個小丫頭會下蛋,你不是最喜歡吃醃鹹蛋了嗎!”。”渾發抖,眼睛紅,突然暴起一口咬掉了帝後的手指。“啊!賤種!”帝後萬萬沒想到竟然還有力氣!被狠狠的扇飛出去,與此同時,一顆金的蛋從上掉落下來。“凰蛋。”帝後都顧不上自己被咬斷了一截,流不止的手了,“快,拿過來。”已經被骨,拚命的出手卻也隻能看著自己的蛋被奴們抱走。“骯髒東西!”帝後咬牙,“把給我丟進深淵魔澗裏,讓那些魔分食的,我要讓死無全!”肢近乎被分解完全的被帶到了一吹刮著森魔氣的深淵口,兩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