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雙潔】辦理離婚

一天,他就給的無名指戴上了戒指,低頭親吻的指尖,“厲太太,你可要把我套牢了。”當時,很。那一年,22歲,他25歲。如今,24歲,他27歲。兩年的婚姻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就這麼收場了。薑彤舉杯,到了邊的酒變得有些苦。徐苗苗問:“你倆這離婚的家產怎麼分?你可比厲璟辰有錢兩倍。”邊的朋友都知道,薑彤,妥妥的白富。雖然薑彤父母在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可父母都很有錢,薑彤大學時候一個月生活費十萬塊,名下有三輛...“這是兩位的離婚證,請收好。”

“謝謝。”

厲璟辰最後深深地看了薑彤一眼,隨即頭也不回,消失在了的視線。

過往的爭吵,以及最後他那句,“離婚吧,我累了。”都那麼清晰。

薑彤現在還疼著,走路都要皺眉頭,昨天晚上那是和厲璟辰的最後一夜,他兇狠蠻橫,今天差點起不來床。

手機響了,是好閨徐苗苗打來的。

薑彤去找徐苗苗喝酒。

徐苗苗看了看薑彤放在桌子上的離婚證,心裡很不是滋味,“你倆來真的?”

“昂,真離了。”

徐苗苗還是不相信:“厲璟辰那麼你,怎麼捨得和你離婚的?”

薑彤眼神一沉,“他說不了。”

徐苗苗:“他外麵有人了?是你和我之前說過的那個崔什麼的人?”

薑彤搖頭,眉眼疲憊:“不知道,以後他怎樣怎樣,都和我沒有關繫了。”

又是一口酒下肚,皺了皺眉頭,不知怎的有種反胃的覺。

徐苗苗無奈地嘆氣一聲:“果然這閃婚啊,就沒有什麼好下場。”

薑彤沉默了。

和厲璟辰的相遇開始於兩年前……

和渣男前任分手後,心非常不好,和好久不見的朋友一起聚餐吃烤,當時厲璟辰也在。

他高大帥氣,英俊的眉眼泛著冷冽的氣息,吃完飯後,厲璟辰主問薑彤要了聯係方式。

兩個人聊了一個多月,薑彤察覺出這個男人對的關心和,他約見麵,態度平平,當時沒心再談。

直到那天晚上,在微信上,醉醺醺地給厲璟辰發了語音。

“厲璟辰……你是不是喜歡我?”

“喝酒了?”

“你就說喜不喜歡我吧,說啊,為什麼天天陪我聊到淩晨兩點半,為什麼給我送玫瑰花……”

“我來找你,這種事我不喜歡在手機上說。”

以為他開玩笑,當時已經淩晨三點多了,他不會來找,沒想到他真的來了,在家樓下,他的寶馬停在小區門口。

那天晚上的風很冷,看見他凍得耳朵都紅了。

也許是酒意的熏陶,請他進了家。

那一晚上,踮起腳尖攀上了他的脖子,主吻上了他的。

人的第一次,此生難忘。

事後的疼痛難忍,沒想到這個男人那麼強悍的,半開玩笑說了句,“你要對我負責。”

厲璟辰說了句:“好。”

可能是他低沉的話溫暖了的心。

也不知道哪筋搭錯了,沖和厲璟辰閃婚了。

結婚的第一天,他就給的無名指戴上了戒指,低頭親吻的指尖,“厲太太,你可要把我套牢了。”

當時,很。

那一年,22歲,他25歲。

如今,24歲,他27歲。

兩年的婚姻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就這麼收場了。

薑彤舉杯,到了邊的酒變得有些苦。

徐苗苗問:“你倆這離婚的家產怎麼分?你可比厲璟辰有錢兩倍。”

邊的朋友都知道,薑彤,妥妥的白富。

雖然薑彤父母在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可父母都很有錢,薑彤大學時候一個月生活費十萬塊,名下有三輛保時捷。

厲璟辰,長得帥氣不假,但他在一家公司做經理,論財力方麵,他比不上薑彤。

作為好閨,徐苗苗很擔心在分家產這方麵,薑彤會吃虧。

薑彤說:“他凈出戶了,那套婚房他買的,他說不要了。我也不要,他的就是他的。不過,他以後不會在南帝了吧。”

“厲璟辰,”

“不順路了,祝你一切都好。”

這是薑彤對厲璟辰說的最後一句話。

於是從今天開始。

薑彤就再也沒見過厲璟辰。璟辰有錢兩倍。”邊的朋友都知道,薑彤,妥妥的白富。雖然薑彤父母在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可父母都很有錢,薑彤大學時候一個月生活費十萬塊,名下有三輛保時捷。厲璟辰,長得帥氣不假,但他在一家公司做經理,論財力方麵,他比不上薑彤。作為好閨,徐苗苗很擔心在分家產這方麵,薑彤會吃虧。薑彤說:“他凈出戶了,那套婚房他買的,他說不要了。我也不要,他的就是他的。不過,他以後不會在南帝了吧。”“厲璟辰,”“不順路了,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