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去掉頭應該能吃?

。”整理完一切資訊之後,一陣睏意湧來,陸澤忍不住打了個哈欠。突然的穿越讓他相當的懵,在消化了記憶之後,他的神已經有些疲憊了,今朝有覺今朝睡,有什麼事明天再想好了。就這樣,陸澤閉上了眼睛,意識飄間,他的視線很快陷了黑暗中。…………當陸澤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天空萬裡無雲,碧藍如洗,溫的照在他的臉上,很暖和,讓他忍不住舒服的瞇了瞇眼睛。微風吹過,青草的香味混合著淡淡的泥土味道湧他的鼻腔,讓他的神一震。果...昏暗無的房間中,陸澤有些迷茫的坐在牀上,視線直直看著前方似乎是某個顯示上閃爍著的細微紅。

他穿越了。

陸澤花了半個小時,總算整理好了原本殘留在腦海中的記憶碎片,瞭解了現狀。

他穿越的並不是古代,也不是異世界,而是未來。

兩千年之後的未來。

人類已經能夠做曲率航行,足跡遍佈銀河係,連銀河係外都有探險團隊涉足,同時,也發現了無數的宇宙種族,和友善的種族建立外聯盟,和暴戾的種族進行過星際戰爭。

和陸澤在地球時代沒兩樣,同樣的外罷了,隻不過更加的注重暴力一些,更加的赤一些。

畢竟對手已經不是人類了。

在和不同的種族戰中,人類發現除了科技之外,越是強大的文明自也越強大,而人類的在他們麵前彷彿嬰兒。

落後就要捱打,要不是依附與同爲類人種族中比較友善的靈族,人類甚至在戰爭中被毀滅。

痛定思痛之後,人類總算是瞭解了生本所擁有的潛力,宇宙中靈氣遍佈,看不見,不著,但是卻可以用和神應,在地球時代被稱爲暗能量。

吸收靈氣,強化自,進行生命的進化已經稱爲了人類聯邦最重視的專案,並寫教育法中。

於是,武道盛行,有天賦的年輕人無一不希稱爲武者,獲得更強的力量,更大的自由,到最後甚至是永恆的生命。

陸澤的前就是這樣的一員。

他的死因完全就是自己太過心急,馬上就要高考了,武者等級已經稱爲了高考的重要指標,前爲了考上最好的聯邦大學,沒日夜的修煉,導致練功的時候行氣出錯,走火魔而死。

沒有什麼廢柴,朋友強勢分手,畢竟前就是個武癡,雖然憑著俊逸的外表,不錯的家世,還有還算中等的武道天賦,倒是有過不生對他暗送秋波。

可惜他的老婆隻有武道,憑實力單不是說說而已。

也沒有什麼得罪了大佬,被人給了,畢竟前也有自知之明,而且這個時代了,城市裡的治安遠比遠古時期的地球時代更好,哪有什麼大佬要費心弄一個普通的小屁孩?

也沒有什麼苦大深仇的家世,非要逆天啥的。

總而言之,前不過是蕓蕓衆生的一員,再平凡不過的普通人罷了,和睦的父母,吃喝不愁的家庭,還有一個可的妹妹……

嘖……汝且去罷,汝之父母與妹吾必好生照顧。

咳,並不是所有人都能爲強大的武者,雖然前有不普通的心氣,可惜沒有與之相符的驚人天賦啊。

現實往往總是啪啪啪的使勁你臉。

努力有用的話,還要天賦幹嘛?

陸澤對於這份並沒有什麼不滿意的,長得帥,有圓滿的家庭,還贈送可的妹妹一隻,這樣的人生是現充沒錯吧??

原本就因爲意外死亡,現在能重活一世,已經是賺到了,還有什麼好不滿的呢?

至於能不能爲強大的武者……得之我幸,失之我命,陸澤並不強求。

畢竟他所在的蘭江星位於人類聯邦的部,安全的很,就算不能爲縱橫星空的強大武者,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這樣就已經很好了,陸澤表示相當滿意穿越之神的安排。

等這次死了之後看看能不能給他打個五星好評,簡直良心啊!

“睡覺睡覺。”

整理完一切資訊之後,一陣睏意湧來,陸澤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突然的穿越讓他相當的懵,在消化了記憶之後,他的神已經有些疲憊了,今朝有覺今朝睡,有什麼事明天再想好了。

就這樣,陸澤閉上了眼睛,意識飄間,他的視線很快陷了黑暗中。

…………

當陸澤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天空萬裡無雲,碧藍如洗,溫的照在他的臉上,很暖和,讓他忍不住舒服的瞇了瞇眼睛。

微風吹過,青草的香味混合著淡淡的泥土味道湧他的鼻腔,讓他的神一震。

果然,清新的空氣讓人有好心啊。陸澤臉上出淡淡的微笑,這樣嘆著。

隨後他臉上的笑容一僵:

等等,好像有什麼不對勁??

他仰躺在地上,天空萬裡無雲,碧藍如洗……個屁啊!!

我特麼不是在被窩裡睡著覺麼??

陸澤刷的坐了起來,有些懵的轉頭看了看周圍,滿腦子全是問號。

他此刻正躺在一草原上,青翠鮮的草上還帶著晨,微風一吹,草原彷彿波浪一般擺了起來。

風景是不錯,但是問題是,他爲什麼會跑到這裡來的??

陸澤有些懵,難道自己剛穿越了之後馬不停蹄的又穿越了一次?

穿越之神真是辛苦了呢,看在他這麼辛苦的份上,給他打個零分評價吧。

有房有妹的夢幻開局變了野外求生,究竟是人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

那麼,問題來了,早上要吃草麼?

陸澤看著的小草,有些無語的想道。

雖然現在肚子不,但是走一步想三步,起碼要把早中晚三餐吃什麼先想好才行啊。

等等!

陸澤突然眼睛一亮,出了有竹的微笑。

肯定是在做夢!

他麵帶自信飛揚的笑容,手在大上狠狠一擰。

“……”

於是,陸澤臉上的笑容瞬間變得走形,劇痛讓他的角不自覺的搐了下,心中暗恨十秒前的自己。

擰的太用力了!!

又沒人在,裝給空氣看麼??

最丟人的還是裝失敗了,還好隻是給空氣看。

果然又穿越了麼?零分評價是跑不了。

就在這時,陸澤突然聽到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從他的背後響起,聲音越來越響,陸澤背後寒炸起,猛地回頭一看。

“握草!”陸澤不自覺地發出了不算禮貌的嘆,順便彎腰手握了一把草。

瞧瞧他發現了什麼?

一隻小白兔!

然而,這隻小白兔有點奇怪,因爲它的型已經完全算不上是‘小’白兔了。

有誰見過一米高的兔子麼?

大白兔也沒這麼大啊喂?!

看著這隻超級大白兔,陸澤忍不住想道,這個,去掉頭應該能吃?

不不不,怎麼能這樣想呢!?

這個殘忍的想法剛一浮現,陸澤就果斷掐掉。

兔頭明明很好吃的!絕對不能去掉!

……

【嚶嚶嚶,新人新書求推薦求票票啊~】視線很快陷了黑暗中。…………當陸澤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天空萬裡無雲,碧藍如洗,溫的照在他的臉上,很暖和,讓他忍不住舒服的瞇了瞇眼睛。微風吹過,青草的香味混合著淡淡的泥土味道湧他的鼻腔,讓他的神一震。果然,清新的空氣讓人有好心啊。陸澤臉上出淡淡的微笑,這樣嘆著。隨後他臉上的笑容一僵:等等,好像有什麼不對勁??他仰躺在地上,天空萬裡無雲,碧藍如洗……個屁啊!!我特麼不是在被窩裡睡著覺麼??陸澤刷的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