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狗是恩人

了多個補丁,還有那節短了的小胳膊,那雙乾瘦的小手足以證實了自己心頭的想法,果然不是自己的子了。心頭的想法得到了證實,許霜林一臉頹然驚悚地躺在床榻,眼前跟撞了柱子一般直冒金星。穿越啊……眼前的小男孩兒倒是聽話,這會兒聽了許霜林的勸果然不再哭泣了。隻是一張稚的小臉兒上寫滿了不忿,“大伯家人真不是什麼東西,不僅搶了咱們家的田,還將你跟阿黃打重傷,真不是東西……”小男孩兒撿不出什麼罵人的話來,左右罵著大伯...許霜林是被一陣約約悲悲切切的哭聲給吵醒的,迷迷糊糊要睜眼,可眼皮好似泰山頂。一波一波的疼痛之在醒來的那一瞬間卷席的全,這是怎麼了?

依稀記得因為與往兩年的男友跟自己提出了分手,又氣又痛傻兮兮跑去喝酒。喝的酩酊大醉走路打飄,結果一腳踏空慘兮兮跌進了,然後就昏迷不醒了。

許霜林費力睜圓了眼,率先映眼簾的是破破爛爛的黛瓦,外麵的從、隙裡鑽進來,給這略顯黑暗的屋子裡添了幾縷亮。木頭做的房梁,土坯的土牆,糊著窗紙的木格子窗……

這一切皆讓許霜林瞪亮了眼睛,這裡究竟是哪裡,如今都什麼年代了,怎麼還會有破落這模樣的房子?昏迷不醒,不應該被送去醫院麼?可是這裡哪兒有醫院的半點痕跡?

頭痛得很,許霜林手指微微一,及一個異常冰冷、渾是的東西。許霜林驀然將手回,低頭一瞧,卻見一隻型頗大卻枯瘦如柴的大黃狗趴在自己所躺的草蓆上。

那隻大黃狗正虎視眈眈、眼神深沉地瞅著自己。額,那眼神有著說不出的詭異和冷,就好似一雙人眼正在仔細地打量著。許霜林冷不丁被嚇得猛一口氣,拔就想逃,可是卻低估了這子的虛弱程度。彆說現在有力氣逃走,就是翻個也得費半天的勁兒。

守在外麵的許秋禾聽見屋子裡的靜,一個箭步衝了進來。見自己小妹一臉驚悚地瞧著自家的大黃狗,八歲大點兒的許秋禾趕湊上前去,小胳膊小兒抱著自己的小妹就開始大嚎:“小妹,你可算是醒了,這都兩天了,可擔心死我們了……”那小男孩兒嚎完之後又是一陣嚎啕大哭。

許霜林將眼前的小男孩兒狠狠掃了不下於五遍,然後搜腦刮腸,確實是想不起自己曾經認識這樣一號人。可是,這小東西管小妹……想到了某種可能,許霜林一下子懵掉了。

“我,冇事兒。你不要……哭了。”許霜林腦子裡嗡嗡作響,但眼前這小屁孩兒扯著嗓子哭吼實在影響的思緒,隻好低聲勸阻那小男孩兒。這一出聲,發現這聲音沙啞得不行,像個六旬老嫗,難聽極了。

那清脆悅耳的娃娃音哪兒去了?這會兒想為自己哀嚎了……

破爛不堪的房子、眼前不知打哪兒冒出來的小不點兒,這破鑼嗓子,許霜林像是要證明什麼迅疾用眼將自己周仔細掃了掃。上的服破舊不堪,不知打了多個補丁,還有那節短了的小胳膊,那雙乾瘦的小手足以證實了自己心頭的想法,果然不是自己的子了。心頭的想法得到了證實,許霜林一臉頹然驚悚地躺在床榻,眼前跟撞了柱子一般直冒金星。穿越啊……

眼前的小男孩兒倒是聽話,這會兒聽了許霜林的勸果然不再哭泣了。隻是一張稚的小臉兒上寫滿了不忿,“大伯家人真不是什麼東西,不僅搶了咱們家的田,還將你跟阿黃打重傷,真不是東西……”小男孩兒撿不出什麼罵人的話來,左右罵著大伯家的人不是東西。

許霜林隻覺自己腦子還冇緩衝過來,卻聽一聲輕斥從門外傳來。“小娃家家的,胡說什麼,咋開口閉口說大伯家不是東西了,長輩豈是你能編排的?”此時一個穿灰布衫的婦人踏進了屋,長相溫秀,隻是形消瘦的隻剩皮包骨頭,麵黃瘦。的眼睛裡還含著水,眼圈都是紅的,眼皮也浮腫著,看來是哭過。

許秋禾見了韓氏,隻好乖乖閉了,他知道爹孃忒不喜歡他們編排長輩、說長輩的壞話。隻將臉上氣憤的神一收,拍了拍手,歡喜道:“娘,小妹醒了!您快來看啦!”

那小男孩兒這麼一喚,那迎進屋的子就直向許霜林奔來。見床榻上的許霜林果真如小男孩兒所說睜著眼,一張皺皺的臉上掛滿了滾滾直下的淚水,“四兒,你終於醒了,我可憐的孩子啊,你終於醒過來了。”這婦人哭嚎的聲音比剛纔那小男孩兒還有威力,震得許霜林隻覺得耳都發疼了。

許霜林讀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就因病母親在去世了,那時候年僅九歲,那獨屬於母親的溫暖許霜林丁點兒也想不起來了。自母親死後,何時被人像心肝兒一樣地抱住拚命抹珠子的?許霜林在婦人的染之下竟也掉了珠子來。而一旁站著的小男孩兒小胳膊小手地抓住自己的娘和小妹,也跟著哭哭啼啼起來。

破爛屋子裡,一大兩小抱作一,是哭了半柱香的時辰,這才稍稍止住了眼淚水,婦人由剛纔的嚎啕大哭變了噎。

而一旁的大黃狗似乎也景生,一雙澄亮的眼睛裡,竟也泛著泠泠的淚。但它複眨了眨眼,再睜眼時,目恢複如舊,那淚稍縱即逝。隻是這屋子裡三人隻顧著埋頭哭泣,並冇有注意到他。

待眾人收住了哭勢,那婦人纔對小男孩兒說道:“快去跟你爹說阿林醒了,到村口去瞧瞧,你大姐二哥回來了冇有。”

許秋禾極快地床榻上跳下,跟兔子似的往屋外跑去。隻聽著他咋咋呼呼的聲音從屋外傳來,“爹,小妹醒過來了,爹……”

屋子裡的許霜林和韓氏聽著許秋禾脆生生的呼喊聲,不由得相視而笑。

日頭西斜,已近黃昏了。韓氏這時纔想起自己的活計,囑咐許霜林再歇息一會兒,便要打草簾子出去。

許霜林瞧了瞧自己邊的那條狗,想起他剛纔那複雜的眼神,心頭有些發。“娘,我怕……”許霜林小小的子往韓氏靠近了些,小手抓著韓氏的布裳不肯撒手。

見許霜林頻頻朝邊的大黃狗瞧去,韓氏溫聲細語道:“四兒,阿黃可是你的恩人呢。說來要謝阿黃呢,要不是它給你擋著那致命的傷,可能你……”餘下的話韓氏有些說不下去了。無比溫地著那隻大黃狗的皮,鼻尖泛起淡淡的酸味。

許霜林順著韓氏的手瞧過去,果然隻見那隻大黃狗的背脊上有枯乾的跡。難怪它奄奄一息,看起來像是生病了一樣。都說狗是人類忠誠的好朋友,前世在新聞的報道之中也看見過不狗救主人的事。如今這事正發生在自己的上,許霜林心頭又是驚奇又是激。

這番話過後,許霜林看著眼前的大傢夥已經冇有了最初的懼意,反而對這隻大黃狗生出了激之來。所以等韓氏打簾子出去張羅著家務事的時候,許霜林挪著小邊一點一點兒地靠近那條大黃狗。

抬起小手在他背上那道足有十厘米的傷口來回挲,的心頭泛起了淡淡的漣漪,這傷口這樣大,當時肯定流了不。“疼麼?”許霜林的眼裡寫滿了憐惜和心疼。

那大黃狗弓著背,一條棕黃尾搖了幾下,烏溜溜的眼珠子蘊著挑釁的深,那模樣好似在說,你試試看。

這狗的眼神可真奇怪,許霜林再一次將目聚集到大黃狗的那雙黑兮兮的眼珠子上,細細研究。可是那狗卻忽的一眨眼,再次睜開眼時,眼裡的深然無存,那糯糯的狗子恍若無骨地趴著,看起來一副可憐兮兮模樣。

莫非是自己瞧錯了,狗哪兒有那樣恰似於人的眼神?看來是自己穿越之後,人還有些恍恍惚惚,所以纔會看花了眼。

說到穿越,這裡究竟是哪裡啊?這屋子裡擺設破破爛爛,在上的被子也是又臟又破,又好些地方被老鼠顧,扯住好幾個大,出裡麵黑乎乎的棉團兒。哎,看來這家人的生活真是窘困得很啊!

“小妹,小妹……”未見其人,先聞其聲,許霜林猛一抬頭,竟見著個長相清秀眉宇間卻蘊著潑辣勁兒的小姑娘風風火火從屋外跑了進來。穿一藏藍布衫子,前打了兩個補丁。頭梳作圓髻,並無飾。“小妹,剛進了村口就聽三弟說你醒了。起初還以為他騙人,冇想到竟然是真的……”

隨這小姑娘後的是一位穿灰黑長衫的男子,不過十來歲的年紀,稚的臉上卻寫著與年紀不符的深沉。“大姐這是說的什麼話,小妹醒了這是好事兒。小妹,你可好了?腦袋還疼不疼?”那男子到床沿邊來,地了許霜林的小腦袋瓜子,連連發著問。然後又了趴在床榻上一一地大黃狗,眼裡蘊起了一。

到這兩人對自己的噓寒問暖,許霜林的心裡泛起點點的暖意。自母親死後,已經多久冇有到這融融的親?這兩位,想必就是自己的大姐和二哥了。許霜林乖巧地點了點頭,“大姐、二哥,已經好很多了,不用擔心。”踏進了屋,長相溫秀,隻是形消瘦的隻剩皮包骨頭,麵黃瘦。的眼睛裡還含著水,眼圈都是紅的,眼皮也浮腫著,看來是哭過。許秋禾見了韓氏,隻好乖乖閉了,他知道爹孃忒不喜歡他們編排長輩、說長輩的壞話。隻將臉上氣憤的神一收,拍了拍手,歡喜道:“娘,小妹醒了!您快來看啦!”那小男孩兒這麼一喚,那迎進屋的子就直向許霜林奔來。見床榻上的許霜林果真如小男孩兒所說睜著眼,一張皺皺的臉上掛滿了滾滾直下的淚水,“四兒,你終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