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救美女

皺眉,低頭看了一下臉越來越蒼白的茅羽曦,歎道,“好吧,大家都背過去,沒有熊醫生的話,誰也不能轉。”學生們都很聽話,馬上就全都轉過去,臉朝外,背朝裏,隻有心珺沒有這樣做,畢竟,對熊宇不能徹底放心,萬一他會在沒人監視的況下會對茅羽曦非禮呢。熊宇見狀,翻了翻白眼,說道:“老師,有句話我先說在前麵,醫者跟前無男,等會兒無論我做出什麽舉來,都是為了救人,你千萬不要大驚小怪,不然的話,無論是耽誤了救人,還是對...“這裏簡直就是世外桃源啊,估計男人來了沒有願意走的。”

走在商城大學的校園裏,看著邊不住閃過的一個個青春,熊宇心裏慨不已啊,從學校門口走到這裏已經十幾分鍾了,他還沒見到一個長得醜的學生呢,最差的一個也是普通相貌。

商城大學,是一所綜合大學,是華夏國D7聯盟的一所大學,在華夏國的排名僅次於盛都的京華大學和燕京大學,排名第三位。

商城大學的校長,名米素芳,是一個人,今年五十三歲,當商城大學校長已經有十五年了,在教育界有很高的知名度。

這倒也就罷了,商城大學除了米素芳這個校長之外,還有七個副校長,最矚目的是兩位副校長中的一個,名邱虹馨,今年隻有二十五歲。

而邱虹馨呢,正是熊宇的未婚妻,熊宇這一次回到商城市,就是準備遵從他爺爺的命,跟邱虹馨完婚的。

又走了幾分鍾,來到一個場附近,場中一個老師正帶著一群學生在上育課,有打排球的,有打乒乓球的,有玩羽球的,也有矇眼玩遊戲的,那個老師正監督十幾個生做仰臥起坐,簡直就是一群麗的蝴蝶在綠茵草地上飛舞啊,熊宇本能地停了下來。

熊宇沒上過學,更沒上過大學,不知道現在大學校園裏流行育課分男上課,便很好奇為何老師和學生都是的。熊宇停在這裏,也引得那些學生們的一陣好奇觀,按照商城大學的規定,上課期間如有外人探訪,一般是不讓的,特殊況也得被訪人員去門口接人。

忽然,一聲驚傳來,這些麗蝴蝶的飛舞馬上就了起來,熊宇也好奇地跟著走了過去,卻是一個同學在做仰臥起坐的時候,突然間暈倒了。

這個同學,應該是這些學生中最漂亮的一個,瓜子臉,柳葉眉,睫長而,瓊鼻櫻,雪白如玉,雖然因為暈倒而看不到的眼睛,但熊宇相信,這個孩的眼睛一定也很。

育老師也是個,此刻正蹲在暈倒孩的邊,簡單檢視了一下暈倒孩的況,擺了擺手道:“大家都散開點,不要影響空氣流通,我現在就對羽曦做人工呼吸。”

馬上,同學們一起向外散去,圍一個大圈,直徑足足有二十米,全都盯著育老師和那個羽曦的孩,那個暈倒孩的全名茅羽曦。

但是,結果很失敗,育老師對茅羽曦做了足足五分鍾的人工呼吸,還不住地按的腹部,累得連連,香汗都流出來了,但茅羽曦依然還沒有清醒的跡象。

“老師。”這時候,見育老師還準備繼續,一個生喊道,“要不,把羽曦送到校醫院吧?”

心珺直起腰來,著茅羽曦蒼白的臉,點了點頭道:“好吧。”

“慢著。”見幾個同學上前,準備將茅羽曦架起來,熊宇馬上就喊了一聲,上前一步,來到茅羽曦邊,細細觀察了一下的臉,一臉凝重地說道,“老師,這位同學應該是心髒突然衰竭才暈倒的,不能被隨意挪,不然的話,會有命危險的。”

就在這時,剛才那個生忽然道:“是啊,老師,我想起來了,羽曦以前跟我說過,有一次暈倒,被送到醫院,一路顛簸之下,結果差點沒命,對了,羽曦上有藥,吃了藥應該就好了。”

心珺急忙手掏了掏茅羽曦的兜,還真是找出一個小藥瓶子,但是,開啟之後,裏麵竟然是空的,隻是撲麵而來一濃濃的中藥味道。

“拿來我看看。”熊宇走到近前,手將那個小藥瓶子要過來,仔細聞了一下,點了點頭道,“果然是心髒衰竭的原因造的,這藥是十三種中藥製,全都是治療心髒的中藥,開藥方的人是個高手。”

心珺這才站起來,了額頭的細汗,仔細打量了一下熊宇,問道:“請問您是……”

熊宇微微一笑道:“我是學中醫的,我熊宇,。”

心珺點了點頭,問道:“熊先生,請問您有什麽好辦法能讓醒過來嗎?”

熊宇看了茅羽曦一眼,說道:“隻能是人工呼吸,最好配合心髒按。”

心珺愣了一下,說道:“我剛才已經人工呼吸過了,也對心髒部位按過了,但卻沒有任何效果,剛才您也看到了吧。”

熊宇看了一眼心珺的櫻桃小口,笑著說道:“是因為心髒衰竭造的暈厥,跟普通人的暈厥是不一樣的,需要超強肺活量的人給做人工呼吸,我可以救,而且,必須要在十分鍾之把救醒,不然的話,就危險了。”

“這……”心珺看了一下手錶,茅羽曦暈厥的時間差不多有八分鍾了,心下不猶豫,考慮著熊宇的話,想著他是真的能救人,還是想趁機占茅羽曦的便宜。

想想茅羽曦的背景,本不是能得罪得起的,萬一茅羽曦真有個三長兩短,隻怕會吃不了兜著走,再說了,熊宇能出現在這裏,肯定是校醫院的醫生,肯定不會在這個時候做什麽猥瑣的事,於是就咬了咬牙道:“好吧,熊醫生,麻煩你了。”

熊宇微微一笑道:“不用客氣,我是醫生,救死扶傷是我的職責,嗯,老師,麻煩你們都背過去吧,不然的話,我有點放不開手腳。”

“放不開手腳?”心珺皺了皺眉,低頭看了一下臉越來越蒼白的茅羽曦,歎道,“好吧,大家都背過去,沒有熊醫生的話,誰也不能轉。”

學生們都很聽話,馬上就全都轉過去,臉朝外,背朝裏,隻有心珺沒有這樣做,畢竟,對熊宇不能徹底放心,萬一他會在沒人監視的況下會對茅羽曦非禮呢。

熊宇見狀,翻了翻白眼,說道:“老師,有句話我先說在前麵,醫者跟前無男,等會兒無論我做出什麽舉來,都是為了救人,你千萬不要大驚小怪,不然的話,無論是耽誤了救人,還是對的聲譽,都不是什麽好事。”

心珺猶豫了一下,看看時間快九分鍾了,隻得點了點頭。

熊宇這才馬上就蹲下子,一把抓住茅羽曦的上,向上一掀,驚得心珺忍不住問道:“你…你要幹什麽?”

“肯定是解開的罩,你是育老師,肯定學過一些自救知識,不會連這也不會吧。”熊宇沒有抬頭,一邊回答心珺的問題,一邊將手到茅羽曦的後,解開了罩的掛鉤。

心珺登時俏臉一紅,的確,這一點剛才疏忽了,該早點解開茅羽曦的罩的。

然後,熊宇抬起頭來,一臉嚴肅地對心珺說道:“接下來我就開始救人了,能不能度過危險,就在此一舉了,你千萬不要打攪我。”

“真絮叨。”心珺點了點頭,驚訝地看著熊宇將茅羽曦的罩摘下,出那一雙雪白傲立的。

接著,熊宇將右手按在了左邊的那一隻上,再伏下子,吻在了茅羽曦的櫻之上,深吸一口氣,度進了茅羽曦的口中……

心珺急忙轉首向四下去,發現沒有一個同學回頭看,這才鬆了一口氣,心中暗想,萬一被人看到,羽曦的名聲真的就完了。:“好吧。”“慢著。”見幾個同學上前,準備將茅羽曦架起來,熊宇馬上就喊了一聲,上前一步,來到茅羽曦邊,細細觀察了一下的臉,一臉凝重地說道,“老師,這位同學應該是心髒突然衰竭才暈倒的,不能被隨意挪,不然的話,會有命危險的。”就在這時,剛才那個生忽然道:“是啊,老師,我想起來了,羽曦以前跟我說過,有一次暈倒,被送到醫院,一路顛簸之下,結果差點沒命,對了,羽曦上有藥,吃了藥應該就好了。”心珺急忙手掏了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