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監獄門口的婚禮

大,不愧是在獄裡憋久的男人……“好看嗎?”低沉的男聲在阮茹曦的頭頂響起,阮茹曦下意識的用被單把自己的擋起來。抬頭一看,原來是厲爵琛。他手上拿著一套寬大的家居服,還有一塑料袋包子。“起來吃飯。”厲爵琛把服扔給了阮茹曦。阮茹曦這才意識到,自己除了那被撕碎的婚紗,沒有常服可以更換。想不到他心思這麼縝,阮茹曦有些。換上家居服來到餐廳。“謝謝你給我帶服,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去醫院見我媽媽。”阮茹曦下意識道...穿著一廉價婚紗的阮茹曦被丟在了秦城第一監獄大門口。

“在這裡好好等著,你男人一會兒出來。”

舅舅阮龍天威脅道:“記住,你現在是阮月彤,不是阮茹曦,不要給我耍花招!”

阮茹曦抖道:“我知道!但是你要好好照顧我媽媽!我明天就要去看!”

“明天的事明天再說。”阮龍天說完直接關上車門揚長而去。

站在監獄門口的阮茹曦絕的閉上眼睛。

世界上應該沒有人會像一樣,在監獄門口進行婚禮,而的丈夫厲爵琛,甚至還在裡麵辦理出獄手續。

想到厲爵琛這個名字,阮茹曦害怕的抖起來。

秦城的人都在傳這個厲爵琛無惡不作,手段極其狠,是個無藥可救的狂魔。

他本來求娶的是自己的表妹阮月彤,還給阮家送來了五百萬的彩禮。

誰知道阮月彤收了彩禮錢,轉頭就表示自己不可能嫁給厲爵琛這樣的罪犯,直接迫阮茹曦替嫁過去。

“你不要忘了,我爸爸纔是你媽媽的第一監護人!你要是不去,這輩子別想見你媽了!我現在就讓我爸就去醫院宣佈放棄治療!”

阮月彤的話回在阮茹曦耳邊。

為了媽媽的生命安全,阮茹曦隻能含淚替嫁。

監獄大門開啟,從裡麵走出一個高修長的男人。

阮茹曦看到他的一瞬間呼吸一滯。

男人並不像想象中的那麼兇神惡煞,而是擁有一張致到足夠讓男明星們汗的臉。

“你是阮月彤?”厲爵琛冷漠的掃了一眼阮茹曦。

阮茹曦輕輕的點了點頭,強裝淡定,想讓自己表現的更自然一點。

“走吧。”厲爵琛避開,獨自向前走。

阮茹曦紅著臉尷尬跟上。

竟然被厲爵琛嫌棄了!

還有什麼比新婚丈夫不待見自己更尷尬的事嗎?

阮茹曦跟著厲爵琛來到監獄前麵的小村子的一間出租平房裡。

這裡的門還有窗框都是歪的,玻璃都碎掉了好幾塊,房間裡麵到都是汙漬。

住在這樣的環境裡倒是其次,阮茹曦最害怕的還是厲爵琛沖之下做出一些傷害的事。

惹不起躲得起,阮茹曦選擇用做家務逃避問題。

但是能覺到厲爵琛注視著的目。

那是一種審視中帶著一熾熱的目,好像就是他唾手可得的獵一般。

這樣自信從容的眼神,阮茹曦從來都沒有在別的男人上過。

夜,阮茹曦的心臟砰砰跳。

新婚夜應該做什麼很清楚。

隻是從來都沒有過經驗,本不知道要如何應對。

況且厲爵琛還是一個在監獄裡憋久了的男人……

可是現實由不得害怕,必須用今晚把厲爵琛牢牢拴住。

“老公……”阮茹曦鼓起勇氣說:“我們休息吧。”

厲爵琛俊逸的麵龐突然在阮茹曦眼前放大,兩個人的氣息融在一起。

從來沒有跟男人如此近距離接的阮茹曦差點驚出聲。

“你很乖,這個稱呼我很滿意。”厲爵琛出他修長的手指了阮茹曦的耳垂。

“如果不是看你張,我不會等到現在。”他近阮茹曦的耳邊用低沉的聲音說。

阮茹曦被男人熾熱的氣息撥到腰。

“你是我老公……我不會躲的。”阮茹曦越說聲音越小,最後得說不出話。

刺啦一聲,阮茹曦上的廉價婚紗被直接撕碎。

在床上的阮茹曦也像婚紗一樣,非常的麗,也異常的脆弱,不過確實踐行了自己的諾言。

無論厲爵琛做什麼,提了什麼要求,都沒有躲。

累到失語的阮茹曦最後隻能的趴在厲爵琛的口。

“這是你第一次?”厲爵琛問。

阮茹曦輕輕的點了點頭。

耗盡力的阮茹曦再也撐不住,靠著男人緩緩睡去。

厲爵琛低頭,用手輕輕小妻子人的麵容。

他有創傷障礙應激綜合征,但是卻能近他的,甚至讓他不已。

本來是為了遵循祖姥姥的願娶妻,娶回家的卻是這樣的妙人。

安好阮茹曦,厲爵琛走到院子裡撥通電話。

“老大!您什麼時候回來啊?”他的助手葉溢在電話那頭說:“厲家的人知道你無罪釋放之後都氣瘋了!”

“讓他們再鬧一鬧。”厲爵琛不屑道。

“老大,您這一招真是高!當年他們陷害你獄,還覺得你這下子栽了!誰能想到你本是將計就計,在獄裡把事都算計完了。”葉溢激道:“他們還以為你三年才找到新證據翻案,其實你隻是等事都穩妥之後纔出來的!”

“好了,這些事都過去了。”厲爵琛吩咐道:“我是帝江蜚濂的事,你繼續藏,現在還不是我出麵的時候。”

葉溢機靈道:“我知道!一切給我去辦!”

結束通話電話,厲爵琛回到臥室。

阮茹曦在昏黃的燈下仍舊顯得那麼人。

這麼可心的妻子,今天這樣寒酸的婚禮與婚紗真是委屈了,當他不需要藏鋒芒之後,他會給辦一場盛大的婚禮,讓做全天下人都羨慕的新娘。

第二天一早,阮茹曦醒來。

發現自己邊沒有厲爵琛的影後,阮茹曦有些失落。

什麼臭男人,昨天弄弄的那麼放肆,早上就不見人影了。

阮茹曦強忍自己上的痠痛,從被窩裡爬出來。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上竟然有那麼多曖昧的痕跡,從脖子到大,不愧是在獄裡憋久的男人……

“好看嗎?”

低沉的男聲在阮茹曦的頭頂響起,阮茹曦下意識的用被單把自己的擋起來。

抬頭一看,原來是厲爵琛。

他手上拿著一套寬大的家居服,還有一塑料袋包子。

“起來吃飯。”厲爵琛把服扔給了阮茹曦。

阮茹曦這才意識到,自己除了那被撕碎的婚紗,沒有常服可以更換。

想不到他心思這麼縝,阮茹曦有些。

換上家居服來到餐廳。

“謝謝你給我帶服,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去醫院見我媽媽。”阮茹曦下意識道。

厲爵琛眉頭一皺,捕捉到這句話中的矛盾點。

“我記得阮夫人很健康,你為什麼要去醫院見?”厲爵琛皺眉。

糟了!自己現在就說了!阮茹曦瞬間哽住。……可是現實由不得害怕,必須用今晚把厲爵琛牢牢拴住。“老公……”阮茹曦鼓起勇氣說:“我們休息吧。”厲爵琛俊逸的麵龐突然在阮茹曦眼前放大,兩個人的氣息融在一起。從來沒有跟男人如此近距離接的阮茹曦差點驚出聲。“你很乖,這個稱呼我很滿意。”厲爵琛出他修長的手指了阮茹曦的耳垂。“如果不是看你張,我不會等到現在。”他近阮茹曦的耳邊用低沉的聲音說。阮茹曦被男人熾熱的氣息撥到腰。“你是我老公……我不會躲的。”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