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孽緣說來就來

辨的鬥篷,一瘸一拐進了山。抬眼,隻見空闊的壁前方,端端正正懸著一幅泛黃古畫。薑奈高不足三尺,圓溜溜的小腦袋仰著。瞅了好一會兒,這才喃喃自語,“奇怪。”這荒郊野外一山,誰這麼無聊掛一幅人圖在此?小姑娘靠著壁坐下,探手懷取出一顆鐵珠,眼皮都不曾抬一下,嗖地彈指飛出。沙石簌簌而落,畫卷飄飄然墜手。展開一觀,隻見畫中獨棟木樓,清泉霧氣氤氳間,立著一名白墨發、修眉鬢的年郎君。領微敞,出一片雪。朗目如星,瞳生...初冬時節,臨晚雨歇。

薑奈了上臟兮兮不辨的鬥篷,一瘸一拐進了山。

抬眼,隻見空闊的壁前方,端端正正懸著一幅泛黃古畫。

薑奈高不足三尺,圓溜溜的小腦袋仰著。

瞅了好一會兒,這才喃喃自語,“奇怪。”

這荒郊野外一山,誰這麼無聊掛一幅人圖在此?

小姑娘靠著壁坐下,探手懷取出一顆鐵珠,眼皮都不曾抬一下,嗖地彈指飛出。

沙石簌簌而落,畫卷飄飄然墜手。

展開一觀,隻見畫中獨棟木樓,清泉霧氣氤氳間,立著一名白墨發、修眉鬢的年郎君。

領微敞,出一片雪。

朗目如星,瞳生琉璃。

白如玉如,薄微啟間,似要附人耳畔溫聲語幾句。

畫的真正是惟妙惟肖妙不可言,如夢似幻仿若真人蒞臨。

小姑娘暗道一聲稀奇:看畫中此人奇骨貫頂、瞳異於常人,倒是莫名有種帝君之相。

隨手將畫丟到一旁,歇了會兒便徑自到口搗鼓一陣,用石頭與樹枝做了個簡易的捕獵機關。

隨後就鹹魚一樣地睡去了……

如今還小,力神皆不夠強大,必須時時補充睡眠纔有利於生長。

睡到半夜,被一陣細微的撲棱聲驚醒。

薑奈坐起來,下意識了小,發覺扭到之已好轉些許。

這貨蹦躂起到口一看。

隻見一隻發稀疏的小野,正落在守株待的捕獵機關中,撲騰得歡呢。

沒想到竟要自己手填飽肚子。

薑奈心疼了自己兩秒,便就著火,烤起手裡的小野,心中不免生出半點愁緒。

之前在李家屯時,過慣來手飯來張口的鹹魚日子,這才宿一晚,就覺心有餘而力不足。

外撲進一陣幽幽的風,將火苗吹得飄忽不定時斷時續。

眼看這火苗即要歇菜,薑奈隨手取過那張泛黃畫軸捲了卷,就著火最盛的地方取點火,扔到乾樹枝上。

人圖就在火中緩緩燃燒起來。

從畫卷下方徐徐往上燒著。

薑奈一心盯著的烤野,隻隨意瞥了那畫一眼,神卻驀地一愣。

好像不是自己眼花?

此畫初初展開時,圖中男應是立在小樓清泉邊上的吧?

可如今再看,那年居然褪了白,靜坐於清泉。

氤氳的霧氣彌漫在他全,冉冉而升,看上去倒是一副仙氣蒸騰之態。

這可真是邪門,畫中年竟會?

薑奈驚了一驚,二話不說直接用樹杈挑起一簇烈火,撲在剩下的半截畫紙上。

卻見靜坐於清泉的年,陡然張開雙目,怒眼瞪向自己。

那雙淡若琉璃的瞳眸,染上一愕然與驚怒加。

呃,這特麼畫裡的人好像是活的?

小姑娘後知後覺反應過來。

該不會是什麼千年老鬼被封印在古舊畫軸裡,而自己則一不小心,誤打誤撞燒了他的魂魄容?

薑奈:……

這是怎樣的一段孽緣啊?心有餘而力不足。外撲進一陣幽幽的風,將火苗吹得飄忽不定時斷時續。眼看這火苗即要歇菜,薑奈隨手取過那張泛黃畫軸捲了卷,就著火最盛的地方取點火,扔到乾樹枝上。人圖就在火中緩緩燃燒起來。從畫卷下方徐徐往上燒著。薑奈一心盯著的烤野,隻隨意瞥了那畫一眼,神卻驀地一愣。好像不是自己眼花?此畫初初展開時,圖中男應是立在小樓清泉邊上的吧?可如今再看,那年居然褪了白,靜坐於清泉。氤氳的霧氣彌漫在他全,冉冉而升,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