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

冰冷堅的獠牙,深深刺許峰的瞬間,許峰手中那把一尺多長的暗金級短劍—蟲鋒之腥獠牙,也同時刺了嗜蟲人脖頸甲殼的接,紫紅的鮮噴了許峰一頭一臉;嗜蟲人的作突然變得卡頓起來,不由自主的開始搐。“去死,去死!”許峰大吼著,手中泛著暗金澤的短劍,不停的拔出,,拔出,……最終,嗜蟲人泛著猩紅澤的眼神,變得暗淡起來,猙獰的麵容也變得僵,腦袋低垂,抵著許峰的口一不。噗!在殺死嗜蟲人的同時,許峰忍不住噴了口鮮,此時他的...“去死!”

嗜蟲人冰冷堅的獠牙,深深刺許峰的瞬間,許峰手中那把一尺多長的暗金級短劍—蟲鋒之腥獠牙,也同時刺了嗜蟲人脖頸甲殼的接,紫紅的鮮噴了許峰一頭一臉;

嗜蟲人的作突然變得卡頓起來,不由自主的開始搐。

“去死,去死!”許峰大吼著,手中泛著暗金澤的短劍,不停的拔出,,拔出,……

最終,嗜蟲人泛著猩紅澤的眼神,變得暗淡起來,猙獰的麵容也變得僵,腦袋低垂,抵著許峰的口一不。

噗!

在殺死嗜蟲人的同時,許峰忍不住噴了口鮮,此時他的量已經降低到個位數,而且狀態列中還出現了“流”狀態,他揹包中所有的補給藥品都已消耗一空……

“難道,我就要死在這裡了嗎?嗬嗬……”許峰輕輕的咳著,角泛起沫,此時他覺越來越冷。

“十年了,和這些侵者戰鬥了十年,我,我也累了,阿峰,曉琳,你們,等著我,咳咳……”

“嘶~,嘶~,,,鮮的味道~”不遠,一個高大的黑影從叢林中慢慢走了出來,它低吼著,仰著頭在空中使勁嗅了嗅,猩紅的眼睛中,流出嗜的芒。

許峰渾無力,鮮從傷口噴湧而出,此時,他已經覺不到腹部傷口的疼痛,看著朝自己撲過來的嗜蟲人,許峰角微微翹起,無力的閉上雙眼,靜靜等待死亡的降臨。

……

“喂,醒醒,已經到終點站了!”

昏睡中,許峰覺有個人輕輕推了下自己的肩膀。下意識間,許峰右手猛的朝著聲音的地方探去。十年的生死搏殺,與外星蟲族,變異怪,甚至是自己的同類—人類,每一次,許峰都是歷經生死考驗,在鮮與殺戮中茍活到現在,這十年裡,許峰的,已經產生了條件反,所有想要靠近自己的生,首先要承的就是自己的雷霆一擊。

“啊~”一聲孩尖銳的聲響起。

許峰睜開雙眼,此時,他的右手已抓住一個孩的脖頸,孩雙手抓著許峰的胳膊,兩眼中流出恐懼的神。

“這,這是哪裡?嗜蟲人呢?我,我竟然沒有死……”許峰眼中出疑的神,鬆開了右手,起上穿的T恤,想要看一看被蟲人刺穿的口,然而,他什麼也沒有發現,此時他的口一片白皙,沒有一點傷痕。

“竟然連傷口都沒有!”著自己的口,許峰一臉驚喜加的神。

王穎渾抖,看向許峰的眼神中,滿是驚恐,看著對麵的男孩變態的起自己的服,一邊自己的口,一邊臉上出“猥瑣”的表,王穎慢慢朝後退去,在離開許峰一段距離,看對方並沒有要追過來抓自己的樣子,連忙捂著,轉從車廂逃了出去。

“親的乘客朋友們,你們好,現在已經地鐵已經到達終點站——啓新車站,地鐵將在這裡停留三十分鐘之後,即將返程,請到站的乘客,馬上離開車廂,謝謝合作!”此時,地鐵車廂響起了提示聲音,催促還未離開的乘客離開車廂。

“這,這是……”許峰擡眼了下車窗外,此時車站很是擁,大部分的人都急匆匆的朝著地鐵出站口走去。

擡頭看了一眼車廂上的電子鐘錶:2032年9月28日,19:36

“這是,這是十年之前,我,我剛剛下班,正坐地鐵回家?”許峰腦海中閃現出一個片段,他似乎想起了什麼。

“這是十年之前!”許峰滿臉激,突然在心中大吼起來:“我,我這是重生了!”

“小夥子,已經終點站了,你到底下不下車?難道是坐過站,打算再坐回去?”一個四十多歲,穿著製服的人,拿著掃把和垃圾桶看了一眼滿臉激的許峰,問道。

“沒,沒,我就是這站!”許峰抑住激的心,滿臉笑容的朝著那個婦點點頭說道。

“神經病!”婦看了一眼急匆匆離開的許峰,低聲罵了一句,開始打掃車廂。

……

“該死,既然是重生,爲什麼不讓我重生的時間提前一些!”看了一眼手錶,許峰突然變得張起來。

“今天不就是地球末日開始的那一天,大災難是2032年,9月28日,下午20:00整開始的,現在離地球末日隻剩下二十幾分鍾了,而且,我還人流量最大的車站!”許峰一臉懊惱的神,回頭看了一眼已經關閉車門的地鐵,恨不得現在立刻躲在地鐵裡。

“酒店,對了,啓新車站外有一個五星級酒店!”許峰眼睛一亮。

“末日開啓的第一天,是外星虛空蟲族的侵,它們會寄生到任何一個地球生的,甚至就連植,它們也能寄生,使之變恐怖的怪。”許峰出回憶的神“不過,我記得末日剛開始的時候,隻是蟲族的侵,到時候隻需要暫避鋒芒,儘量找個地方躲起來,最多半個小時,就會出現轉機。”

“現在,這附近最安全的地方,就是那個五星級酒店!”許峰想到這裡,立刻朝著記憶中的五星級酒店跑去。

海瀾酒店,是臨海城爲數不多的幾家五星級酒店,此時酒店的人不多,進來開房的人更。前臺的迎賓小姐,看到一個男子快步走了過來,連忙站起來,雙手疊放在腹部,彎腰說道:“歡迎臨海瀾,請問有什麼能夠幫到您的。”

五星級酒店的前臺迎賓,相貌自然出衆,特別是上穿的製服,似乎特意採用瘦款式,將口裹得鼓鼓囊囊,很是人。

“麻煩給我開個標間。”許峰將份證遞了過去,此時正是爭分奪秒的時刻,許峰的目並未在前臺迎賓的上停留片刻。

酒店前臺的迎賓小姐微微一笑,雙手接過許峰的份證,說道:“這位先生您好,標間一晚需要一千六百六十元,從您住開始計時,到明天中午的兩點鐘。不知道先生要住多久。”

“一晚。”

“好的,押金五百。”

許峰開啟錢包,出一張銀行卡遞了過去,擡頭看了一眼酒店前臺掛著的鐘表,19:50,還有十分鐘。

“麻煩快一點。”許峰微微皺眉道。

“好的,手續已經辦完了,您的房間在3206,先生請收好您的份證和銀行卡,這張是房卡。”

許峰一把抓過東西,朝電梯走去,時間還很充裕,應該還來得及,許峰有些張。

來到房間,許峰剛把門關上,正準備去拉上窗簾,就聽見外麵轟隆一聲巨響,彷彿晴天霹靂,震的整幢大樓都微微抖起來。

“開始了,地球的災難。”許峰站在窗戶旁邊,掀開一角窗簾,著外麵。

“最先侵地球的,是外星虛空蟲族的黑甲蟲,它們並不強大,普通人隻要小心一些,也能輕易的對付兩三隻,隻不過,它們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許峰一邊嘆息,一邊擡頭朝天空去。

此時頭頂碧藍的天空,彷彿一麵巨大的鏡麵,隻是在鏡麵上,開始出現一道道,一條條的裂紋,這些裂紋好似要把天空扯碎一般,每一條都至有十幾公裡長。

裂紋背後,是無盡的深邃虛空,很快,等到裂紋稍稍穩定些的時候,從那些虛空裂中,飛出無數黑的蟲子,彷彿烏雲,龍捲風一般,朝著地球上的生撲了過來。

“災難,這些外星生,對地球來說,簡直就是一場浩劫!不過,對於那些外星種族來說,卻是一場盛宴,首先侵的,虛空蟲族,接下來,還會有別的外星種族加爭奪地球資源的盛宴之中,它們會陸續加分食地球的這場盛宴中來,直到將地球的資源全部耗盡,或者,是我們將這些外星種族全部趕出去。”

許峰看著外麵驚恐大,四躲避的人類,眼中閃著莫名的神,前世,有數十種外星種族發現地球座標,侵地球,作爲地球生的人類拚死戰,但在許峰死前,也沒有將這些星空種族趕出去,要不是這些外星種族彼此也會廝殺,恐怕地球早都已經被攻陷了。

許峰看到,外麵街道上,一個材魁梧的壯漢,手裡拿著一棒球,一邊大聲嘶吼,一邊揮舞球,將一個個拳頭大小的黑甲蟲砸一團綠的泥。短短三四分鐘的時間,這個壯漢就已經幹掉了十幾個黑甲蟲,但他的舉,卻引起了其他黑甲蟲的注意,很快,一團好似烏雲一般的黑甲蟲羣朝他撲了過來,將他從頭到腳整個包裹起來,壯漢發出淒厲的喊聲,力掙紮,但作越來越慢,最終,壯漢手中的棒球跌落到地上。

他表麵著的黑甲蟲轟的一下,全部飛走,朝著下一個目標撲去,隻剩下這個壯漢滿臉呆滯的站在原地,很快,他的表麵浮現出一層泛著亮的漆黑甲殼,兩隻手臂變骨刃,兩條也變了節肢的模樣,他的臉上也出現了一層薄薄的細碎甲殼,泛著黑亮的澤,也變了蟲子一樣的口……

相同的一幕在同時上演,地球,已經變了以殺戮爲主題的屠宰場。看了一眼手錶,許峰突然變得張起來。“今天不就是地球末日開始的那一天,大災難是2032年,9月28日,下午20:00整開始的,現在離地球末日隻剩下二十幾分鍾了,而且,我還人流量最大的車站!”許峰一臉懊惱的神,回頭看了一眼已經關閉車門的地鐵,恨不得現在立刻躲在地鐵裡。“酒店,對了,啓新車站外有一個五星級酒店!”許峰眼睛一亮。“末日開啓的第一天,是外星虛空蟲族的侵,它們會寄生到任何一個地球生的,甚至就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