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打群架

會上混得開的那一群人。徐帥之所以結識社會上的那些開發商,就是因為他老子是房產局長。王祺是一個三十左右歲的社會青年,在開發商手底下做事,手下有一班人,這班人就是負責搞拆遷的,也是社會上的狠人。「兔子,下去告訴他們去西邊樹林,我和祺哥幾個先過去了。」「知道了。」那兔子的跟班跳下車,然後路虎車開過公園門口,一路向西。王祺有紋,胳膊上大上,前後背全都是圖騰刺青,腦袋上也好多疤痕,都是打架打的。「大帥,這事...「小二,姓徐的電話弄來了!」在東北at縣一中的籃球場,一個高一米八十多的壯小夥氣噓噓的跑了過來。書趣樓()

他李猛,高三五班的。

而他說的小二則陳飛,高三二班,小名陳小二,高也近一米八,不過他的比較勻稱,沒像李猛那種壯。

「我給他打電話。」陳飛笑嗬嗬的接過李猛手裡的電話紙條撥了過去。

「喂,哪個?」電話一接通,那邊就響起了不耐煩的聲音,似乎著急辦事兒一樣,口氣不好!

「高二徐帥?」陳飛角閃過一抹淡淡的譏諷道。

「草,你誰呀?」電話裡麵的徐帥罵罵咧咧道。

「高三陳飛!」陳飛自報家門道。

「陳飛?」電話裡麵的徐帥一聽是陳飛時,聲音猛的提高好幾度:「草,你不找我,我還正要找你呢,我和呂小華的事兒你真要管?」

「嗯,打電話就是通知你這件事,你離小華遠點,再擾,小心打斷你狗!」陳飛冷聲道。

「別特麼的和我裝-b。」徐帥聲音大了起來:「你特麼要想管這事兒,那就晚上乾一下,敢不敢?我輸了我退出,你輸了你滾得遠遠的。」

「就你也配?」陳飛笑道:「你真想找我乾一下?有那膽?」

「老子現在問你敢不敢!」徐帥冷笑道。

「時間地點。」陳飛繼續笑道:「你這小王八崽子這兩年蹦得太歡了,真以為你是社會大哥啊?」

「草,敢就行了,說別的沒用,晚上七點公園西邊樹林,我在那等你,誰不來誰孫子!」

「好,誰不來誰孫子。」

陳飛說完,和徐帥同一時間掐斷電話。

……

「又要乾架?」陳飛一掛電話,李猛的眼睛就亮了起來,並罵道:「徐帥那小王八蛋欠揍啊,這兩年也蹦得太歡了!」

「不幹也不行了,小華這惹禍啊!」陳飛苦笑一聲道。

「我呸,小華又沒說要你管吧?」李猛呸了一聲道。

「別整沒用的。」陳飛笑罵道:「趕去街裡買一雙高裝,兩雙線手套。」

「幹嘛,你變-態啊?」李猛瞪起眼睛道。

「哥要玩大的,趕去,我還要去找幾個證人。」陳飛說完,便快步離開籃球場。

李猛人高馬大,但腦子卻沒陳飛靈,他想半天也沒想明白陳飛要幹嘛,不過陳飛安排的事兒,他也隻能照辦,畢竟陳飛智商似乎比他高點,這一點他也承認。

二人是發小,一個村的腚娃娃,所以從小到大,李猛都跟著陳飛一起玩的。

……

與此同時,高二的徐帥在接完陳飛電話不久之後,邊就迅速籠絡了一群人。自從他進一中開始,就不停惹禍打群架之類的,專門和高年級的鬥,所以雖然纔是高二,但高三年級的學生都不敢惹他,因為他的跟班中就有一大堆高三的,在學校提起徐帥,幾乎沒有不知道的。

家庭條件好,老子是縣房管局的一把手,人又長得帥,最主要的是人狠有魄力,所以他已經基本上了一中的校霸,甚至和社會上的一些開發商都有來往。

「大帥,你是和他單獨鬥啊,還是咱們一起啊?」這時候,其中一個跟班擔心的問道。

徐帥就瞪了這跟班一眼,然後罵道:「你特麼傻-b啊?我能打過他嗎?」

眾跟班一陣無語,徐帥說的對,單打獨鬥,沒有人是陳飛的對手,因為陳飛算是學院的育明星,什麼長跑跳高跳遠拳擊之類的樣樣都會,他們在學校也橫行兩年了,但平時還真不敢去惹陳飛。

聽說以前陳飛在高一的時候,就有高三的惹過他,然後他一人揍了一群,有好幾個胳膊都被打斷的,牙打掉的之類的,那次事件弄得大的,都全縣新聞熱點了。

所以在那以後,不論一中怎麼換老大,就是沒有人敢惹他。

隻是這次,徐帥不惹他不行了,因為一個生,呂小華的生,他看了一眼就相中了,他糾纏了幾次,後來一打聽之下,才知道,呂小華是陳飛的菜。

不對,也不完全是陳飛的菜,因為那呂小華沒和陳飛件,隻不過呂小華和陳飛是一個村的,關係很鐵的那種。

呂小華長的漂亮,但卻沒有人敢追,就是因為陳飛的關係。

「把能的人都上,告訴他們,別帶刀子之類的,隻帶棒子或鋼管,六點半在公園門口集合。小兔,偉子,跟我去我家車庫一趟,我再幾個人,今天也算立威了。」徐帥既然約了人,那就要做全麵的準備,晚上這一架隻能勝不能輸。

……

晚上六點二十,縣公園大門口就有三三兩兩的男學生聚過來,而到了六點半整的時候,竟然聚集了三十幾個。

都是青年,都是臉上還有絨呢,也都是學校的不良學生。

徐帥也早就到了,隻不過他沒到公園門口,而是坐在五十米外路邊停著的路虎車上。

開路虎的王祺,是縣裡一個開發商的司機。

眾所周知,在縣城搞開發的,那都是有關係有門路,而且還是社會上混得開的那一群人。

徐帥之所以結識社會上的那些開發商,就是因為他老子是房產局長。

王祺是一個三十左右歲的社會青年,在開發商手底下做事,手下有一班人,這班人就是負責搞拆遷的,也是社會上的狠人。

「兔子,下去告訴他們去西邊樹林,我和祺哥幾個先過去了。」

「知道了。」那兔子的跟班跳下車,然後路虎車開過公園門口,一路向西。

王祺有紋,胳膊上大上,前後背全都是圖騰刺青,腦袋上也好多疤痕,都是打架打的。

「大帥,這事兒就給你祺哥了,到時候要胳膊還是要大,你一句話的事兒。」王祺一邊開車一邊煙,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祺哥,那孫子能打的。」徐帥提醒道。

「哈哈。」王祺哈哈一笑,然後就搖搖頭,在他眼裡,學生們打架,那就是小孩過家家。

啥能打?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有幾個見過的?一見,這幫孩子就嚇尿了,所以他對徐帥的話不屑一顧。

ps:新書上傳,收加書架,求推薦票啊,來來來,大叔復活了。話就是通知你這件事,你離小華遠點,再擾,小心打斷你狗!」陳飛冷聲道。「別特麼的和我裝-b。」徐帥聲音大了起來:「你特麼要想管這事兒,那就晚上乾一下,敢不敢?我輸了我退出,你輸了你滾得遠遠的。」「就你也配?」陳飛笑道:「你真想找我乾一下?有那膽?」「老子現在問你敢不敢!」徐帥冷笑道。「時間地點。」陳飛繼續笑道:「你這小王八崽子這兩年蹦得太歡了,真以為你是社會大哥啊?」「草,敢就行了,說別的沒用,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