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找誰說理去

了卻不要呢?或者說別人丟掉的?陳鋒隻是天人戰了一番後,就老老實實的拿著這張彩票,等在了路邊。陳鋒決定隻要有人過來找,而且說準這張彩票上麵中的金額和汽車,他就還給對方。還是那句話,他都要死了,不想臨死前晚節不保。他這輩子算不上是個好人,但也不想做個壞人後再死去。於是,他就站在路邊乖乖的等著,這一等就是大半個小時,結果本就沒有人過來找,更不用說問的了。又等了十幾分鐘,陳鋒有些憋不住了,先去最近的公廁方...明湖公園。波粼粼的湖麵,倒映著藍天白雲。

這是一個難得的好天氣,陳鋒的心卻是沉了湖底。

手裡拿著的診斷書,已經被他了紙團,卻是沒有扔掉。

他今年才29歲,他不想死。但命運跟他開了個無的玩笑。

腦瘤晚期!

陳鋒猶記得醫生當時同的看著他,語氣溫和的告訴他,讓他回去該吃吃該喝喝該玩玩,放寬心。

醫生的同心,真的很難得。

陳鋒角扯出一苦笑,抬眼天,然後他恍惚間就看到了有一顆流星劃過天際,轉瞬即逝。

“又出現幻覺了。”陳鋒自嘲的笑了笑。

這段時間他時常會頭疼,然後惡心嘔吐,出現幻覺。

於是今天請假來醫院檢查,就得到了這樣的結果。

這時,手機鈴聲響起,是他老婆沈琳打來的。

“什麼事?”陳鋒語氣淡淡的問道。

“晚上單位聚餐,我不回家吃飯了。”沈琳的聲音很好聽,的,但格卻是一點都不溫。

“哦。”

“你怎麼了?”

“沒什麼。對了,你不是一直想跟我離婚嗎?我同意了。”

“你說什麼?”

“我說我同意離婚了。我想通了,我這麼一直纏著你,也沒意思。”

“你是不是……聽說了什麼?”

陳鋒一愣,接著某個綠的念頭冒上頭頂,順著話冷聲道:“是的,我聽說了。所以,我們好聚好散,一別兩寬。”

“你是不相信我了?”沈琳語氣也冷了下來。

“這不是我信不信你的問題,而是沒必要,懂嗎?我們已經彼此不了,你說說這幾個月來,我們在一起的時間有多,我們一起在家裡吃過多次飯?過幾次?”陳鋒緒有些激的質問。

“……是的。我可能真的已經不你了。你再也不是那個風華正茂、意氣風發的陳鋒了。而是每天怨天尤人,得過且過,不思進取的中年油膩男。”

陳鋒一怒火湧上頭頂,想要大罵出聲,但最終還是變了一聲長長的嘆息。人都要死了,還怨天怨地的乾什麼?

陳鋒看開了。

“隨你怎麼說吧。現在你請個假,我回家帶上證件,去民政局。”陳鋒有氣無力的說道。

那邊沉默了數秒後,沉聲問道:“你真的考慮清楚了嗎?我可以多給你兩個月的時間,隻要你把你的一些臭病改改,我們也許還可以……”

“不用了。”陳鋒打斷了的話,語氣堅決的說道,“離了吧。沒了要在一起有意思嗎?反正我們也沒有孩子,沒有什麼財產,我放你離開,去找你另外的幸福。你這樣的人,不愁沒下家。”

“……好。我現在就去請假。”

兩個小時後,兩人手裡各自拿著離婚證,在民政局門口分開。

沈琳給了他兩天的時間搬離現在兩人住的房子。

這個房子是陳鋒爸媽租給他們做婚房的,一次付清了三年的房租,而他們已經住了快兩年了。

因為距離沈琳的單位很近,也算是陳鋒給的一點賠償。陳鋒主選擇搬離這個住了快兩年的“家”。

家裡的電傢俱,陳鋒也都留給了。

反正他覺得自己人都要死了,這些東西也帶不走,就留給沈琳。兩人畢竟是過一場的。

而且當初沈琳為了嫁給他,可是差點跟父母都鬧掰了。說到底就是陳鋒沒錢沒房,工作一般。

對此,他一直都心存愧疚。

這次主跟離婚也算是對的一種補償,離異的人總比寡婦好聽一些。他也不想拖累。

陳鋒不坐車,一路步行回住的地方,他打算明天就去找便宜點的房子住,搬出去。半個多小時後,到了所在街道,突然平地一陣大風刮來,吹得路邊梧桐樹落葉紛紛而下。

塑料袋、紙屑、灰塵隨風而起,朝著陳鋒當麵刮來。

陳鋒下意識的手擋在自己眼前,就見一張紙屑剛好吹到了他手上,順手抓住了,一看是一張剛剛刮開的刮刮彩,而且上麵還有汽車的圖案。

陳鋒當時就有些傻了,刮刮彩他以前也是玩過的,這玩意很簡單,刮開有獎就直接標注在彩票上。

比如10元,100元,1000元。

而這次陳鋒拿著的這張刮開的彩票上不僅標注了有兩個¥100,一個¥500,還有一個¥1000,之外,還標注了一輛汽車的圖片。

這是一張中獎的,而且還是大獎的刮刮彩彩票。而且應該不是假彩票。

隻是誰特麼將這張彩票刮開了卻不要呢?或者說別人丟掉的?

陳鋒隻是天人戰了一番後,就老老實實的拿著這張彩票,等在了路邊。

陳鋒決定隻要有人過來找,而且說準這張彩票上麵中的金額和汽車,他就還給對方。

還是那句話,他都要死了,不想臨死前晚節不保。他這輩子算不上是個好人,但也不想做個壞人後再死去。

於是,他就站在路邊乖乖的等著,這一等就是大半個小時,結果本就沒有人過來找,更不用說問的了。

又等了十幾分鐘,陳鋒有些憋不住了,先去最近的公廁方便了一下。而後按照彩票上麵寫的投注站編號,找到了就是這邊街道的一家。陳鋒以前還時不時的顧過的。

店裡不人都在買刮刮彩,但看起來沒有幾個中大獎的。

陳鋒花了20塊錢買了2張,隨手這麼一刮,第一張就中了1530元,第二張中了2000。頓時就引來店裡眾人羨慕妒忌的目。

“你這手氣還真是逆天了。”

“是啊。這尼瑪,我花了2000,買了4包來刮,指頭都刮疼了,才中了幾百塊。”

“這真沒法比。”

“兄弟,要不我出錢買,你幫我刮,中獎了我們對半分。”

“對,兄弟,你今天這手氣真的好,幫幫忙,刮出來我也分你一半。”

……

陳鋒過來這裡本來是想聽一下有沒有人丟彩票什麼的,沒想到會中獎。還真是有種“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柳柳蔭”的覺。

在以前他也是彩票好者,買了好幾年了,但隻中過一次20塊錢的最高獎。

這幾個月來他都沒買,這次也沒想著要中獎,結果隨手一買就特麼中了。找誰說理去。標注了有兩個¥100,一個¥500,還有一個¥1000,之外,還標注了一輛汽車的圖片。這是一張中獎的,而且還是大獎的刮刮彩彩票。而且應該不是假彩票。隻是誰特麼將這張彩票刮開了卻不要呢?或者說別人丟掉的?陳鋒隻是天人戰了一番後,就老老實實的拿著這張彩票,等在了路邊。陳鋒決定隻要有人過來找,而且說準這張彩票上麵中的金額和汽車,他就還給對方。還是那句話,他都要死了,不想臨死前晚節不保。他這輩子算不上是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