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重生在訂婚宴那天

人綁架丟進了海裡喂鯊魚,到死都不知道兇手是誰。也是死的前一天才知道,王輕羽肚子裡的孩子本不是璽執墨的,今天這一齣戲本就是王輕羽心策劃的。而璽執墨之所以答應娶,也是因為那一夜他被人下藥之後,他誤以為是他了。其實那夜他過的人,是夜溪啊!但得夠了,也得累了。幸好老天有眼,給了一次重生的機會!這一世,再也不是別人可以任意拿的可憐蟲!要找出上一世殺之人,用仇人的鮮染紅長空!思及此,夜溪回過神來,把禮盒無的丟...「夜溪,你怎麼不去死,三爺不你,他的人是我!」

「今天這個訂婚宴,不過是他為了完他爺爺最後的心願,隻要璽老爺子一死,他很快就會甩了你娶我!」

「嗬,名媛貴又怎麼樣!得不到男人的心,你就連垃圾都不如!」

腦海裡令人作嘔的聲音不斷傳來,夜溪猛的睜開眼,目是一個明亮的化妝間。

鏡裡的穿著一白晚禮服,前的碎鑽鑲嵌著緻完的鎖骨,白若凝脂的星閃閃,桌前是一個禮盒,這是為的未婚夫璽執墨心準備的訂婚禮。

昔日閨王輕羽正低伏在的耳邊,角嵌著笑,惡語連連。

這一幕,太悉了,這一日,是和璽執墨的訂婚典禮!

一年前,王輕羽就是這樣刻意激怒,等會璽執墨就會進來目睹打了王輕羽一掌,王輕羽趁勢摔倒在地,流了一地,哭著控訴,殺了屬於和他的孩子!

夜溪求著璽執墨和完訂婚宴,甚至以死相威脅,男人冷酷無,無於衷。

最後,還是在璽老爺子的迫下,倆人才強裝著上演了一出金玉的好戲。

其實帝都的上流圈裡早就知道,商業帝國璽氏集團最年輕的掌權人璽三爺本就不喜歡夜溪!

他在外養了一個人,是的平民閨王輕羽,現實版灰姑娘。

這個婚約從頭至尾都是璽老爺子還人的夙願,和夜溪的一廂願罷了。

最後的最後,璽老爺子去世不久,就被人綁架丟進了海裡喂鯊魚,到死都不知道兇手是誰。

也是死的前一天才知道,王輕羽肚子裡的孩子本不是璽執墨的,今天這一齣戲本就是王輕羽心策劃的。

而璽執墨之所以答應娶,也是因為那一夜他被人下藥之後,他誤以為是他了。

其實那夜他過的人,是夜溪啊!

但得夠了,也得累了。

幸好老天有眼,給了一次重生的機會!

這一世,再也不是別人可以任意拿的可憐蟲!

要找出上一世殺之人,用仇人的鮮染紅長空!

思及此,夜溪回過神來,把禮盒無的丟進垃圾桶,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淺淺一笑,

那笑容又冷又邪,讓王輕羽片刻失神。

「夜溪,你是不是聾了?我剛剛說的話你聽不見嗎?」王輕羽見沒反應,繼續在耳邊低怒著。

夜溪看了看時間,優雅從容的站起來,眸直視著王輕羽,淺笑道:「剛剛有隻煩人的蒼蠅一直嗡嗡,你要不再說一次?」

王輕羽雙手環,趾高氣昂的說:「我說三爺的是我,你就是個沒用的垃圾!等璽老頭子死後,他就會立馬甩了你和我結婚!怎麼樣,嫉妒我嗎?有本事打我啊!」

門外,璽執墨佇立在前,原本打算扣門的手懸在空中,

他怎麼從來沒發現,一向溫順乖巧,懂事的王輕羽還有這一麵。

男人擁有一張足以俘獲眾生的俊臉,五的每一彷彿都是上帝心雕刻的一般,可此刻,他臉上的表卻是極其難看。

屋,夜溪莞爾一笑。

徑直走過去開啟化妝間的門,正好對上那雙如深淵寒潭似的冰眸,絕的臉上帶著不屑,「三爺來了?」

這話,是說給王輕羽聽的。

王輕羽聞言看向門口,心打扮過得臉上一陣煞白,「三爺,我,剛剛那些話都是夜溪我說的!」

的眼角潤,神驚惶,活像是了什麼天大的委屈。

夜溪勾輕笑,「嗬,真好笑!我是拿刀對著你了還是拿槍指著你了,智障都不會相信你這鬼話吧。我以前是有多眼瞎,才會和你這種跟我提鞋都不配的狗東西做朋友。」

「你……你……」王輕羽被夜溪的話噎得語塞,

「你什麼你!我說你也真夠蠢的,我不手你不知道自己摔啊?寧願把肚子裡的孩子摔死來搶別人的未婚夫,你這種連垃圾都不如的玩意兒,我多看一秒都噁心。」

夜溪說完扭頭就走,那婀娜的姿和冷艷的氣質帶著與生俱來的典雅與高貴。

走得很快,因為此刻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而從始至終,的眼神都沒再看那男人一眼。時間,優雅從容的站起來,眸直視著王輕羽,淺笑道:「剛剛有隻煩人的蒼蠅一直嗡嗡,你要不再說一次?」王輕羽雙手環,趾高氣昂的說:「我說三爺的是我,你就是個沒用的垃圾!等璽老頭子死後,他就會立馬甩了你和我結婚!怎麼樣,嫉妒我嗎?有本事打我啊!」門外,璽執墨佇立在前,原本打算扣門的手懸在空中,他怎麼從來沒發現,一向溫順乖巧,懂事的王輕羽還有這一麵。男人擁有一張足以俘獲眾生的俊臉,五的每一彷彿都是上帝心雕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