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林家三姐妹

出別墅,張辰掃了一輛共自行車就騎了出去。張辰雖然是贅婿,但是也是在努力證明自己的,這不現在開了一家販賣盜版碟的小攤位,生意雖然不怎麼樣,但是養活自己還是不錯的,煙錢酒錢還是能賺得到的。濱城某二手易市場,張辰坐下來吆喝著,一邊的胖子正在麻袋裡麵掏出一張張的碟,現在都與時俱進了,除開盜版的破解,張辰還出售一些經典的唱片碟,這個市場不淘寶客,要是有好的貨源生意還算不錯的。「張哥,最近上麵查得,我們的盜版...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林家有三位大小姐,大姐林素是一家上市集團總裁,二姐林汐是一家知名中醫院的醫生,而三小姐林冰雪是一位當前正紅的大明星。

林家三位大小姐都長得傾國傾城,不過二小姐因為多年前的一場火災造麵部毀容,從此之後終日帶著口罩生活。

林家別墅,今日三小姐林冰雪剛剛參加一個活回到家裡,林冰雪在房間換上了一睡,那漂亮的眼眸看了一眼屋外,現在外麵已經烏雲佈了,外麵的天氣好可怕呀。

這鬼天氣可真嚇人的,突然一道天雷轟下來,林冰雪全一震,而此時房間門突然被人一腳給踹開,在門口走進來醉醺醺的一個年輕帥氣的男子。

「我讓你們看不起老子,我讓你們林家把我當一條狗,老子今天就做一番大事,林冰雪,老子讓你看不起我,老子今天就要了你!」

林冰雪臉都紅起來,那一抹紅帶著一,也帶著一氣憤,自己這個姐夫居然今天吃了豹子膽了,他不知道自己的份嗎?居然趁著喝醉酒敢說這樣的話,他不過是林家的贅婿而已,吃了豹子膽了!

「姐,救我!」林冰雪想不到平常病秧子一樣的廢姐夫今天力氣那麼大,直接撲過來就親著,林冰雪可是練習跆拳道的,對付一個一般的男子一點問題都沒有,偏偏今天居然吃虧了!

「哈哈,讓你們林家看不起老子,今天不是你,林素也逃不了,哈哈。」這醉醺醺帥氣的男子越來越瘋狂了。

平常這個廢姐夫在家裡低聲下氣的,自己讓他往東他不敢往西,但是今天他的格太奇怪了,林冰雪那個與氣憤啊。

現在才知道一個孩子有多弱小,不管自己怎麼拳打腳踢,但是這個廢姐夫就是不鬆手,反倒是自己被他弄得全綿綿的,要是再這樣下去真的會被他給得逞的。

林冰雪想喊人的,那二姐就在隔壁房間,可是現在被堵住雙手被扣住,現在真是天天不應地地不靈。

張辰那紅的雙眼慢慢變了正常神,當自己雙眼看著下的人的時候,那臉完全變得一震驚了。

「冰雪呀,我說我就是跟你開一個玩笑你會相信嗎?不過大的。」

張辰依依不捨在床上爬起來,剛剛爬起來後腦被人狠狠的給砸了一下,張辰轉過,看著麵前這一位穿居家服帶著口罩的絕子,如果不是這個口罩,張辰覺得就是天上的仙,現在倒是看起來有點瑕疵了。

「老婆,我說我真是開玩笑的你相信嗎?」張辰一手到了後腦的鮮,自己差點就被給砸死了,當然現在況比較複雜。

自己明明是死後去了仙界啊,怎麼現在又回到了地球?難道真是因為心有不甘?當初自己因為張家的緣故贅林家,最終因為被車給撞了前去了另外一個世界,沒有想到渡劫失敗最終又回到這裡。

「嗚嗚,二姐,姐夫欺負我!」林冰雪也是被嚇了一大跳,總覺得這個廢姐夫有點不一樣,但是哪裡不一樣卻說不出來。

張辰走了出來,自己是林家一個多餘人,說得不好聽的,自己的確就是林家一條狗,跟這個林家二小姐的也就是有名無實而已,反正看不起自己,自己看不起。

真沒有想到剛剛重生回來就玩得那麼大,這事要是被那老丈人給知道了,自己狗都要被打斷啊。

自己居然吃了豹子膽?居然差點把小姨子給那個了,不過那材還真不錯,林家三位大小姐都是頂尖大,當然自己那老婆現在不算了,因為毀容了,要不然林家怎麼會看得上自己這個廢大爺呢。

既然上天又給了自己一次機會,那就不應該讓這一輩子留下任何憾了,走出別墅,張辰掃了一輛共自行車就騎了出去。

張辰雖然是贅婿,但是也是在努力證明自己的,這不現在開了一家販賣盜版碟的小攤位,生意雖然不怎麼樣,但是養活自己還是不錯的,煙錢酒錢還是能賺得到的。

濱城某二手易市場,張辰坐下來吆喝著,一邊的胖子正在麻袋裡麵掏出一張張的碟,現在都與時俱進了,除開盜版的破解,張辰還出售一些經典的唱片碟,這個市場不淘寶客,要是有好的貨源生意還算不錯的。

「張哥,最近上麵查得,我們的盜版要是被舉報就慘了。」胖子坐下來也點上一煙,他已經跟了張辰好多年了,之前張辰還是張家大爺的時候就跟著的,一直到現在張辰為林家贅婿。

胖子剛剛說完呢,四周走過來一群穿著城管製服的執法者,而這一群人的目標很明顯就是張辰這個攤位。

胖子被嚇得臉發青,這要是被抓到肯定會重重罰款的,搞不好還得坐牢的,他剛要站起來承認這些都是自己做的,但是沒有想到自己這老大卻先站起來了。

「李隊長,辛苦了,這是一張鄧麗君最經典歌曲的原版,現市麵上已經買不到了,拍賣會得賣幾十萬了,最近您不是想升中隊長嘛?您那上司不是最喜歡鄧麗君嘛?」張辰拿著一盤錄音帶到帶頭的這一位中年男子手裡。

李威這一次是收到舉報要查這個販賣假冒偽劣以及出售盜版碟的攤位的,沒有想到自己還沒有開口就被張辰給鎮住了,這小子怎麼知道自己最近遇上的困難。

不過自己那上司還真的喜歡鄧麗君,自己在這一片都做了十多年的城管了,每一次的晉陞都與自己無關,那上司好像很難對付,他肯定看不上錢,這一次送禮好像不合適。

自己這一次要是再不升上去這輩子都沒有希了,倒是要是自己投其所好,那麼中隊長的位子或許就能拿下來了。

「注意影響啊,有人舉報你們售賣假冒偽劣產品!」李威拿著這一盤錄音帶帶著人走了,這事其實與自己無關的,不過是有人打了招呼而已,李威順便過來的。

「張哥,您神了!」胖子剛剛被嚇得不清。

隻有張辰眼裡出一兇樣,要是自己重生之後都不能理那些跳樑小醜,那就真對不起上天再給自己一次機會了。

「救命啊,救命,求求你們救救我爺爺!」正當張辰在招呼客人看看自己產品的時候不遠傳來了撕心裂肺的哭喊。

張辰眉頭鎖,那一邊發生什麼了?張辰起來走了過來過人群看著一位七老八十的老頭臉發黑捂著口倒在地上,而地上還有一位二十左右的,那穿著天藍的連,這不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就是發出來的。

「別!你要是做口按會直接造老人管裂直接死亡!」就在一邊有一位好心人要給老人做心臟按的時候張辰連忙走了過來。

這一位好心人並沒有聽取張辰的建議,正要給老人心臟復甦,很明顯老人是出現心臟問題了,現在最佳的搶救手段就是心臟復甦。

「你這個娘們怎麼不知死活!」張辰過來隨手就把這個人給丟了出去,自己都說了不能心臟按,要不然老人會直接死亡的,還不聽?這裡。「嗚嗚,二姐,姐夫欺負我!」林冰雪也是被嚇了一大跳,總覺得這個廢姐夫有點不一樣,但是哪裡不一樣卻說不出來。張辰走了出來,自己是林家一個多餘人,說得不好聽的,自己的確就是林家一條狗,跟這個林家二小姐的也就是有名無實而已,反正看不起自己,自己看不起。真沒有想到剛剛重生回來就玩得那麼大,這事要是被那老丈人給知道了,自己狗都要被打斷啊。自己居然吃了豹子膽?居然差點把小姨子給那個了,不過那材還真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