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聽說,你想懷上我的孩子

罵自己大笨蛋,一個大活人都能跟丟。咬牙切齒道:“臭桑葚,這次就先放過你,下次再見你,本小姐一定饒不了你!”說完,準備回到宴會廳。隻是,剛一轉,一個黑影從旁邊閃了出來,驀然映眼簾。“啊——”秦以歌放聲尖。著臉被嚇到發白,聲音都變了調,男人角不著痕跡地微勾:“秦以歌,是在找我嗎?”看到是他,不,準確來說,看到是一個人,秦以歌捂著口,下劇烈跳的心髒,大口著氣。“商晟,我要和你拚了!”秦以歌快被他氣瘋了。...港市維凱斯六星級酒店

裝修奢華的宴會廳,和的薩克斯音樂溢滿整個場地,觥籌錯,熱鬧非凡。

通往後花園的臺上,一個穿著紅晚禮服的人歎道:“你剛纔有留意商總端著酒杯的手嗎?我的天,簡直了,我恨不得立刻原地把他挖來我的公司做手模!”

綠晚禮服的人翻了個白眼,“給你做手模?那是商總耶,你想什麽呢!”

“是哦,不過我跟你說,你有沒有覺得商總和秦家大小姐般配的?”

的話讓綠晚禮服的人瞪大了眼睛,“大姐,他們倆出了名的不對盤,你真不知道嗎?”

“不知道啊,我剛從國外回來。”

好吧!不知者無罪。

此刻們口中的男主角,穿著深私人訂製西裝,正垂首盯著自己的鞋尖。

嶄新的牛皮鞋尖上,赫然多了一些灰塵……不,準確來說,那是一個腳印。

就在一分鍾前,們口中的主角給踩的。

商晟緩緩抬頭,著不遠那個在和朋友談笑風生的紅,時而笑靨如花,時而杏眼圓睜。

他眸幽深,眼底劃過深冷寒意,帶著闇火的目似乎要把灼傷。

書發現他沾有汙漬的皮鞋後,立刻從包裏拿出一塊手帕,不顧眾人的眼神,半蹲在地上,把鞋麵上的灰塵給拭幹淨。

長桌上擺放著各種各樣的致甜點,秦以歌拿起一塊提拉米蘇,咬了一口。

一邊吃一邊聽唐安若講和商晟的事,那做一個津津有味。

唐安若將披散在肩上的長發到背後,舉止風萬種:“商晟暗示我和他開房,我給拒絕了,雖然我很喜歡他,但是我也得自不是?”

秦以歌很認同最後一句話,點頭如搗蒜。

唐安若:“雖然他有錢有,但那怎樣?要不要給他這個機會,我還是要慎重考慮的。”

恰好,秦以歌也是這麽想的,商晟是有錢有錢,但那又怎麽樣?也掩蓋不住他骨子裏的冷和可惡。

快速解決完一個提拉米蘇,晚上來之前沒吃飯,都快死了。

“要我說,如果我是你,我會悄悄懷上他的娃兒,然後驚豔全世界。”秦以歌一邊說話,一邊去桌子上藍莓味的布丁。

一個影逐漸靠近,們渾然不覺。

唐安若警惕地著:“你怎麽會這麽想?你是不是也喜歡商晟?”

秦以歌嗤笑:“我喜歡他?嗬,他來給我提鞋,我都不會多看他一眼!”

想拿起那塊布丁,一時間卻沒拿起來。

沒有回頭,隻是微微用力,布丁還是一不。

秦以歌納悶地回頭去看,隻見,拿的那塊布丁上麵赫然多了兩男人的手指,此刻正按著布丁包裝的邊沿。

順著手指往上看去,們口中的男主角正眸沉沉地著。

他穿著私人定製的純手工深西裝,一手端著紅酒,氣質矜貴又霸道。

秦以歌被他的眼神嚇了一跳,想起自己剛才說的那句話,立刻心虛地轉移話題:“不就踩了你一下嗎?我也道歉了,你至於再追過來嗎?”

剛纔看到接電話的商晟,從他邊路過時,’一不小心‘踩到了他的鞋尖。

收回手,商晟無視的質問,淡淡開口問道:“聽說,你想懷上我的孩子?”

秦以歌:“???”

懷上他的孩子?他這顆臭桑葚配嗎?

還有,他堂堂一個國集團大總裁,扭曲事實,顛倒黑白,不怕商氏集團葬送在他這種人手中嗎?

不顧孩兒一臉呆萌,晃晃杯中的紅酒,商晟表似笑非笑地繼續說道:“有夢想誰都了不起,但是,癡心妄想就不好了。”

語氣裏是遮不住的輕蔑和嘲諷。

他的語氣激起了秦以歌的勝負,咬牙切齒地說道:“我癡心妄想?商晟,你信不信我給你生八個兒子,分割你的家產。”

秦以歌的服忽然被人扯了一下,唐安若小聲在耳邊提醒:“以歌,你再換個男人。”

換個男人?換個男人怎麽氣死商晟?

嫁給商晟爸爸,他後媽嗎?不行,商伯伯和商阿姨很好,不能破壞!

還不知道腦海中勾勾繞繞的商晟角微勾,嘲諷的笑意越來越明顯:“秦以歌,我還是那句話,有夢想誰都了不起!”

說完,他不顧被自己氣到腮幫子鼓起的孩兒,轉瀟灑離開。

“商晟,你給我站住!”秦以歌要被他氣死了,他還想一走了之?沒門!

但,男人毫不理會的命令,腳步沒有毫的停留。

秦以歌咬下,不顧唐安若的勸阻,雙手提起擺追了過去。

整個宴會廳的人都看到,秦以歌氣衝衝地追著商晟,一直到酒店後花園。

眾人議論紛紛。

“這秦家大小姐和商總又杠上了?”

“多正常啊,他倆經常互掐,我們都習以為常了。”

“正常?一點都不正常好吧?你敢和商總互掐嗎?”

“……不敢。”

花園裏燈昏暗,商晟在一個轉彎消失不見。

秦以歌抬頭在周圍掃了幾圈,都沒看到他的影,在心裏暗罵自己大笨蛋,一個大活人都能跟丟。

咬牙切齒道:“臭桑葚,這次就先放過你,下次再見你,本小姐一定饒不了你!”

說完,準備回到宴會廳。

隻是,剛一轉,一個黑影從旁邊閃了出來,驀然映眼簾。

“啊——”

秦以歌放聲尖。

著臉被嚇到發白,聲音都變了調,男人角不著痕跡地微勾:“秦以歌,是在找我嗎?”

看到是他,不,準確來說,看到是一個人,秦以歌捂著口,下劇烈跳的心髒,大口著氣。

“商晟,我要和你拚了!”秦以歌快被他氣瘋了。

舉起手,就要打過去。

但,在的手揮過來的前一刻,被商晟控製住手腕。

“你放開我!”

“放開你?”

商晟不但沒有放開,反而一個微微用力,就踉蹌著撲進了他的懷裏。

由於穿著高跟鞋,秦以歌怕自己跌倒,條件反地抱住他的腰。

男人上的薄荷清香撲鼻而來,秦以歌有點懵,怎麽會那麽好聞……

頭頂傳來男人低沉淡漠的聲音,打斷了的思路。

“秦以歌,投懷送抱?”到了他的鞋尖。收回手,商晟無視的質問,淡淡開口問道:“聽說,你想懷上我的孩子?”秦以歌:“???”懷上他的孩子?他這顆臭桑葚配嗎?還有,他堂堂一個國集團大總裁,扭曲事實,顛倒黑白,不怕商氏集團葬送在他這種人手中嗎?不顧孩兒一臉呆萌,晃晃杯中的紅酒,商晟表似笑非笑地繼續說道:“有夢想誰都了不起,但是,癡心妄想就不好了。”語氣裏是遮不住的輕蔑和嘲諷。他的語氣激起了秦以歌的勝負,咬牙切齒地說道:“我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