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愛而不得

,此刻雙眸閉,眉頭輕蹙,彷彿正在忍著極大的痛苦。不一會兒,沉睡著的子發出了一聲痛苦的低。“唔……”躺在床上的淩姝姝覺自己頭昏腦漲,渾無力,如同烈火烹油一般,煎熬不已。就連睜開眼皮的這一簡單作都隻覺得異常的費勁。小丫環春桃正哭得傷心,突然聽到了自家小姐的聲音,立刻抬起頭。“小姐,你終於醒了,嗚嗚嗚……”這是……春桃的聲音?淩姝姝這會還陷在半醒半昏迷當中,意識尚不完全清晰。聽到春桃的哭聲,極力的睜開了...淩姝姝,當朝太傅獨,自時對三皇子楚君離一見傾心。

而後甚至不顧他心有所屬,求得皇上為他們賜婚。

總以為日久能生,但是沒想到,楚君離厭惡,厭惡了一輩子。

……

景和元年,寒冬。

寒冬臘月,天寒地凍。

今日的天格外沉,冷風陣陣,彷彿是即將會迎來一場漫天大雪的前兆。

昔日繁華熱鬧的京城的長街上,今日也是罕見的人煙稀,寂靜空曠。

眼可見的寥寥幾人,也都是行匆匆。

不同的是,今日的東宮門口卻是大紅喜字高高掛,門庭若市,車水馬龍,絡繹不絕……

大殿張燈結彩,聲勢浩大,賓客雲集,一片歡聲笑語,熱鬧非凡。

東宮。

一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偏院裏,雕花梨木床邊,一個小丫環正低聲哭泣。

雕花大床上躺一位麵黃瘦,形容枯槁的子,此刻雙眸閉,眉頭輕蹙,彷彿正在忍著極大的痛苦。

不一會兒,沉睡著的子發出了一聲痛苦的低。

“唔……”

躺在床上的淩姝姝覺自己頭昏腦漲,渾無力,如同烈火烹油一般,煎熬不已。

就連睜開眼皮的這一簡單作都隻覺得異常的費勁。

小丫環春桃正哭得傷心,突然聽到了自家小姐的聲音,立刻抬起頭。

“小姐,你終於醒了,嗚嗚嗚……”

這是……春桃的聲音?

淩姝姝這會還陷在半醒半昏迷當中,意識尚不完全清晰。

聽到春桃的哭聲,極力的睜開了雙眼,有氣無力,聲音嘶啞的道:“傻丫頭,別…哭了,我…我…沒事。”

“現在……幾時了?”

聞言,春桃心裏難的,但還是忍住了想要大哭出聲的衝,作麻利的幹了眼淚。

不想都這種時候了小姐還要為擔心。

“小姐,已經未時(13點到15點)了。”

淩姝姝恍惚道:“未時了啊,我睡了多久了?”

春桃看到自家小姐帶著疑的眼神,心底疼的厲害。

這段時日小姐總是這樣陷昏迷,醒來也時常是神誌不清的狀態。

今日這神狀態瞧著還算是好的。

“小姐,您已經昏迷兩日了,奴婢這就去把熱著的湯藥給您端過來。”

“等您把湯藥喝了,就會好起來了。”

“嗬嗬……咳咳咳……”

淩姝姝聽到後輕笑出聲,臉上出了久違的明笑容。

隻是沒笑兩聲又劇烈的咳嗽了起來,春桃急忙倒了杯水,喂給喝了一口後,淩姝姝方纔停止了咳嗽。

“傻春桃,我都多大了,你怎麽還將我當孩般哄呢?”

春桃呆呆的看著淩姝姝臉上的笑容。

自從淩姝姝嫁給三皇子,也就是現在的太子殿下楚君離,已經很久沒有見家小姐笑過了。

家小姐以前是多麽明的樣子啊。

一想到這裏,春桃眼底的淚水彷彿再也製不住。

對淩姝姝說了一聲,便急衝衝的跑出去端湯藥,生怕下一秒就在淩姝姝麵前哭了出來。

看著匆匆離去的春桃,淩姝姝著門外陷了沉思……

的意識在逐漸回攏,腦子也漸漸清醒了過來。

突然記起了,是當朝淩太傅之,淩姝姝,而的夫君是太子楚君離。

淩姝姝喜歡楚君離,喜歡了近十年。

從不掩飾,如飛蛾撲火般,傾盡所有熱,願意為他付出一切,他得死去活來。

可卻不曾換來他的半刻溫……

直到後來兩人親後,楚君離對的態度變得越來越冷漠,他也僅僅是在有需求或是被迫的況下才會自己。

在床笫之間,楚君離對向來都是兇狠和冷漠的。

哪怕是在最極致的時刻,他也都是閉著雙眼,臉上沒有染上毫的愫,一副清冷淡漠的樣子。

彷彿就隻是本能的在發泄他的,穀欠……

就好像隻要睜開眼睛,多看一眼都會覺得惡心,掃興。

尤其是在百般阻撓他要娶他的心上人沈玉為平妻後,楚君離對的態度越發的惡劣起來,甚至是非常抵他跟的一切接。

日夜不回府是常態,每每淩姝姝好不容易遇上他了一次,後者也都是冷言冷語,態度冷漠,語氣嘲諷。

沈玉是丞相府庶,份低微,一開始並不那些高門貴的待見。

但卻偏偏得到了生來就眾人敬仰的天之驕子楚君離的青睞和偏。

楚君離此人生清冷,為人淡漠,平日裏總是一副拒人於千裏之外的樣子,但對沈玉卻是細心溫,耐心十足。

以至於後來大家都自忽略了沈玉低微的份,反而對尊敬有加,甚至有意無意的向示好。

縱使淩姝姝家世好,樣貌出眾又能如何,不就是不。

淩姝姝費盡心思都得不到楚君離的一個笑容,是沈玉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擁有的。

淩姝姝在第一次見到清冷如玉,俊非凡的楚君離時,隻覺看他那張臉上有種似曾相識的覺,莫名的的讓心,隻一眼便徹底淪陷了。

此後,不顧子該有的矜持和大家對的看法,像條跟屁蟲一樣,總是沒皮沒臉的跟在楚君離的後對他死纏爛打。

隻要楚君離可能會出現的地方,都會打扮得花枝招展早早的去那候著,然後假裝與他偶遇。

對楚君離的滿腔意熱烈如火,從不掩飾,滿心滿眼都是他。

於是乎,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淩姝姝癡著三皇子楚君離。

哪怕是從不在意這些的楚君離本人,也毫沒懷疑過淩姝姝對他的真心。

在沈玉出現之前,淩姝姝一直覺得隻要足夠努力,楚君離一定會慢慢發現的好,然後上,哪怕隻是一點點,也心滿意足。

直到後來沈玉的突然出現,打破了淩姝姝的所有幻想。

傳言沈玉是楚君離一直在找的救命恩人,在小的時候,曾救過三皇子楚君離。

這一點,讓淩姝姝一度很是羨慕,羨慕是楚君離的救命恩人。

一開始,淩姝姝見沈玉家世,樣貌之類的樣樣比不上自己還暗自鬆了一口氣。

覺得清冷孤傲如楚君離,他這樣眼高於頂的男子應該不會輕易喜歡上沈玉。下一秒就在淩姝姝麵前哭了出來。看著匆匆離去的春桃,淩姝姝著門外陷了沉思……的意識在逐漸回攏,腦子也漸漸清醒了過來。突然記起了,是當朝淩太傅之,淩姝姝,而的夫君是太子楚君離。淩姝姝喜歡楚君離,喜歡了近十年。從不掩飾,如飛蛾撲火般,傾盡所有熱,願意為他付出一切,他得死去活來。可卻不曾換來他的半刻溫……直到後來兩人親後,楚君離對的態度變得越來越冷漠,他也僅僅是在有需求或是被迫的況下才會自己。在床笫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