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遇

在人群中,們進來之前就被告之,在城堡裡不能有任何人私自走,哪怕是去上個衛生間也要由傭人帶路。可是這樣一來就沒辦法搞到想知道的東西了,好不容易進一次淩家城堡,可不能輕言放棄。“那個,請問我能去個洗手間嗎?”馮德尋聲看過去,隻見人群裡一個戴著黑框眼鏡,梳著兩條辮子的孩,厚厚的劉海得很低,個子一米六五左右,不算矮,上穿著一件麻布料藍底碎花套,寬寬大大的有些像孕婦裝,再加上等的時間太長,這麻料子被得皺皺,...劈裡啪啷……

一陣摔碎杯子的聲音從長走道盡頭的那間屋裡傳出來。

隨後,巨大的紅衫實木門開啟,裡麵跑出一位掩麵小姐姐,泣著被帶往側樓梯離開。

第七十個!

嗬!

聶初簡心中暗暗好笑。

今天是北都城淩氏豪門給小爺選家庭陪育員的日子,對於外界來說,淩氏家族裡的任何一個員行事都十分神,更別說會做公開招聘這樣的事。

告示在家族網打出一天,報名的人不計其數。

聶初簡和其他不認識的小姐妹們從數萬人之中穎而出,雖然最終隻剩下一百人能走進淩家城堡讓小爺親選。

但……那也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了。

“你知不知道,聽說淩家的三個爺都很那個……”

後突然有人小聲議論。

“哪個?”

“神,神經!”

“不要胡說,我可不認識你。”

後的對話讓聶初簡角勾起一抹不經易的嘲笑。

江湖傳聞,淩家三個爺,個個格非人即魔。

尤其這三爺淩司南最喜歡待家裡的傭人,而且就算待死了一個半個的也不在話下,反正後山連綿幾十裡都是他家的後花園,往那一埋做花了事。

聶初簡一邊想著一邊暗自竊喜,如果此次能挖到點關於殺方麵的新聞,那臺長不得祖宗?

又往屋裡送了幾個都沒選上,麵無表的馮德管家出來通報一聲:“小爺說他累了,各位士們請到花園裡稍作休息,半個小時後再繼續麵試。”

話完,就由幾個穿著仆人裝的傭人來帶們去花園裡休息。

聶初簡安靜地走在人群中,們進來之前就被告之,在城堡裡不能有任何人私自走,哪怕是去上個衛生間也要由傭人帶路。

可是這樣一來就沒辦法搞到想知道的東西了,好不容易進一次淩家城堡,可不能輕言放棄。

“那個,請問我能去個洗手間嗎?”

馮德尋聲看過去,隻見人群裡一個戴著黑框眼鏡,梳著兩條辮子的孩,厚厚的劉海得很低,個子一米六五左右,不算矮,上穿著一件麻布料藍底碎花套,寬寬大大的有些像孕婦裝,再加上等的時間太長,這麻料子被得皺皺,實在是沒有一點水準。

也不知是誰讓這樣的人選的!

馮德麵無表地對一個傭人擺了下手,示意帶孩去洗手間。

當然是後院裡傭人的洗手間,聶初簡一副乖乖似的模樣跟在那個背得筆直的傭人後,悄悄抬眼就發現,淩家的監控頭真是無不在,連過道裡也裝著。

與此同時。

城堡樓上的一間寬大的房間裡,巨大落地窗被咖綢擋住線,沙發上躺著的俊男人閉雙目,思緒隨著心理醫生的引導遊走。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祝昔木額頭上的汗,最終還是放棄了對他進行催眠的引導。

他悲催地發現,原來他再試多次都做不到。

要怪隻怪三爺的意誌力太頑強,害得他這個國際上響名當當的心理大師麵盡失。

“三,你今天……更加心神不寧。”

沙發上的男人緩緩坐了起來,不言不語,卻若一座在冰川海麵微微起伏的冰雕,周都寫著很不滿意,很不爽,房間裡的空氣彷彿都要在這一瞬間凝結。

祝昔木頓時覺到心裡一陣張。

接著冷冰沒有溫度的聲音就從對方裡迸出:“滾。”

“……”

叩叩!

有人輕敲響了房門。

祝昔木得到了瞬間的放鬆,他趕忙站起來滾的同時拉開房門,走進來的人是淩家二爺淩彥佑,隻見他臉上帶著一慣的微笑朝祝昔木點點頭。

表裡有些安神,隨即就扭頭看向沙發上的人:“司南,找到了。”

一份dna報告書送到淩司南狹長冰冷的眼前,那雙毫無溫度的眸讓人不易察覺的輕微跳:“確定?”

“二哥辦的事你還不放心麼?”

淩彥佑一邊坐下一邊說:“經過對符合比較高的十幾萬篩選,終於找到了一個和小寶dna裡有相同染的人,雖然隻有一對染是相同的,可如果這個還不是,那其他人就更加不可能。”

小寶就是淩家三爺淩司南的兒子淩嘯雲。

五年前,易怒易暴格極端的淩司南在二哥的建議下,決定做一件事來治療自己的心理疾病,首先在祝昔木的提示下,大家都想他養一隻小。

可淩司南卻果斷決定養一個人來玩玩,一個帶著自己統和細胞的人。

當時淩家上下都驚掉了下,淩司南要造人?

然而天下好像沒有他做不的事,十個月後,淩家人發現從加長林肯車裡下來的淩司南懷裡抱著一個小小的嬰兒,那嬰兒就是今天要選陪育員的淩嘯雲小爺。

誰知道五年過去後,小爺居然漸漸顯出來和爺一樣的易怒格,除了這個還……

眼下小爺的況越來越不好,淩司南找來心理和方麵的最高階別專家研究,大家一致得出個結論,想要小爺恢復正常,恐怕得找到他的親生麻麻。

可當年,小寶是臨時媽媽機構造出來的。

至於那顆卵子是誰的,隻到現在二爺淩彥佑還記得五年前那一幕。

當天他和三爺一起到那家生機構,麵對專家選擇出來的幾十個皿,每一個皿裡有一顆卵子。

專家們讓淩司南自己選,隻見他瞇著寒冷的眼眸掃視一眼,連上麵方的優缺點都沒有看,就那樣隨手一指,指著很遠其中的個說:“!”

為何是?

後來淩彥佑稍微一打聽,淩司南丟給他一句:“你沒看到發?”

一顆卵子,會發?

想到這裡,淩彥佑的角不由得了。

他這個弟弟,格從來都是讓人捉不的,所以他再說出什麼驚世駭俗的話來好像也不奇怪。

總而言之,當初極力勸淩司南養個小的時候他也有份,如今小寶這樣,他跟著想想辦法做點實事,也是人之常。

dna檔案在淩司南蒼白的指尖裡躺著,薄輕輕蠕:“聶家?”這個還……眼下小爺的況越來越不好,淩司南找來心理和方麵的最高階別專家研究,大家一致得出個結論,想要小爺恢復正常,恐怕得找到他的親生麻麻。可當年,小寶是臨時媽媽機構造出來的。至於那顆卵子是誰的,隻到現在二爺淩彥佑還記得五年前那一幕。當天他和三爺一起到那家生機構,麵對專家選擇出來的幾十個皿,每一個皿裡有一顆卵子。專家們讓淩司南自己選,隻見他瞇著寒冷的眼眸掃視一眼,連上麵方的優缺點都沒有看,就那樣隨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