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中閃過好幾起年輕孩孤經過偏僻地方被殘忍殺害的新聞,不自覺抱自己的簡歷,左右看看,見還有一兩個騎著共單車經過的路人,便低頭著頭皮走過。不過那些人隻是掃了一眼,就繼續四張似乎在尋找什麼。林綰經過時,聽到有對話傳來——“找到了嗎?”“沒有,小兔崽子跑哪去了?”“趕再找找,跑不了多遠!”“要是找不到,咱們一分錢也別想……”“……”林綰揪著一顆心快步往外走,看到城中村最大的商業街人來人往後,才鬆了口氣。結果...和煦的微風從風口吹進屋子,雲紋紗簾隨風輕微擺,站在占了整扇墻三分之一麵積的玻璃墻前,可看到遠鱗次櫛比的優風景,而從外麵卻看不到裡麵的人景。

玻璃墻下,兩個青春靚麗的孩麵對麵席地而坐,麵容嚴肅。

“……就是這麼個回事。”開口的是留有一頭烏黑亮麗順頭發的孩,彎彎的柳眉下一雙杏眼顧盼生輝,看著人時那眼尾那微翹的濃睫彷彿天生帶著三分笑意。

“所以你去找個工作,找回來個兒子?”短發俏麗的孩抓狂,音量不自覺高了幾分,“林綰,你是二十歲不是四十歲!”

“噓!”修長白皙的食指豎在嫣紅的菱前,林綰低聲音道,“敏敏,小聲點。”

何敏敏瞬間捂,狹長的丹眼忍不住扭頭看向不遠。

的地墊上,一個約兩歲多的小男孩蹲坐著,安安靜靜的搭著積木房子,搭上幾塊積木,就看一眼林綰。

林綰的餘一直注意著小孩,見小孩朝看來,就鼓勵一笑,聲贊道:“寶寶棒棒噠!”

小孩安安靜靜的沒說話,但一雙大眼明顯很愉悅,然後更加認真的埋頭搭著積木房子。

何敏敏繼續抓狂,小聲道:“你真是什麼麻煩都往上攬,既然這是警察局的事,給警察叔叔就好了,你逞什麼能?也不想想你自己還是個孩子,能照顧好小孩嗎?”

林綰弱弱道:“可是寶寶抓著我,那雙驚恐的眼睛看得我心都揪起來了,我哪忍心將小孩留在警局啊……”

頓了頓,忍不住道,“我可以照顧好寶寶的。”

然後又嘆氣道,“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寶寶的親父母什麼時候才找來。”

何敏敏撇,“誰知道呢,說不定這孩子……”是被丟棄的呢?但這話太傷人了,何敏敏便沒說出口。

林綰和何敏敏是剛大學畢業的應屆生,林綰因為讀書早,大學畢業才二十歲,小何敏敏兩歲。

兩人是大學舍友,林綰作為年紀最小的那個,一直被其他三個小姐姐當妹子照顧。

不過大學一畢業,大家各自奔前程,另外兩名舍友去了其他城市,留在J市的隻有們兩人。

前一個月大家都忙著找工作適應工作,就聯絡了,何敏敏東奔西跑多家企業,終於定下工作單位,這不,就來找林綰報喜了。

沒想到林綰給了更大的“驚喜”,家裡多了個兩歲多的小孩,據說是走丟了的。

林綰將小孩送去警局報案,可能是因為林綰救了小孩,他非常粘林綰,林綰要將小孩放在警局離開時,小孩看著林綰的眼神可憐兮兮的像是被棄的小狗。

小手還抓著林綰不肯放。

林綰不忍心,就在局裡備了案,將小孩帶回家了。

待找到孩子的親人,就打電話通知。

想了想,何敏敏覺得不太放心,“我跟你一起照顧孩子吧。”兩個人一起,總好過一個人抓瞎。

林綰道:“你不用擔心,我應付得來的,寶寶很乖很好養,你不是剛找到新工作嗎?才上班,哪能經常請假呢?”

何敏敏想想也是,一剛畢業的大學生,能找到一份專業對口福利待遇還不錯的工作很不容易,若是因為表現不好沒過試用期,就得不償失了。

“那我有時間就過來。”

“好啊。”

何敏敏看看手錶,時間不早了,還有其他事要辦,便道:“那我先走了,有事CALL我。”

林綰比了個OK的手勢。

兩人站起來,走到小孩麵前,林綰蹲下直視小孩,“寶寶,敏敏阿姨要走了哦?和阿姨說拜拜?”

小孩對此並沒有什麼反應,隻繼續搭著積木,偶爾看林綰一眼,似乎是確定的存在。

林綰也不生氣,從抱起寶寶那一刻起,就沒聽寶寶說過話。

“寶寶,我去送送敏敏阿姨哦,馬上就回來。”

林綰說完,確定小孩沒什麼不良反應,就和何敏敏走出房間。

林綰送何敏敏到門口,何敏敏想了想,問道:“你什麼時候帶孩子去醫院看看?”就算們沒什麼養娃經驗,也知道小孩並不正常。

“明天。”預約了明天的時間。

明天……何敏敏遲疑,本想說陪著,但是明天有事……

“我可以的。”林綰的笑。

“傻姑娘,以後別那麼傻了,孩子要在有自保能力的前提下纔去做這種路見不平的事。”何敏敏是個高挑的姑娘,站在林綰麵前,高了半個頭。

林綰的頭,恨鐵不鋼的瞪幾眼,林綰一個無縛之力的姑孃家,竟然直接從人販子眼皮底下將孩子救走。

何敏敏聽得心驚跳,一陣後怕,寧願林綰做個自私的人。

不是不想善良,而是做好事的代價可能承不起。

在這個趨利避害做個好事還要考慮再三的年代,誰敢在什麼都不清楚的時候就出援手,也不怕是壞人故意設計的瓷陷阱。

“知道啦,我這不是沒事嗎?”

兩人沒說兩句話,小孩就邁著小短咚咚的朝林綰跑來,跑到後,抱著的。

何敏敏失笑道,“行了,不用送了,孩子真是片刻離不開你。”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林綰親生的。

林綰小孩的腦袋,杏眼微微瞇起。

送走何敏敏後,林綰轉抱起小孩,“寶寶肚肚了麼?姨姨給你做蛋羹好不好呀?”

寶寶抱著林綰的頸項,用削瘦泛黃的小臉蹭蹭林綰的臉,顯得異常大的眼睛微微彎起。

林綰心裡的憐惜更甚。

說起和寶寶,也算是一種緣分。

麵臨畢業季,林綰和萬千應屆生一樣,頂著炎炎烈日投人才市場,四投簡歷應聘。

廣投簡歷廣撒網,連續幾天上午一場下午一場的去麵試。

前兩天接到電話,讓通知去城郊的一家公司麵試,已經投了無數家簡歷的林綰暈乎乎的,也不記得自己有沒有投那家公司。

網上查了資料,發現公司部環境不錯的,便收拾好自己,畫了淡妝,穿上職業裝,拿著簡歷去麵試。

心裡想著地方偏了沒關係,公司好就行。

沒想到去了才知道,地方何止是偏,公司也好不到哪裡去,網上的公司環境圖片說是總部的,他們是分公司,但是那麼大的公司總部,分公司哪有混得那麼差?這可能就是一家掛羊頭賣狗的小公司。

林綰順著導航導半天,看到破破爛爛的還沒什麼人煙,連進去都沒進去,直接就走了。

別的不說,那麼荒無人煙的地方,一個年輕的孩子,哪敢天天單獨上下班?

林綰當即往回走,經過城中村一條偏僻的小巷時,看到幾個明顯不是善茬的年男子似乎在尋找什麼。

林綰的腦中閃過好幾起年輕孩孤經過偏僻地方被殘忍殺害的新聞,不自覺抱自己的簡歷,左右看看,見還有一兩個騎著共單車經過的路人,便低頭著頭皮走過。

不過那些人隻是掃了一眼,就繼續四張似乎在尋找什麼。

林綰經過時,聽到有對話傳來——

“找到了嗎?”

“沒有,小兔崽子跑哪去了?”

“趕再找找,跑不了多遠!”

“要是找不到,咱們一分錢也別想……”

“……”

林綰揪著一顆心快步往外走,看到城中村最大的商業街人來人往後,才鬆了口氣。

結果經過一個垃圾堆正準備繞道時,不經意看到藏在裡麵出一雙眼睛的小孩。

林綰的心跳了半拍,被嚇得差點驚出聲。

然後看到那雙眼睛流出的惶恐,比還害怕,尖音效卡在嚨裡沒喊出來。

林綰想到那幾個明顯不是好人的對話,再看看藏起來的小孩,腦子裡哄地一聲,再回神時,已經抱著臭烘烘的小孩快步進了沒兩步遠的裝店,給小孩換上了一套裝,還帶上配套的小帽子。

林綰抱著小孩,正愁著怎麼離開,剛好看到一輛計程車停在裝店不遠,一個年輕人下了車,連忙走出去,快步走到計程車旁,開啟後車門坐進去。

“麻煩到市中心廣場,謝謝。”

“好的。”

車子剛起步慢慢離開,就看到剛剛看到的幾個男人從巷口走出來,似乎在尋找什麼。

林綰的心劇烈跳,啞著聲音道,“大哥能快點嗎?我比較趕時間。”

“我盡量撒,這裡巷口比較雜,車子不能走太快。”

不過司機師傅還是盡量提速。

等車子離開城中村範圍,匯大馬路車流中,林綰全都汗了,兩發發抖。

但是看到不知何時已經停下抖,躺在上直直看著的小孩,林綰心裡又有無限勇氣。

林綰沒到市中心,半路就下車,然後換車去了警局。

林綰從那些人的對話中判斷出來的,那些人絕對是人販子,這個小孩是被拐來的,不知怎麼的逃了出來。

一路上林綰還在想,或許是理解錯了,這小孩是那裡某戶人家的孩子呢?萬一那些人不是找的這個小孩呢?

但是給小孩換服時看到上麵的青青紫紫,明顯被待的痕跡,林綰想,哪怕隻是一個可能,也要將小孩抱出來,說不定一個舉,就改變一個孩子的悲慘命運了呢?

作者有話要說:

請多多留言收藏支援,謝謝!

專欄預收文【穿男主的青梅[穿書]】球收藏~文案穿狗小說裡男主那白富標配卻為了男主威脅恐嚇主、作天作地最後把自己給作死的炮灰青梅。

顧衍妍表示無所畏懼,有係統金手指。

隻要不去作死,自己就能躺贏。

隻是這個男主和書裡不一樣啊,老是在麵前刷存在是怎麼回事?

男主:他們都說青梅竹馬好,結婚會幸福一生。

顧衍妍:不,自古青梅竹馬不是配的言文裡,青梅和竹馬都會反目仇你死我活。

男主:所以我們這是青梅竹馬配文。

顧衍妍:……

主:……不,我還能再多活一集!孩子去醫院看看?”就算們沒什麼養娃經驗,也知道小孩並不正常。“明天。”預約了明天的時間。明天……何敏敏遲疑,本想說陪著,但是明天有事……“我可以的。”林綰的笑。“傻姑娘,以後別那麼傻了,孩子要在有自保能力的前提下纔去做這種路見不平的事。”何敏敏是個高挑的姑娘,站在林綰麵前,高了半個頭。林綰的頭,恨鐵不鋼的瞪幾眼,林綰一個無縛之力的姑孃家,竟然直接從人販子眼皮底下將孩子救走。何敏敏聽得心驚跳,一陣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