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歸

年上,原來是等著他回來,後來是等著他迴心轉意。等來等去,全是一場空。“小……靜萱。”不過幾步,他就走到了跟前,手想要握住的手,上一回他握的很,讓一直從手暖到了心,然後知道潘小存在的時候,覺得冷徹心扉。這一回,關靜萱退後了幾步,避開了他出的手,目低垂,藏住那深深的厭惡,覺得惡心,惡心這一雙不知在潘小上怎樣遊移過的手。“瑞年哥哥,賀您平安歸來。”咬牙切齒地,關靜萱自己開了口,一邊說著,關靜萱一邊福,隻...琥珀端著剛從廚房取回來的點心回來的時候,正巧看見珍珠手裡捧著姑孃的琵琶,準備叩門。

“這麼冷的天,姑娘要琵琶做什麼?”

“要琵琶還能乾嗎,自然是彈唄。”

兩人麵麵相覷,叩門而,一人送了琵琶,一人送了點心,關靜萱接過了琵琶,出懷唸的神,揮了揮手,讓兩人出去。

其實關靜萱是不喜歡琵琶的,更準確地說,不喜歡一切能發聲的樂,因為樂能人,樂彈奏者想要瞞住他人的緒也能被知音人聽出。

彈琵琶從來都是為了宣泄,今天也是,是為了宣泄自己掩藏不住的殺意。

珍珠和琥珀雖然出了門,卻不敢走遠,隻站在門外等著們家姑娘可能的傳喚。

不一會兒,兩人便聽到了屋傳出的鏗鏘的琵琶曲聲。

“姑娘今個兒彈的是什麼?不是平時那曲吧,聽著……殺氣好重。”

“還不是昨個兒那個方家的,看著咱們姑娘長得漂亮,便大言不慚地說要娶咱們姑娘,說什麼……莫負花期?不過咱們姑娘昨個兒也沒吃虧,一彎腰抄起一塊大石頭就給他砸腦門上了,那嘩嘩的。”

昨天,是琥珀跟著關靜萱出的門,家姑孃的英姿全程看在了眼中。

兩人正說著話呢,一個婆子大著氣跑進了院子,“快,快跟姑娘說,隔壁的段公子再一盞茶的功夫就要回府了。”

隔壁的段公子,是關靜萱的未婚夫婿,科舉上沒有什麼才華,拳腳功夫上卻有些天分,關靜萱及笄那年,恰逢邊境戰,段瑞年一抱負地去從了軍,這一走,就是三年。

早些日子陸陸續續聽到了一些他的訊息,隻說最近要回來了,據說還是錦還鄉。

琥珀和珍珠聽說未來姑爺就快到家了,皆都麵喜,姑爺回來了,姑娘就該嫁人了,也不枉費姑孃的多年等待。聽說未來姑爺這回出息了,看看以後誰敢在們姑娘背後嚼舌。

兩人都高興地不得了,然而下一刻卻開始麵麵相覷了,那婆子的聲音也不小,怎麼這麼久了,們姑娘還在彈琵琶,且殺氣好似越來越重了。這是琵琶彈的太過專心,沒有聽到婆子的聲音嗎?

關靜萱自然聽到了,此刻思緒翻飛,手上作卻並未停止,煞弦、絞弦、拚雙弦……孰能生巧,比起段瑞年喜歡的“高山流水”,更鐘“十麵埋伏”。

當年的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是如何呢?正彈著“高山流水”,一聽到段瑞年馬上要到了,立馬扔下琵琶,往門口跑。

想他,想第一時間見到他,告訴他,等了他這麼多年,雖然不免覺得委屈,卻依舊想他。結果,雪天路,跑的太快,不慎扭了腳。

明明扭得不輕,卻為了不想讓他擔心,裝作無事的樣子。

應該裝的並不好,所以潘小輕而易舉地就拉倒了,那一,潘小當夜輾轉哀啼失了腹中骨,失了段瑞年和婆母的心。

今個兒,再不急了,慢悠悠地走著,一步一個腳印。是家小姐,該保有的儀態一點兒都不該缺,否則,隻會給旁人看了笑話。

關靜萱走得慢,琥珀和珍珠也不好走得太快,三人一前兩後,足足三盞茶的功夫才走到關府門口。

隔壁的段府門前很是熱鬧,戰場上刀劍無眼,多的是馬革裹屍的,真正活著回來的不多,有了好前程的就更了。

多年不見,段瑞年變化大,量更加拔、壯碩,也更有男子氣概了。

這是當年的關靜萱看到的他的變化,現在的關靜萱,隻覺得他年輕了不,了後來戰場進一步磨練的殺伐果斷和冷酷。

段夫人熱淚盈眶地著多年未見的兒子,攔住了他屈膝跪拜的作,隻一個勁地說回來了就好,儼然一個慈母。

在未嫁段家之前,關靜萱真的一直確信段夫人會是一個好婆婆,因為段夫人待很好,簡直視如已出,這麼些年段瑞年不在,更像段家的兒。

可段夫人大約十分擅長轉換份,未來婆母可以十分慈祥,宛若生母,真正做了婆母之後,便隻剩下了一條又一條的規矩。

那些規矩,從來都是用來束縛這個正妻的。

終究,段瑞年看到了站在關府門前的。

關靜萱確定,他此刻眼中閃過的確實是驚艷。

關靜萱也知道,自己容貌不俗,不過那又有什麼用呢?

衰而馳,的好年華,都用在了等待他段瑞年上,原來是等著他回來,後來是等著他迴心轉意。等來等去,全是一場空。

“小……靜萱。”

不過幾步,他就走到了跟前,手想要握住的手,上一回他握的很,讓一直從手暖到了心,然後知道潘小存在的時候,覺得冷徹心扉。

這一回,關靜萱退後了幾步,避開了他出的手,目低垂,藏住那深深的厭惡,覺得惡心,惡心這一雙不知在潘小上怎樣遊移過的手。

“瑞年哥哥,賀您平安歸來。”咬牙切齒地,關靜萱自己開了口,一邊說著,關靜萱一邊福,隻為周全禮數。

而後,關靜萱聽到了等待已久的馬車聲。該來的,終歸還是會來。這一回,狼狽的一定不會是,因為不允許。

聽到馬車的車聲,段瑞年臉上閃過了一張,關靜萱看的很清楚。可不是張麼,還沒有哄好,這便又來了一個。

關靜萱笑,潘小可比難纏多了。

不多時,一個子款款而來,人如其名,看著就弱,惹人憐,倒是真看不出怎麼能功地扮男裝,又是如何地巾幗不讓須眉。傳言啊,多數不可信。

走到關靜萱跟前停下,地喊了聲姐姐。不過做個再簡單不過的福禮,便有些搖搖倒,往段瑞年懷裡,段瑞年不負,穩穩地接住了。

“段郎,快放開我,姐姐在看呢。”輕輕將自己推離段瑞年的懷抱,緩走了幾步,不聲地打量了一番關靜萱,垂眸再次向關靜萱問好。

這一回,省了福禮。

“姐姐?”關靜萱的角微微翹起,帶著一冰冷的弧度,“這位姑娘,您喊哪個?我麼?我爹我娘隻給我生了個哥哥,我倒是真想要個妹妹,但……你子太弱了,我不喜歡。”

聽關靜萱說話這樣不客氣,潘小立馬做出了一副泫然泣的模樣,轉向段瑞年,“段郎,姐姐……怎麼能這樣說話?”

“段郎?瑞年哥哥,你能不能告訴我,是哪個?怎麼你的這樣親熱?”

“是……”段瑞年言又止,看了看周圍本來是來迎他回府,賀他還鄉的這會兒開始轉看熱鬧的親鄰,清咳了一聲,“要不,咱們還是回府去說吧,這外頭有些冷,你子又不好。”

關靜萱是不願意的,反正背信棄約的不是,珠胎暗結的也不是。顯然,潘小也不想被藏著掖著,潘小要的是名正言順,居然一直沒有能看出來。

“姐姐,段郎在外征戰多年,需要人照顧。無奈姐姐您離的太遠,妹妹我……便代勞了。姐姐,段郎說你素來賢良,不會容不下我的,是嗎?”

關靜萱笑了,風霽月,“你過來點,我告訴你答案。”

潘小的眼中閃過警惕,卻最終被算計代替。看一步一步靠近,關靜萱覺得自己就像等著獵進狩獵範圍的蛇,蓄勢,一擊必中。在潘小走到一臂距離之後,關靜萱耐心耗盡,猛地抬手,一手狠狠住了潘小的脖頸,一手開始迅速揮。做個再簡單不過的福禮,便有些搖搖倒,往段瑞年懷裡,段瑞年不負,穩穩地接住了。“段郎,快放開我,姐姐在看呢。”輕輕將自己推離段瑞年的懷抱,緩走了幾步,不聲地打量了一番關靜萱,垂眸再次向關靜萱問好。這一回,省了福禮。“姐姐?”關靜萱的角微微翹起,帶著一冰冷的弧度,“這位姑娘,您喊哪個?我麼?我爹我娘隻給我生了個哥哥,我倒是真想要個妹妹,但……你子太弱了,我不喜歡。”聽關靜萱說話這樣不客氣,潘小立馬做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