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不嫁

穆曉懵懵懂懂的端著咖啡走了進去。“誰讓你隨便不敲門就進來的,你是新來的嗎?”霍厲寒正在看檔案,聽到有人直接推門進來。生氣的吼道。穆曉手裏的咖啡差點沒端穩。“那我出去敲門在進來?”穆曉穩了穩心神。狐疑的問道。這個霍厲寒果然脾氣不太好。“你來了,過來。”霍厲寒看到是穆曉,臉色和緩了一些,對著穆曉招手,讓她過去。“喏,你的咖啡。”穆曉把咖啡放到霍厲寒的桌子上,離霍厲寒遠了幾步,霍厲寒沒好氣的看著她。“到...“不,我不要。”穆曉怎麽都沒想到,自己歡歡喜喜的和參加完畢業典禮回家,會聽到這樣的一個驚天霹靂。

穆曉是洛城大學服裝設計係今年的畢業生,剛剛才二十歲。

“曉曉,我們也是沒辦法了,你就看在我們家養了你這二十年的份上答應我們吧。”穆夫人苦口婆心的說道。收起了自己以往的尖酸刻薄。

“媽,你讓我做其他的事都可以,但是這件事不行。”穆曉搖了搖頭,堅決的說道。學士帽上的瓔珞也隨著穆曉的搖擺而擺動了起來。

“穆曉,我們隻是通知你,這件事你必須答應。”穆老爺來了火氣,本來就是一個貪婪的商人形象,此刻是更加的明顯了。

“爸爸,我不要嫁給那個男人,我都不認識他。”穆曉使勁的搖著頭哭喊道。自己不要,但是爸爸決定的事,自己怎麽可能反抗得了。

“這結婚了不久認識了嗎?而且這霍厲寒可是這洛城的天,你要是嫁給他了,保管吃香的喝辣的,還有什麽不滿意的。”

穆夫人也出來勸說道。語氣裏帶了很多的小市民的尖酸刻薄。

“我不要,這些我都不要,我也不想要嫁給這個男人,公司資金的事我可以幫著想辦法的。”穆曉接著說道。不可以,絕對不可以。自己不喜歡那個男人,甚至都不認識他。

而且自己有喜歡的人,自己怎麽捨得呀。

“你一個大學畢業都沒工作的學生,哪裏去找錢呀,趁著年輕還是早點嫁給有錢人吧。”穆夫人又把自己的那一套價值觀搬出來了。

穆曉知道自己肯定是不能夠勸服父母的了,那麽自己還有另一個人可以求助,自己的哥哥。

這個時候穆少川正好下班回家,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最近公司的事,穆少川看起來精神也很不好。

“哥哥,你幫我勸勸爸媽吧,我不要嫁給那個男人。”穆曉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樣,跑過去抓住自己哥哥的手,哭著說道。

“曉曉,別哭。”穆少川聽到穆曉這麽說,並沒有什麽驚訝的表情,肯定是一早就知道了的。反倒是臉上很是為難。

“少川,你好好勸勸曉曉吧。”穆夫人覺得穆曉真是愚蠢,這個主意可不是他們提出來的。居然找上了少川了。

“曉曉,我們會房間去談吧。”穆曉都還處於迷糊的狀態,穆少川幫她摘下帽子,親昵的說道。

穆曉以為這是穆少川要幫自己的意思,所以乖乖的跟著穆少川上樓了。而且哥哥才答應了自己的告白,一定不會看著自己嫁給一個不喜歡的人的。

“曉曉,恭喜你畢業了。”走進屋,穆少川並沒有先和穆曉說這件事,倒是先說起了穆曉畢業的事。

“嗯,哥哥你答應了我,要去參加我的畢業典禮的,但是你沒來。”穆曉聽到自己愛的人這麽的關心自己,羞怯的抱怨道。

“你也知道公司最近有事,是哥哥對不起你。”穆少川略帶抱歉的說道。自己的確是答應了穆曉的。

穆曉也覺得自己有點矯情了,畢竟最近公司事情多,哥哥來不了也正常。

“哥哥,我不怪你,但是你能不能和爸媽說一下,我不要嫁給那個陌生的男人,你也不忍心我嫁給別的男人吧。”

穆曉抱住穆少川哭訴道。哥哥肯定會幫自己的,自己可以去公司裏麵幫忙,但是自己一定不要犧牲自己的一生。

“曉曉,你聽我說。公司出現了很嚴重的資金鏈斷裂問題,要是沒有霍厲寒的投資的話,我們公司就要破產了。”

穆少川為難的說道。但是這件事現在除了介紹霍厲寒的投資以外根本就沒別的辦法了。但是霍厲寒卻提了這樣的一個要求。

也不知道穆曉怎麽招惹上那個男人了,但是那個男人偏偏要他們把穆曉交出去才肯投資。

“所以你也是想要和爸媽一樣把我賣給霍厲寒來拯救公司嗎?”穆曉明白穆少川的意思了,哥哥根本就沒想幫自己,而是想要和爸媽一樣來勸說自己。

“曉曉,我不是這個意思,但是現在隻有你才能救公司了。”穆少川一臉為難的說道。如果可以的話他也不想要這樣做。

“嗬嗬,穆少川,你不要忘了,我現在可是你的女朋友。”穆曉嘲諷的問道。自己在穆少川那裏就是能夠隨便換的嗎?

“曉曉,你幫幫公司這一次吧,隻要這一次公司的難關過了,你就和霍厲寒離婚,我們結婚,以後我們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穆少川還在繼續的編著美好的未來,可是穆曉什麽都聽不進去,因為這是自己最愛的人要把自己賣了編出來的謊言。

“好,我答應你。”穆曉握了握拳,心一橫,絕望的說道。自己還能怎麽選呢。

“曉曉,謝謝你。”穆少川剛才的為難都變成了驚喜,就像是完成了一件大事一樣。穆曉的心是真的很疼。

這還是昨天抱著自己說著愛自己,永遠都不會拋棄自己的男朋友嗎?這還是從小就保護自己的哥哥嗎?

穆曉其實說白了隻是一個被穆家父母從孤兒院帶回來的穆少川的玩伴,所以從小的時候也就隻有穆少川對穆曉很好。

“沒什麽事我就走了。”穆曉推開抱著自己的穆少川,轉頭就要走出去。以前穆少川的懷抱讓她感到溫暖,但是此刻穆少川的懷抱讓她膽寒。

“曉曉,你別忙著走,我還有一件事和你說。”穆少川拉住穆曉,一把把她抱到了自己的懷裏溫聲說道。

“你說吧,不要拉拉扯扯的。”穆曉已經決定了,既然他們要逼自己,那麽自己也沒必要繼續的拿他們當家人了。

“曉曉,你也不想要對一個陌生男人獻身吧,要不你給我吧,我保證等到你和霍厲寒離婚以後,不管你變成什麽樣子,我都會和你結婚的。”

穆少川拉著穆曉,溫柔的問道。似乎是在誘哄。其實穆曉的身體,穆少川早就已經開始肖想了,隻是突然發生了這件事穆少川纔想要提前的。川想著還是死馬當活馬醫,去看看吧。“穆總,其實我們總裁也不是那麽不通情理的人,隻是最近穆氏集團的負麵新聞太多了。我們總裁也是無奈。”會議室裏,雲城遞給穆少川一杯水,無奈的說道。“什麽負麵新聞?”穆少川不解的問道,最近就隻是蔣茜茜的事吧,但是蔣茜茜一個沒了聯姻價值的女人,憑什麽讓穆家接手,而且還被人給……“穆總回去想想吧,隻要你把這些事情解決了,我相信總裁一定會幫助穆氏的。”雲城似笑非笑的說道。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