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向南出馬(2)

勁更大了。向南沒辦法,隻好拿著神針往華天南身上戳了戳,華天南“啊”的一聲大叫,向南都能感覺到身上的肉都在顫抖了,向南這感覺絲毫不誇張。隨著聲音,華天南也感覺到了身上有一處的變化,他的右眼一直視力都不好,最多隻能看到近一米的東西,可是從神針戳了後,他的眼睛在十幾米以外的東西都能看的清清楚楚。最後華天南也終於妥協,送開了向南的腿。不過他也由此心裏大喜,既然沒有什麽方法,那意思就是偷到就可以了,華天南偷...晚上的時候,向南便睡在了床上,此刻他正在靜靜等待著雷銳的到來。

殊不知此刻雷銳已經在了向南的耳朵旁邊,雷銳不禁在心裏偷笑,向南這個傻半吊子,肯定不知道他此刻已經化作一個蚊子在向南的旁邊轉來轉去。

頓了頓,向南不禁聽到一陣蚊子叫的聲音,這房子裏麵什麽時候多了這麽多蚊子,而且叫的還特別的煩。

向南不禁用手擺了擺,可是眼前的蚊子就像是看上了自己一樣,不管怎麽樣都攆不走。

雷銳哈哈大笑起來,他此刻已經和蚊子融為一體了,所以不論他的笑聲有多大,在向南聽來都是一些蚊子的聲音。

不過雷銳卻不知道向南的聽力是常人的好幾倍,向南早就聽出這蚊子的聲音有些奇怪,心裏也慢慢提高了警惕。

雷銳也不想浪費太多的時間,便到了向南的脖子邊找到了一個血管,一口咬了下去,這不咬還好,一咬後差點將雷銳的牙給杠了下去,整個疼的不行。

雷銳大驚,這樣不行啊,今天一定得將這個向南給搞死,不然太對不起自己了。於是雷銳匆匆回到了自己的住所,拿出了一些病毒噴在了自己的身上。隨後又化作了蚊子向向南飛了過去。

向南這個時候已經從搖一搖裏麵搖到了一個對付蚊子的法寶,不管怎麽樣,既然雷銳派來這麽多的蚊子咬他,他肯定就要好好招待雷銳一番,於是便將殺蟲劑掏出,對著其他的蚊子便一堆噴,不久那些蚊子的屍體就在向南的麵前了。

向南不禁一驚,因為眼前還有一個蚊子啥事沒有,於是乎向南便一直往這個蚊子上麵噴殺蟲劑,就不信噴不死這個蚊子。

誰知道幾分鍾過去了,蚊子上麵都被噴的一片白色,可是向南依然緊緊看著眼前的大蚊子不放。

頓了頓,雷銳簡直狗急跳牆起來,直接趴在向南的胳膊上咬,他不信自己這樣一直咬下去會沒有一點用。

可是事實證明,好像真沒有什麽用,雷銳到最後咬的牙全部掉在他自己的胃裏,可是向南依然什麽事都沒有。

雷銳大氣,隻感覺頭腦混混漲漲的,不過一會兒便暈在了向南的胳膊上。

向南不管三七二十一噴了會兒後也聽不到有什麽蚊子叫了,便停停下來。這時,向南才注意到自己胳膊上奄奄一息的大蚊子,不禁心裏偷笑起來。這個雷銳未免太自作聰明瞭,他還真以為向南沒有看出來啊,未免太過於自信了。

向南看了看胳膊上的蚊子,仔細一看,這蚊子有一般蚊子的三個大,而且這頭也可以依稀分辨出是雷銳的腦袋。

向南大喜,將胳膊上的蚊子拿了下來,隨後放在了桌子上,向南對著桌子上的蚊子就是一頓噴。

漸漸的,向南竟然聽到了一些喘息聲,不禁大驚,難不成雷銳還被噴出感覺來了。

向南正想將雷銳這隻蚊子給燒死的時候,突然,向南聽到男人哈哈大笑的聲音。隨後桌子上的蚊子就不見了。

再看前麵,隻見雷銳已經是另一副模樣,蚊子的中間身體,而腿和胳膊都是人,雷銳變成了蚊子人!

向南愣了一下,雷銳可不管那麽多,直接朝著向南便衝了過去,讓他欣喜的是,隻一下,前端尖銳部份一下穿入了向南肉裏!

哈哈,小樣,也不過如此而已。

就在雷銳得意的不行時,向子拿出神針在雷銳屁股上麵狠狠的一插,隻聽雷銳“啊”的一聲大叫,整隻大蚊子倒在你地上。

雷銳驚恐的看著向南手裏的神針,那是個什麽東西,怎麽會這麽厲害。如果他能拿到那根厲害的針或者向南就不會這麽厲害了!

想到這兒,雷銳直接朝著那根針上飛去,此刻心裏隻有一個信念,那就是拿到那根針。

向南看著慢慢靠近自己手裏神針的雷銳心裏一喜,看來雷銳這是要和他搶針啊,不過雷銳可能忘他此刻還隻是一隻蚊子吧。

想到這,向南嘴角勾勒起一個好看的笑容,當雷銳要撞上那根針的時候,向南的手指稍微一動,將這根針給反了過來,針頭直對著雷銳。

雷銳一看,大叫不好,可是這個時候他的臉就要撞上那根針了,根本沒有辦法急刹車,便大喊大叫起來。

突然,雷銳的聲音消失,雷銳整隻蚊子都倒在了桌子上,一副快要起模樣。

向南大喜,連忙用神針戳雷銳的屁股還有腦袋,將他給五馬分屍戳死。

雷銳隻感覺頭腦暈的不行,屁股和頭時不時的傳來疼痛感,可是疼痛感過後又變成了一陣舒服。

突然,雷銳猛的睜開了眼睛,因為他覺得自己的各種脈搏好像又重新跳動了起來,這種感覺讓雷銳爽的不行,一下子就重新飛了起來。

向南大驚,他不是用神針將雷銳給戳死了嗎,怎麽還恢複了。苦想一番,向南這纔想起來,這神針是治人的,而不是害人的,而他剛剛在雷銳身上戳的那幾下都恰好將雷銳的傷給治好,而不是將雷銳給戳死。

向南不禁後悔不已,頓了頓,便走上前看著雷銳大笑:“你該不會以為你還能活吧,我剛剛對你戳了那麽幾下,你難道就不想知道是什麽嗎?”

雷銳看了看向南,他又在裝什麽神秘,那針讓他感覺到疼還有就是爽。其他的倒是沒有什麽,便道:“你有什麽盡管說就好,反正你也活不過今天晚上了!”

向南聽了哈哈大笑,心不在焉的玩起手機來:“你也太高估自己了吧,既然你什麽都不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好了。我剛剛戳你的幾下是戳的你一些血脈,一旦你有一些小動作後,血脈就是噴湧而出,你將會流血過多休克而死!”

雷銳聽了直接楞在了原地,他還是花樣年齡呢,可不能這麽死了。可是如果向南騙她怎麽辦,便試探性問:“那你說說我被針戳的感覺!”

向南不緊不慢道:“開始疼,後來爽是不是?”

隻見雷銳一臉震驚的樣子,嘴裏還在嘀咕著什麽。

向南此刻心裏所想卻是:廢話,這時治病的針,肯定會有疼,然後病好了不疼了,那不就是爽,大傻叉一個!

雷銳還是感覺有些不對勁,管他三七二十一,大喊:“正好,反正我也要死了,不如拉個墊背的,我要和你一起死!”

話落,雷銳便化作一隻一米大的蚊子飛向向南,向南勾唇一笑,往房間外麵跑去。

據向南所知,村子裏麵今天很多村名都在,因為是一年一度的電影節,每年到這個時候村子裏麵的人都會聚在一起看一次電影。

還好向南打聽到了這村子的習俗,可是像雷銳這種做實驗又怕別人發現的人,一定是那種足不出戶,也不會個別人交流,一定不會知道村子裏還有這個習俗。

於是向南就一直在前麵跑著,他要引雷銳去電影節的地方。

幾分鍾過後,向南便將雷銳帶到了電影節的中堂,而其他人都在主堂裏麵看電影呢。

終於追到了向南,雷銳一陣欣喜,豎直了尖鋒,直直的向向南刺去。

向南大叫:“來人啊,快看啊,放火的人我找到了,大家快來啊!”上,**的頭部已經被鉗製住,所以它此刻整個貓身都動彈不得。隻見男人抱著**隨後向地麵上用力一摔,隻聽一聲慘慘的貓叫聲傳入耳朵,**整個貓都被重重的甩在了地上!旁邊的向南一陣氣憤,竟然有人敢傷害他苦心陪養的貓咪,向南顯然是不會饒過他的!向南快步靠近了男人,一隻手鉗製住男的脖子,另隻手鉗製住男人的身子,讓男人動彈不得!男人猛的一驚,沒想到眼前這瘦弱的男人還挺厲害的,不過自己的能力也不差,男人連忙張開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