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4 誌向表又多一個選項

�ڷYͰ�Y��߀��һ�����b������Y���0�2�0�2�0�2�0�2������������Ժ�T�ڵ�ƽ���ϣ�����ϴ��Ę���^�����ج��f���0�2�0�2�0�2�0�2�����L׌�ѽ�����������õ����Yȥ���֜Q���ҼҶ�������0�2�0�2�0�2�0�2�������^ĸ�ᣬ�Ҹ���ȫ�ҷN��æ��209�ʂ�ڼZ�����ִ��У�Ո�Ե�Ƭ�̣��0�2�0�2�0�2�0�2���ݸ�����...應該沒有人能夠拒絕這麽明媚的大姐姐。秦瑤在心裏羨慕的想。

如果不是她現在已經二十多歲,她都想進這女學苑再多讀點書。

女學苑與國子監相鄰,麵積也同國子監的占地麵積相當。

從大門進來,先是片小廣場,廣場後還有一片荷花池,池中荷花還未綻放,隻是一個個小花苞,露出一點粉尖尖。

從荷花池旁的長走廊穿過,就能見到一片課室,共九間。

其中五間北向的課室半敞開,兩間課室空著,三間課室裏麵有正在上課的女學生,年齡從六七歲到十二三歲。

一課室內學生莫約三十個左右。

學生們分年齡段分別授課,分有少室、中室、青室三個班。

空著的兩間課室是青室的。

采薇解釋道:“青室是十二歲以上的孩子,晨間有體術練習,都在演武場那邊。”

“還有體術?”四娘忍不住新奇問。

采薇點點頭,“想要讀書讀得好,健康的體魄必不可少,年紀小些的少室和中室每月也有十節騎射課程,讓女孩子們跑動跑動。”

話說到這,采薇特別迴頭看了秦瑤一眼,試探著問:“這些課程,夫人不介意吧?”

秦瑤有點費解,“為什麽要介意?這不挺好嗎。”

“采薇姐姐,我阿孃騎射可利害了!”四娘自豪的說。

采薇驚訝的看向四娘,“夫人也學過騎射?”

四娘狂點頭,並糾正:“不是學過,我阿孃就是很厲害的。”

采薇又迴頭看了秦瑤兩眼,秦瑤衝她張揚的挑了下眉頭。

母女兩長得兩模兩樣,但這股勁勁的小表情卻如出一轍。

其實母女兩的年齡擺在眼前,加上容貌並無相似之處,采薇一看就知道必不可能是親生母女。

但就現在這一模一樣的嘚瑟表情,讓她產生了懷疑——這真不是親生的?

“不過夫人不介意就好,您知道的,這京都城裏貴人多,規矩也多。”

總有人擔心孩子這傷著了那磕碰了,特別是女孩,留了疤,髒了麵,定親的時候遭嫌棄。

所以坐著不動最好。

采薇點到即止,繼續領她們朝另外四間緊閉大門的課室走去。

一邊走一邊介紹:“這是藏書閣,學生們中午午休時可以到裏麵看書。不過藏書閣內的書不能借出,隻能在裏麵看。”

“這邊是琴室,每日都有琴師會來給學生們授課。”

四娘激動的拉了拉阿孃的衣袖,家裏的琴又可以彈起來了。

秦瑤摸摸孩子的頭,用無聲的口型提醒:淡定點。

院長還沒見到呢,等成功入學了再激動不遲。

不過孩子這麽喜歡這裏,做家長的不管怎麽著都得想辦法讓孩子報名成功!

“采薇,你說每日都有琴師過來,是說每日來的琴師都不是同一個?”秦瑤客氣詢問。

采薇沒想到她發現了這個盲點,輕咳兩聲,有點心虛的說:“是的,我們這裏的琴師都是教坊那邊過來的。”

秦瑤明白了,“原來如此。”沒什麽特別反應。

采薇暗鬆一口氣,她真是被人質問問得怕了,難得不用解釋,真好。

四娘仰頭小聲問:“阿孃,教坊是什麽?”

秦瑤想了想,解釋道:“是專掌音樂、舞蹈、百戲這類教習、排練及演出事務的地方,是官署的,有負責內廷的,還有負責坊間達官貴人的。”

四娘一聽,哇了一聲,“那不是很厲害。”

秦瑤:“恩,超厲害的。”

采薇指著倒豎第二間說,“這裏是中午堂食的地方,咱們女苑中午會有一道免費的湯粥,孩子們不經餓,中午還得加一頓。”

終於來到最後一間,采薇示意母女兩在外稍等,她先進去知會一聲。

“好,麻煩你了。”秦瑤牽著四娘站到屋簷下,太陽已經升起來,氣溫很高,照在手臂上都覺得發燙。

四娘悄悄問:“阿孃,采薇姐姐是去見院長了嗎?”

“應該是吧。”秦瑤也不太確定,采薇進去就關上了房門,她隻聽見裏麵有人談話的聲音,還沒聽見采薇叫院長。

四娘哦了一聲,看看前麵這一大片池塘,又探出頭去看看周圍課室裏正在聽夫子講學的學生們,驚奇發現,夫子好像都是女人。

這是從前不曾遇到過的,原來還有那麽多女夫子啊~

在四娘小小的誌向表裏,長大後自己能做的職業又多了女夫子這一項選擇。

等了好一會兒,房門也沒有開啟的樣子。

四娘有點無聊,看阿孃沒有阻止的意思,又往外挪了幾步,打量房子後麵占地頗廣的演武場。

場上有正在練習騎馬的學生,對四娘來說都是大姐姐了。

上課總有個別愛跑神的,到處張望,瞥見屋後探出一個好奇的小腦袋,衝她做了個鬼臉。

四娘忍不住笑,但很快意識到這是學苑上課時間,又憋住了聲音。

教騎馬的師父也是女子,有一個長得高挑,還有一個身材比較嬌小,但馬術非常厲害,居然能夠站在馬背上奔跑。

四娘看得眼睛都捨不得轉動,呼吸也下意識屏住,生怕那馬術師掉下來。

秦瑤察覺到閨女兒的緊張,也看了兩眼,炫技而已,沒什麽意思。

重新撤迴牆下,豎起耳朵聽了聽屋裏的情況。

采薇從進去就一直沒有開口說話,是另外兩道聲音一直在交談,可能院長有其他的客人。

又等了半刻鍾,可能是怕她們等太久,房門輕輕開啟,采薇輕手輕腳鑽出來,對母女倆說:

“你們來得不太巧,今日院長有重要的客人在,可能還要等很久,要不你們先迴去?”

說著,見母女兩都表露出想繼續等的意思,采薇招手示意她們跟自己先去另外一間屋子。

“夫人可會寫字?”采薇拿了紙筆出來,“咱們可以先把資訊留下來,到時候我交給院長也是一樣。”

母女倆對視一眼,有點遺憾,但時機不巧,也隻能先這樣了。

畢竟今天能走到這一步已經是出乎意料的順利,而且看采薇的態度,四娘入學應該不算難。

秦瑤頷首,接下紙筆,“我怎麽寫呢?”(本章完)筆記,內容由劉木匠口述,開頭一大段都是他對這筆大生意激動的表達。隨後告知秦瑤他這邊已經收到她送來的銀子,當她收到信的那一刻,劉家村村民們已經在擴建工廠的路上。秦瑤寄過去的信裏附帶了工廠建設計劃草稿圖,劉木匠說他和廠裏的芸娘、劉琪、順子、劉柏等骨幹,將會結合村裏土地的實際情況具體分析,將她的廠圖落實。並囑咐秦瑤放心留在府城,他會全力做好接收木材和采買生產工具的工作。最後是村長寫下的,感謝秦瑤將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