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7章 突破口!

弟兄們一起,你給我記住,國安是國之利器,不是任你揮霍的私人武器,你好自為之!”......走出國安大樓,陳**伸了個大懶腰,臉上倒沒什麽怨氣怒氣,一切都很平淡,剛才的經曆就像是沒有發生一樣。他也沒太把喬家勝放在眼裏,更不會對他憎恨有加,因為他沒有跟一個死人去計較太多的習慣。沒錯,喬家勝在他的眼中,已經是個死人了,敢充當喬家的馬前卒,陳**怎麽可能讓他繼續活在這個世界上?不揮刀斬下,又怎能濺得喬家一...聽到這話,李書厚眼中再次閃過一抹讚許之色:“不錯!事實也正是,喬晨鳴這些年的路走的並不算幹淨!身上能找出的汙點很多!但想要讓他致命,卻是有點困難!這就得看你玩出一手神來之筆了!”

“還請李老指點一二啊!”陳**開口問道,他已經清楚了李書厚對他的態度,有些問題,他自然就能堂而皇之的問出口,毫不唐突!

“你可以去跟常守玉談談,或許他能夠給你指點迷津!”李書厚意味深長的說了句。

陳**微微一怔,常守玉?他把這個名字默默記在了心裏,隨後眼中散開了一抹燦爛的笑意!

“好了,話說的足夠多了,我們吃飯吧!看看選單,這裏的手藝還是不錯的。”李書厚掠過了一切話題,他們今天見麵的主要目的,隻是吃飯而已!

“李老,吃飯可以,但先說好,我身上可是身無分文,這頓,可得你請!”陳**厚顏無恥的笑道,拿起選單毫不客氣的開始點菜。

李書厚先是一楞,旋即這位在整個江浙跺一跺腳都能抖三抖的權重滔天者,開懷的大笑了起來,指著陳**:“嗬嗬,你啊,倒真是個趣人!我現在終於知道林老頭為什麽對你評價至高了!”

“恐怕還有一句臉皮至厚吧?”陳**加了句。

這一老一小,相覷一眼,旋即都是笑了起來,顯然,他們對這次的談話,都很滿意,至少是在所能接受的範圍內的!

這頓飯沒吃多久,包括先前的談話,也就一個小時左右!

陳**把李書厚送上車,揮手告別,直到轎車消失在視野當中,他臉上的笑容才收斂了起來!

說實話,憑陳**曾經的地位和眼界,以及所能接觸到的圈子,麵對李書厚這種級別的大佬,還是感覺不到什麽壓力的,從始至終都很輕鬆!

但是,今晚他所得到的益處,也的確有些超乎了他的預料,他想過李書厚會對他很友善,這頓飯也相當於伸出了橄欖枝!

但是沒想到李書厚會以這種方式這種語態來跟他談話,很真實,很親切,也很和藹!這裏麵固然有著李書厚對他的重視,但和林秋月也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

不知不覺,林爺爺倒是幫了他一個大忙啊!

毋庸置疑,今晚對陳**的益處非常大!讓他在杭城的腳跟,也能站得更穩!

如果說在今晚之前,陳**要動喬晨鳴還有點心中沒底的話,那麽在這頓飯之後,無疑給他增添了許多的底氣!

他看了看天空的夜色,輕聲道:“喬家啊喬家,本就在我這邊的天平更加在向我傾斜,你說你們有什麽不覆滅的理由?就用你們喬家的覆滅,來做為我陳**出獄之後的第一枚墊腳石,發出屬於我的聲音!高懸沈家招牌!”

吐出一口氣,陳**心情大暢,看了眼停在街道旁的那輛秦若涵新換沒多久的深藍色瑪莎拉蒂總裁轎車,他笑了笑,走了過去。

“還沒走?你就在這裏等了一個多小時?”坐上副駕駛位,陳**笑問。

秦若涵卻是沒搭理他,而是滿臉驚訝的說道:“六子,你真的是和省大佬吃飯啊?剛才我看見了,那是李老,我經常在江浙新聞上看到他......”

陳**翻了個白眼:“感情你覺得我是在騙你啊?你這樣也太讓我傷心了,平心而論,我在你眼中有那麽不靠譜嗎?”

“傷心你個頭啊,我好心好意在這裏等你,吹了一個多小時的西北風,你還不樂意啊?還平心而論呢,就是平胸而論,你也論不過我啊。”秦若涵撇撇嘴。

“嘿嘿,這倒是真的,咱家媳婦胸器逼人,36D絕非浪得虛名!”陳**放肆的盯著秦若涵胸前那一對壯碩巍峨的高聳,規模絕對驚人!

秦若涵丟了個千嬌百媚的白眼給陳**,還不忘挺了挺胸前的壯闊,她道:“你跟李老都說了些什麽啊?不會是機密吧?能不能透露給我聽聽?”

看著猶如好奇寶寶般的秦若涵,陳**打趣道:“也沒說什麽,就是說等咱們兩辦婚事的時候讓他老人家做個證婚人。”

“呸!沒羞沒臊,鬼纔跟你辦婚事呢。”秦若涵鬧了個大臉紅,開著車離開。

晚上十點,陳**回到家,他前腳剛走進院子,沒隔幾分鍾,王金彪就趕來。

陳**從房裏把昨晚換下來還沒來得及清洗的衣服端了出來,在院子中的水池旁一件件清洗著,有他的衣服,也有沈清舞的。

“幫我去查查常守玉這個人!”陳**開門見山的說道。

老老實實站在站在陳**身後的王金彪有些不相信陳**竟然會幹這樣女人才擅長做的事情,被陳**這麽一問,他纔回神。

“常守玉?六哥,你指的是哪個常守玉?”王金彪皺著眉頭。

陳**笑了一聲,揉~搓著小妹的一條褲子,回頭看了王金彪一眼道:“什麽意思?難不成你還認識哪個常守玉?”

王金彪點點頭,說道:“六哥,我知道的常守玉是喬晨玉的老公!喬家的女婿!”

怔了怔,陳**臉上擴散出一個笑容,道:“那沒錯了,就是這個常守玉!”這個訊息倒是有些讓陳**意外了,沒想到李書厚給他指點的路,竟然是要從喬家的女婿身上找到突破口,這就太有意思了。

沉凝了一下,陳**道:“你跟這個常守玉有過接觸嗎?你覺得他這個人怎麽樣?”

想了想,王金彪說道:“見過幾次吧,但不算熟悉,他這個人給我的印象就是文質彬彬,話不多,平常都比較深沉,為人還算隨和!”

陳**笑了笑:“有人給我指了條明路,想要扳倒喬家,這個常守玉或許會是一個突破口和契機,你怎麽看?”

王金彪眉頭再皺:“六哥,常守玉可是喬家的女婿,並且據我所知,跟喬晨鳴走的很近,算得上是喬晨鳴的親信了,唯喬晨鳴馬首是鞍!”痛。這種痛苦,是錐心刺骨的,他張開嘴巴,喉嚨不斷的發出沙啞的“呃呃”聲,整張臉都變形了,麵容都扭曲了,他的身體在不斷的發抖。“哈哈,是不是很爽?這他嗎可是號稱全杭城最刺激的辣椒油,倒在傷口上,是不是有種比玩了女人還要爽的感覺?”喪狗的表情神經質到讓人毛骨悚然。這邊笑聲還沒停止,喪狗就猛然一腳狠狠踩在了王金彪的臉上,似乎都快要把他的臉盆給踩塌了:“草泥馬的,你很厲害啊,你以為你能保得住王金龍?你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