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琬琬的畫像

說下學,尾音還未落下,葉慕琬和趙承景立即歡呼雀躍著從位置上跳了起來。趙承昱不慌不忙地收拾好了桌上的東西,纔跟在葉慕琬的身後離開了禦書房。“陛下,太後娘娘喚您和郡主去她宮中一趟。”太監見到趙承昱的身影,匆忙上前叫住了他。葉慕琬聞言,立馬給身邊的貼身丫鬟使了個眼色,兩人躡手躡腳地準備悄然溜走。還沒等她邁出步子,趙承昱的餘光瞥見了她的小動作,大步走上前,高大的身影攔住了她的去路。“別想著跑。”聽著趙承昱...趙承昱隨手將衣服搭在衣架上,餘光卻瞥見了床頭旁掛著的一副畫。

這間臥房裏沒有其他多餘的裝飾,便顯得這幅畫尤為突兀。

不知為何,遠遠地看過去,趙承昱總覺得那副畫上的身影,有些眼熟,卻又一時想不起在哪兒見過。

他放下手中的腰帶,往那副畫的方向走了過去。

這幅畫並沒有什麽奇怪的地方,普普通通的工筆畫,畫工也很生疏,定北王怎麽會把這種畫擺在床邊?

趙承昱的目光突然被左下角兩個字所吸引,他定睛一看,發現是“琬琬”兩個字。

他抬眸看了看畫上女人曼妙的身影,難道這畫上是永平嗎?

可是,這畫上女人的穿著,他從未見永平穿過。

還未等他想明白,門外小廝的聲音乍然響起:“皇上,需要奴才幫您嗎?”

聽著小廝的聲音,趙承昱雖還想再看一看這幅畫,卻隻能離開了定北王的臥房。

如果畫上是永平,定北王怎麽會將她的畫像放在床頭?

一團疑雲壓在他的心頭,久久都散不開。

待到趙承昱回到戲園的時候,如意班的人已經在台上咿咿呀呀的唱了起來。

“你怎麽去了這麽久?”

葉慕琬見他臉色有些奇怪,輕蹙起雙眉,還以為他在為剛才的事情生氣。

趙承昱這纔回過神來,從那副畫像中抽離出來,勾唇笑著搖了搖頭。

“無事,隻是換衣服有些慢了。”

知道在宮裏能近他身換衣服的隻有從小同他一起長大的張公公,其餘人趙承昱從不讓人近身。

葉慕琬隻當他是不習慣其他人近身,自個兒換了衣裳,所以才會這麽慢,也就沒往心裏去。

可趙承昱心裏那就被那副題了“琬琬”二字的畫像勾了神去。

顧錦不遠處的茶座,抬眸看著那四人說笑的模樣,還有趙承景看向葉慕琬時眼神中的光,好生羨慕。

雖說她是顧家的人,可她的父親不過是個庶出的,又常年不在京中。

這次如若不是大夫人好心,她連定北王府的門都進不了。

“去同永平郡主道聲賀吧。”

大夫人錢氏和藹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

顧錦慌忙擺手:“我同郡主隻有一麵之緣,貿然上去,怕是不好。”

見她如此慌亂,錢氏微不可見地蹙起雙眉,又很快地舒展開來。

她伸手撫上顧錦的手背,安撫似的輕拍兩下。

“永平郡主雖然驕橫了些,但這麽多人看著,她不會下了你的麵子。”

驕橫了些?

顧錦想起前些日子在豫安侯府見到葉慕琬時候的情景,這位郡主可是嗆得趙韻說不出話來。

那時候她就想著,若是這位永平郡主想要天上的星子,也總會有將星子雙手奉上。

永平郡主連豫安侯府嫡出的二小姐都不放在眼裏,更何況她這個顧家二房的小姐。

“大伯母,算了吧。”

他們那四人聊得正熱火,她突然走過去,實在是太奇怪了。

錢氏的臉倏地沉了下來:“不就是讓你去同永平郡主道聲賀,怎麽倒像是她會吃了你似的?”有小廝來到了趙承昱的身邊,領著他們四人到了定北王的桌子前,引著他們落了座。定北王正和其他人聊著天,見他們一行四人過來後,立馬回到了茶座。“皇上,您怎麽來了?”怎麽沒有人通知他,皇上和端王一同過來與葉慕琬慶生?趙承昱微微笑著:“今日下朝早,雖然是偷偷出來的,但母後那兒我是通了氣的。”如若不是母後親自同意的,他也出不了那道宮門。聽完了趙承昱的話,定北王也沒有放鬆警惕:“皇上,那些賊寇就盯著您呢,您這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