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住我的手,安撫鼓勵似的拍了拍。我們相視一笑。隻是......這個時候的我們根本沒有想到,一切並不如同我們所預料的一般!我所要嫁之人並非是我所想的薄景燁,而本來就是薄北沉。......“喂,大哥,你好,請問......有什麼事情嗎?”我是在傍晚時分接到薄北沉的電話的。起初,我看是陌生來電,並沒有打算接聽,直到這號碼打進來第三回,還有一條簡訊——內容是——“接電話。”署名——“薄北沉。”我方纔一下一個...大哥他,回來了!

我穿好衣服走出房間門,還在二樓的樓道口,借著客廳微弱的燈光,便看到了男人的身影。

他一手拿著西裝外套,白襯衫的衣襯口解開了兩粒釦子,露出若影若現的鎖骨,另一隻手梳理著自己的碎發,完美的側顏一下展現出來。

他走路的聲音很輕,但姿態很是好看,我目光落在他身上,沒有移開。

或許是我這樣的注視驚擾到了他,他朝著我的方向抬起了頭,深邃的目光,在黑夜裡,尤顯寂靜。

“大哥。”我輕聲的喚了他一聲。

“嗯,你還沒睡。”

他低聲,暗啞的嗓音很是勾人。

月影拉動著窗簾搖晃著,落地窗前也是忽明忽暗,我借著月光看到他的模樣,不由自主的往樓下走,“我,我,我本來是快要睡了,剛剛聽到動靜,想到是你回來了,就出來看看。”

這時,一樓,傭人房那邊也是傳來了腳步聲,是管家出來了,他迎上前,“大少爺,您這是喝酒了嗎?”

喝酒?大哥不是去公司有事了嗎?怎麼又變成喝酒了,還是說工作上麵的應酬?怪不得剛剛似乎有感覺到他身上有幾分酒後的微醺。

“嗯。”

男人隻是低低一應,並沒有詳細的解釋,他也不需要,不需要和誰解釋,那其中包括我。

不知道為什麼,想到這一點,我心裡有些細微的不舒適。

但我很快的就整理好了情緒,我似乎在這一方麵,有著一些超乎常人的能力。

我朝著大哥走了過去,而管家正在他麵前忙活,接過他手裡的衣服,扶著他到沙發那邊坐好,又說,“大少爺,我給你去做醒酒湯。”

我已經走到了他們身邊旁邊,這時候接過了管家的話。

“管家,不用了,你去休息吧。我來照顧大哥就行了。”

“可是,少夫人,這是我們下人該做的,更何況怎麼能讓你下廚房呢?”

“沒關係的,這是應該的,大哥他......是我的丈夫。”

我張嘴說話,說出丈夫這兩個字的時候,麵前的兩個人,管家和大哥都愣了一下。

可是......我不是沒有說錯什麼麼!

然而......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情也緊張了一下。

而管家,在反應過來之後說道:“那,那好吧,少夫人,那您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您再叫我。”

“嗯。”

管家退下之後,諾大的客廳隻剩下我和大哥兩個人。

家裡雖然有暖氣,但房子太大了,客廳這邊的暖氣其實沒有那麼足,再加上,窗戶似乎是開啟的,有冷風吹了進來,我拿起大哥的外套,輕蓋在他的身上,“大哥,夜裡風大,彆著涼了。”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我有些的愣住了。

因為在一天之前,是他和我說的,而現在,兩個人的位置變了。

此時,我和他兩個人的距離,靠得有點近,他靠在沙發旁,一手支撐著自己的腦袋,雙眼微閉著,看著他纖長的眉睫,我聞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酒香。

我們都沒有再言語,但此時的我們卻不似因為利益而聯係上的一對協議夫妻,而更像是其他生活裡因為相愛或者是什麼而在一起的,很正常的夫妻一樣。

丈夫下班應酬回來,妻子在一旁照顧。

此刻,客廳裡麵開得並非是冷白的燈光,是昏黃色的暖光燈,莫名讓這座偌大的彆墅變得溫馨了起來。

這樣的溫馨反而有些超出我心裡的承受力,我和他之間分明不該是這樣的不是嗎?

我有些感覺到無所適從,我從他身邊直起身子,想要逃離。

“大哥,你先眯一下,我這就去做醒酒湯。”

我急急忙忙的說著。

“嗯。”

他沒有多說什麼,隻是輕聲應了一個字。

我走進廚房,回頭看了他一下,發現他還是繼續微閉著雙眼。我心裡沒有繼續在想著他喝醉就這件事情。

我怕燈開得太亮,影響到他,所以在廚房裡也隻是借著月色。輕聲的從冰箱裡拿出一些食材,便給他做了起來。

或許是雙方都怕打擾到對方,此刻都是很安靜的,除了烹飪的聲音。

忽然客廳傳來的一陣聲響蓋過了廚房的聲音,我定睛一看,是薄北沉高大的身子動了動,碰到了茶幾桌,而剛剛我為他蓋在身上的外套掉落了下來。

他可能睡著了,衣服掉落在地上也沒有察覺。

我有些擔心他,還好這個時候,湯也做好了,我就關了火,端著碗走了出去。

他修長的手指搭在他左邊的下頜處,支撐著頭,一旁,我開了的小台燈,把他的容貌全部照映出來,刀削般的側臉,山根挺直的鼻梁,伴隨著呼吸似有起伏。

我莫名想到網上讚歎容貌的一句話:好偉大的一張臉。

確實,是好偉大的一張臉。

“大哥。”我喊了他一聲。

薄北沉睜開了雙眼,看著我。

“我來餵你吧,小心燙。”

他沒有應聲,隻是伸出手,要接過我手中的碗。

好吧,他不需要我喂。

那就算了,我......其實也沒有過照顧人的經驗。

我把碗遞給了他,我看著他修長的手指拿過碗,緩慢的喝著湯,那挪動的喉結,我不由盯著入神,完全不知道,他很快的喝完,而目光也落在了我身上。

我和他猝不及防的對視上了。

唔!

此刻我的心臟加速得很厲害,彷彿要跳出來的感覺。

“大,大哥,我去,我去收拾。”

我慌亂的搶過他手裡的碗,要往廚房的方向回去。

但可能是太過於緊張,我被桌腿拌了一下,頓時感覺人要往後仰。

完了,要摔跤了!

然而......預料中的摔倒卻並沒有到來!

我倒在了一雙臂膀之中......了。仔細想想,大哥他也是快三十歲的人了,長得樣子也不像是缺女人的,反而如果沒有過,那纔是不對。況且我們的婚姻本來也就不是建立在愛情的基礎上的,以後隻要能好好的經營好,對我來說,就是最大的幸事。但是,在我媽麵前,我當然不能這麼說。我隻能寬慰她:“媽,你都說了是聽說而已的,那具體情況還是得自己去瞭解的。”我的話落下來之後,客廳一陣寂靜。他們好像是在思考我的話。“相思啊,爸媽是怕你受委屈啊。”“真的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