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北沉身處其中,他手握著手機放在耳邊,背對著室內,站在窗前,眼前是整個城市的風景,渺小如螻蟻,他儘收入眼中,他是城市的王者,睥睨至極。但不知為什麼——此時的他,腦海裡卻唯獨電話那端傳來的——少女緊張兮兮的嗓音。她軟軟糯糯的叫著他大哥,詢問他是否有什麼事情。薄北沉的瞳眸不由的幽深下去。他有一瞬間的走神。“喂?大哥,你......還在嗎?”薄北沉給我打來電話,但是卻一直都不說話,我很是疑惑,不由主動開口...“夫......夫人,我們現在就回家嗎?”

在薄北沉離開之後,我也沒有再在家裡待太久,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我需要自己一個好好的待一下,好好地整理整理。

我坐上了他留下的那輛車,司機看到我上車,又從後視鏡裡看到我的不自然,再三詢問了。

“嗯,往家裡開。”

我吩咐道。

“對了,司機大叔,大哥是有一個女秘書嗎?”

而在回去的路上,我終究是沒有忍住的,向司機問道。

“夫人,您......您怎麼忽然這麼問?”

“嗯,我就有些好奇。”

“是,是的,少爺他,是有個秘書,那也是熟悉的家族,叫顧心兒,跟著少爺好幾年了,做事條理清楚,作風無比乾練......“

“這樣麼......”

“嗯,是的,少夫人。”

“那我可以去公司看一下嗎?”

“那個,夫人,您還是回家吧,秘書隻是通知少爺談公事而已,您彆多想了。”

“我沒有多想啊,那我們就回去,等大哥回來吧。”

......

我不知道我剛剛的那些想法是怎麼樣的,但是司機說得很有道理,男人的事情,不是我可以插手的。

剛剛升起的好奇,被我吞了回去,我不再要求司機往公司過去,而是一路回了北月灣。

夜晚,我獨自坐在臥室,這時候管家在門口輕敲門,“少夫人,茶給您泡好了,請享用。”

“好的。”

我接過管家遞過來的茶水,輕聲道了謝。

我很喜歡喝茶,茶飲總是給我一種凝神靜氣的感覺,叫我很是迷戀。

......

而另外一邊,說是回去公司的男人,此時卻正處在mg。

薄北沉在回到公司處理完事物之後,本來就要回家的,但是接到了鐘嘉南,霍西禦他們的電話,說是要聚聚。

男人便是也沒有推辭。

mg會所,京都最為豪華的聲色場所。

mg會所四樓,最為豪華的包廂,薄北沉到的時候,鐘嘉南,霍西禦,陸景翰他們三個早就是已經到了。

一看到他,一個個的便是叫了起來。

“喲,看看、看看,這是誰啊,這不是我們那人見人愛,車見車爆胎的頂級單身鑽石王老五四哥,啊不!這話有誤,我們四哥已經結束單身,從鑽石王老五變成已婚那男的,一腳踏進婚姻墳墓了。”

其中,叫得最凶的還屬鐘嘉南,語氣裡調侃的意味非常地重。

但,這一點都影響不到薄北沉。

男人在沙發的最邊緣坐下,此時的他,脫下了名貴的西裝,隻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衣,兩邊衣袖挽起,露出一截手臂,他右手手腕上戴著一隻分明奢華卻十分低調的腕錶。

他高大的身子陷進沙發,修長的雙腿微微交疊,指尖燃起一根煙,嫋嫋升起的煙霧模糊他的麵容,他整個人似是褪去了平日裡高冷矜漠的表像,看起來有幾分的慵懶。

但——氣質上卻更顯深沉。

“真結婚了?”

他這個模樣,包廂裡的眾人便是不再開玩笑。

原本坐在遠處的霍西禦,他起身,拿起桌上的酒杯,緩緩朝薄北沉走過去,再對著薄北沉詢問道。

“嗯。”

薄北沉伸手接過霍西禦遞過來的一杯酒,輕點了下頭,沒有否認。

“彆啊四哥,我剛剛那些話都是開玩笑的,你可不能真就因為老爺子的想法,就一腳踏進婚姻墳墓啊!”

在一邊的鐘嘉南聽到薄北沉這肯定的話語,知曉他或許玩笑的成分不是很大,很是著急。

“再說了,你和那女的,完全沒什麼感情,你身邊還有......心兒姐,你要是......”

“鐘嘉南,你給我閉嘴。”

鐘嘉南繼續往下說道。

隻是他話還沒說完,就被霍西禦給打斷了。

“這話不要再說了!”

霍西禦警告道。

“可是......”

鐘嘉南也明白有些話不該他來說,但心裡還是略微有所不服氣。

他目光落在薄北沉身上,見男人聽了他剛剛的幾句話,並未有什麼過大的反應,他臉上神情變了變,嘴裡的話忍了又忍,終究是沒有再往下多說什麼。

但——包廂裡的氣氛,仿若是從鐘嘉南提起那個什麼“心兒姐”開始,就有幾分的詭異起來。

眾人心思各異,接下來,也都是各自的喝著酒,雖有再談論著什麼,可總是覺得有什麼是奇奇怪怪的。

“我先走了。”

而再沒有過去多久時間,薄北沉便是從位置上起身,準備回家。

“啊?”

鐘嘉南他們聽到他這樣的話,滿是驚訝。

“怎麼這麼快就走了?”

薄北沉原本腳步已經往外麵邁了,聽到鐘嘉南這句話,卻不知道為什麼頓了頓,緊跟著,就在大家以為他不會再做什麼回答的時候,卻聽到他低沉的嗓音,緩緩的響起。

“嗯,家裡有人等著我。”

鐘嘉南,霍西禦,陸景翰:“......”

鐘嘉南,霍西禦,陸景翰:“???”

這男人......這男人,難道是在秀恩愛?

......

“大哥,怎麼還沒回來?”

北月灣,我洗漱完,躺在床上,看著薄北沉還沒有到家,翻來覆去便是無法入睡。

我輕輕翻了個身,麵向著窗戶外邊。

此時,我還沒有拉上窗簾,從窗戶可以一路看到外邊的情況,外邊已經沒有再下雨,甚至變得晴朗起來,我都好似看到天邊零星掛著幾顆星子了。

而不由的,我腦海裡再度浮現出男人的樣子。

劍眉星目,那一雙瞳孔幽暗深邃。

“要不要......給他打個電話問問?”

我無意識的呢喃出聲,但瞬間感覺到自己剛剛是說了什麼樣的話,我心臟微微縮了縮!

我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我到底是在做什麼!

我的臉刹那的紅了起來。

我正要拉起被子,將自己的腦袋蓋住,那是羞恥的。

樓下......卻傳來了一陣動靜。

......

是......他......回來了嗎?待會要回去家裡的事情。……“你說什麼!”果然,我一回到家裡,爸媽就發大火了!之前,我們所有人都覺得我是要嫁給薄景燁的,但現在新郎卻換成了薄北沉,而且……我還自作主張的直接和他領了證!“糊塗啊!”“女兒,你糊塗啊!你怎麼能和那一位領了證呢!”“爸媽……怎麼了嗎?”爸媽他們對大哥看起來,太不滿意了,這是為什麼,他不是薄家現任的家主嗎?而且新聞上說,他是商業上的天才,按道理來說,爸媽應該更喜歡纔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