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他為什麽要救你

點忘記,慕初笛是戲院的學生。既然是戲院的學生,那麽應該也愛演戲吧!MR.R熟悉霍驍的性子,聽他這麽說,就知道霍驍有把握,“霍,你能給我找到她?”見MR.R猴急的樣子,霍驍就不怎麽爽。隱隱之中有些怒氣。不想答應,可慕初笛也許,隻剩這麽一個感興趣的。不悅!霍驍拿起筆,在初擬的合同上稍作改動,改了分配百分比,還增加了一些條款。MR.R果然肉疼地抽了抽嘴角。“好,算你狠,毒狼!”“隻要模特是她,我馬上簽!...陽光撒進房內,撲在潔白的床單上,床上的女子嬌柔貌美,精緻嬌小的五官,秀氣的鼻子,櫻花般的唇瓣,鍍上淡淡的光華,就像掉落在人間的精靈。

長長的眼睫毛微微抖動,睜開澄清明亮的眼睛。

入眼就是白茫茫的天花板,慕初笛茫然地呆了一下,直到夏冉冉尖銳的喜悅聲刺破耳膜,她的神智才漸漸清醒。

“我,在哪裏?”

慕初笛記得,昏迷前,她還在大海裏。

眼前浮現出霍驍的臉,慕初笛驀然坐直身子,緊張地掀開被子要落地。

夏冉冉把玻璃瓶放下,快步攙扶著慕初笛。

“小笛,醫生說你很虛弱,你還想去哪裏?”

慕初笛緊緊抓住夏冉冉的手,焦急萬分,“他呢?他在哪裏?”

她隻記得,那個海浪很大,他的手,抓得很緊。

雖然明知道霍驍不可能有事,可沒有得到確切的答案,她的心,依然吊在半空中。

夏冉冉被問懵了,她遲疑片刻,想到那個從容決然開著遊艇離開的男人,第六感告訴她,小笛問的就是這個男人。

“他沒事,好像離開了。”

夏冉冉也是半個懵逼,雖然當時她也在維多利亞港。

可霍驍開著遊艇離開後的事情,她完全不知道。

後來,她就被警察強製帶著離開維多利亞港。

也是一個小時前,她才接到電話,讓她到醫院照顧慕初笛。

夏冉冉才知道慕初笛被救。

“小笛,你那麽緊張幹什麽?他是什麽人?”

這個問題,在夏冉冉心裏發酵了很久很久。

得知霍驍沒事,慕初笛心頓時鬆了下來。

被夏冉冉追問,她隻覺得頭痛。

不知道該怎樣跟夏冉冉解釋她跟霍驍的關係。

“是他救了我!”

慕初笛言簡意賅地陳述了事實。

夏冉冉擔心慕初笛的身體,把她護著回到床上,嘴巴卻嗶哩吧啦地問個不停。

“那他為什麽會救你,那時候可是台風啊,他又不是兵哥哥。”

兵哥哥才會那麽勇敢地救人呢!

是啊,那時候可是台風!

為什麽他要去救她?

為什麽他不肯放手?

難道,都是為了這個孩子?

慕初笛小手輕輕地按在肚子上,失神了片刻。

“小笛,你有沒有聽到我說話,你在想什麽啊?”

夏冉冉又催促了幾下,這才勾回慕初笛的思緒。

有些事情,她不想讓夏冉冉知道太多,畢竟,不想讓她擔心。

“冉冉,我餓了。”

慕初笛在海上飄了那麽久,再加上睡了一天一夜,餓很正常。

夏冉冉拍了拍腦門,自責道,“對呀,看我的豬腦袋,竟然忘記這麽重要的事。”

“小笛放心,我現在馬上給你買回來。”

慕初笛靠著枕頭,尋找了一個舒適的位置躺好。

畢竟在海裏那麽久,她也擔心寶寶的安穩。

還是躺著比較好。

倏然,手機鈴聲響起。

慕初笛一看,竟然跟她丟失那部手機一模一樣,隻是,更新而已。

電話是傑邁遜先生打過來的。

簡單問候幾句。

“小笛啊,你什麽時候來拿片酬呢?”,可不隻是早上說好的餃子。“致謝的,還是負荊請罪的?”霍驍頭也沒抬,繼續埋頭工作。慕初笛很清楚霍驍指的是什麽,她低下了頭,不知道怎麽回答。此時,霍驍的手機卻響了起來。手機放在慕初笛前麵的桌子上,而在辦公桌的霍驍卻沒有絲毫動彈的意思。“霍總,你的手機。”“幫我聽!”慕初笛遲疑了,螢幕上的數字沒有備注,慕初笛唯恐是顧曼寧的電話。糾結許久,這才接通過去。不等慕初笛開口,電話那頭的人就迫不及待地說個不停,...